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为新科武进士举行传胪大典 可状元没来探花也没来

所谓“传胪大典”,是殿试后,皇帝宣布登第进士姓名、名次的典礼。这一天,所有的进士都要身着公服,头戴三枝九叶冠,与王公大臣一起进太和殿,分列左右,肃立恭听宣读考取进士的姓名、名次。

那一刻,是全国读书人最荣耀的时刻。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朝廷举行了一次武科考试。嘉庆皇帝亲自圈定了状元、榜眼、探花以及前十名的考生。随后,嘉庆皇帝就要按照惯例,为这些武进士们举行传胪大典。

嘉庆皇帝是一个很勤奋的皇帝,这天他很早就起床了,来到太和殿举行传胪大典。新科武进士分列左右,等候传胪唱名。

传胪官开始念姓名和名次了,武状元叫徐开业,武榜眼叫秦钟英,武探花叫梅万清。可是,念到徐开业和梅万清的名字时,无人应答。大家都慌了,如此隆重的传胪大典,武状元和武探花居然双双缺席!嘉庆皇帝脸色铁青,吏部、礼部、兵部的尚书们都慌了神。

这是怎么回事呢?嘉庆皇帝命人进行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原来,礼部官员最初确定武进士们由西华门进入紫禁城,后来又改为东华门。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个改动忘了通知新科武进士,导致徐开业和梅万清在西华门等了半天,都无人来给他们开门。其余武进士比较精灵,从东华门进入了紫禁城。

搞清楚时期的前因后果后,嘉庆皇帝下令:“事关典礼,非寻常疏忽可比,本应全行斥革,念其草茅新进,徐开业革去一甲一名并头等侍卫,梅万青革去一甲三名并二等侍卫,俱仍留武进士,再罚停明年殿试一科,俟下届会试,再与新中式武进士一体殿试。即以一甲二名秦钟英拔补一甲一名,授为头等侍卫,其一甲二名、三名,无庸再补。”

这是说,将徐开业和梅万清的武状元和武探花功名革除,并革去头等侍卫和二等侍卫的职位,只是保留武进士的功名,并不得参加第二年的殿试,等下一次举行会试时,与新科武进士一起参加殿试。原来是榜眼秦钟英替补上来,成为武状元,并授予头等侍卫职位。至于空余的榜眼和探花,就不再递补。

一场没有武状元和武探花参加的传胪大典,至此告一段落。

后来,徐开业、梅万清、秦钟英的命运怎么样呢?

徐开业虽然与武状元擦肩而过,但他没有气馁,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再次参加殿试,获得了武状元。此后,他历任御前一等花翎侍卫、陕西都阃府宜君营参将等职,获授武功将军、武显将军,1831年在潼关平定叛乱时战死沙场,年仅44岁。

秦钟英运气好,从武榜眼变成了武状元,他授任头等侍卫后,历任广西提标前营游击、山西老营营参将、抚标中军参将、直隶河屯协副将、贵州安义镇总兵、贵州提督等职,于1851年病逝。

梅万清的后事如何呢?据云南《梅氏龙潞支系族谱》记载:梅万清参加了道光二年(1822年)的殿试,这次他的成绩上升了一名,靠中了武榜眼。

在经历了命运的捉弄后,徐开业、梅万清还是成为了人生赢家。

【参考资料:《郎潜纪闻三笔·卷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