张春昌:寻访姜子牙钓鱼台

  寻访姜子牙钓鱼台

  【天水】张春昌

  初春的宝鸡寒意还没有退去,而春景已十分耀眼。伴着窗外掠过的一幕幕风景,带着“渭水访贤”的美好心情,我们沿陈仓古道一路驰骋,寻访“千古一相”姜太公的钓鱼台。

  姜太公,打我记事时就熟知这个名字。我的村子里有一座龙王庙,庙的门窗上绘有壁画,尤其是那副“姜太公垂钓图”让我难忘。当时我不懂其故事情节,只觉得一个戴着斗笠慈眉善目的白须老爷爷,坐在河岸钓鱼是件极其悠闲自得的事,这对于河边长大的我是极其亲近和喜欢的场景。

  后来,每逢春节村里耍社火(我们叫“马故事”),老父亲懂历史,善画脸谱,每年和村里人装扮“马故事”,姜太公骑着头戴红花的高头大马,手持杏黄旗,肩背封神榜,伴着声声爆竹,喧天锣鼓,在万人空巷的大村小巷,接受着人们的美好祈愿。

  再后来,看小说、电视剧,对《封神榜》里姜太公的崇拜之情日益加深,尤其对“姜子牙钓鱼、周文王访贤”的历史典故充满想象。几次经过宝鸡,想拜谒钓鱼台,领略“愿者上钩”的闲适与远见,可因时间仓促,一直未能如愿。

  农历己亥年正月,携家人去宝鸡,专门腾出时间,寻访姜太公钓鱼台,圆了我多年的梦。

  姜太公钓鱼台位于宝鸡市陈仓区天王镇境内,南依秦岭,北望渭水,是姜子牙隐居垂钓长达10年而遇周文王访贤的地方,距今已有3100多年的历史。姜太公,姓姜、吕氏,名尚、字子牙、号飞熊,少年不得志,在商朝做过小官,因商纣王昏庸无道,愤然弃官出走,来到了距西岐40余里的磻溪,遂“八十西来钓渭滨”。文王为了振兴国家,四处网罗贤士,二请子牙于此,并为其扯纤拉车,让他掌管全国的政治和军事。姜太公时年八十有三,协助周武王建立了周朝。被武王以首功封于齐,成为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开国始祖。唐代以后,姜子牙被追封为“武成王”。与受封为“文宣王”的孔子并驾齐驱,成为我国古代一文一武的两大师祖。

  到达钓鱼台景区,首先引人注目的是刻有“姜子牙钓鱼台”的一方篆刻朱文大印,印章边款及篆意流畅自然,气度不凡。除印章,不论是花草、树木,还是石头、砖瓦、雕塑,无处不渗透着姜太公时代的生活气息。我们迫不及待地拍照留念。不觉到了“姜太公钓鱼台”的山门牌坊,进入山门,在“封神宫”前,姜太公骑着高头大马汉白玉雕像,面北而站,双目凝视前方,怀抱打神鞭,威武神勇,让我肃然起敬。“麟趾呈祥”“泽福贻麟”“渭水访贤”等象征吉庆祥瑞的雕塑、砖刻更是将人带入一个充满喜庆祥和的境界,仿佛整个世界受到姜太公无边神力的庇护。

  远处是“长虹引涧”般的人工桥,锦幡随风飘荡,钟声空谷传响,松柏郁郁苍苍,亭台楼阁典雅静美。漫步在桥上,桥下湖水碧波荡漾,有种凌空欲飞,步入仙境,“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通过此桥,依山攀登,是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王母宫”,宫内法相庄严,香火旺盛,听着庙官的美好祝福,我们心生欢喜。之后居高临下,渭水、奇石、河床、绿地一切皆在烟云变幻中,仿佛岁月的风尘将要揭开这数千年的往事,让我们与历史老人对话,笑看世事沧桑。

  依磻溪顺势而上,狭长的山谷景象万千。眼前一处形如元宝的“孕璜遗璞”

  的巨石,让人惊叹不已,左瞧右看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不可思议,我们想和巨石靠近点,以沾“灵气”,但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以一种超凡脱俗的姿态和静观万物的神情立于水中,让人心生膜拜。

  据史料记载及民间传说,“璜石,宝鸡市八景之一,俗称丢石,又名钓璜灵矶,上径达11.2米,下径仅4米,高约10余米,重达400多吨,上巨下锐,似倒锥状屹立在溪水之中。相传3000多年前,姜子牙在磻溪滋泉垂钓得鱼,鱼虽小,肚子却特别鼓,剖鱼腹获石,随手丢于溪中,其见风就长,眨眼功夫就长成了巨石。巨石的北侧是清乾隆年间(公元1794年)宝鸡知县浙江钱塘人徐文博书写‘孕璜遗璞’四个苍劲有力的楷书大字,刻于石上。‘璜’乃玉石,‘遗’是赠送之意,璜印含玉石,姜子牙钓鱼台得石后不久,便被周文王访贤拜为丞相。钓鱼台为姜子牙的发祥地,璜石是他发祥征兆,由于此典故,人们心中有所求时,只要能将石子扔于其上,便可如愿以偿,那些怀才不遇,想求上达之人,扔一石子于其上便可如姜子牙一样,为伯乐所识。借璜石之灵气圆心中之梦想”。

  璜石前方山谷石崖有“钓鱼始祖之乡”“钓鱼台”“愿者上钩”篆刻红字,崖下溪水中,自然有姜太钓钓鱼石,石旁放置着蓑衣、斗笠、鱼竿,供游人拍照,我们去的时候乍暖还寒,人不是很多,若是春夏之季,想必是游人拥挤,热闹非凡了。

  《水经注》中记述的此地平石,人们称此石为“跪石”,它长2.36米,宽2米,躺卧跪伏自如。平石上有两个酷似人膝的痕迹,相传是当年姜太公垂钓十年所跪出的膝印;膝印旁边有一条粗如手指的白色天然石印,颇像一根鱼竿,竿头有水色细纹盘绕,活似钓鱼的纶丝,是姜子牙钓鱼时,放置竿纶印下的痕迹。石崖有一醒目的标识牌:“由于姜太公独有的钓技,长竿短线,直钓无饵,离水三尺,以跪为生,为后人所不能。因后有所成就,救了兴周灭纣的大业,被历代名人所效仿。中外游人争相穿蓑衣、戴斗笠,坐钓台,沾太公灵气,姜太公直钩钓鱼,求万事亨通”。可见,人们对姜太公怀有多大的敬意。

  朝拜了“钓鱼台”“三清殿”,我们还朝拜了“镇水神牛”“太公殿”“文王殿”“救苦洞”等。

  此时家人游兴不减,还要到水库区游览,可我因天色已晚,只好作罢。其实我们只游览了景区一角,还有“姜子牙静室”“武吉亭”“静室栈道”等美丽景点,留作我对钓鱼台永远的向往与想象。

  游罢姜子牙钓鱼台,我心情激动,感慨万千,感恩大自然赐予的这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感恩周文王“夜梦飞熊”,亲临此地“渭水访贤”,为后世留下一段千古美谈!

  张春昌,祖籍秦安县中山乡,1991年10月至今供职于天水日报社。现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佛学书画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西北集报联谊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西北集报》副主编,《天水日报》记者,《天水年鉴》责任编辑,天水金石拓片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天水金石》执行主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