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996,刘强东马云们的“鸡汤”为何不好使了?

  张梦然

  吵了好多天。

  全社会围绕996妥当与否激辩,暂且不谈律法与道德,如果站在一个宏观的角度看,这场突如其来的全民大讨论背后,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遭遇挑战的集中反映。

  我们无疑在过去的40年里创造出了经济奇迹。但“中国制造”无往而不利的核心竞争力,是物美价廉。这种违背经济学常识的奇迹之所以能够实现,源头是“人”。

  80后之前的几代人经历了红色年代与计划经济,认同层级,惯于服从。但他们拥有较高的理想追求,愿为事业做出物质上的牺牲,对薪酬及其他权利并无太多要求。这些千千万万的高素质、低收入的“超级工人”,才是“中国制造”令其他国家所无法模仿的独家优势。

  但一切正在发生改变。生活条件提升这句普普通通的话,却意味着年轻一代中大多数已经不需要重走长辈们“先生存,再生活”的艰辛之路,转而直接追逐单纯的个人理想和生活方式。他们习惯于用互联网表达意见,对他们而言,平等和尊重是比多拿一点薪水更重要的东西。

  这是出生于普遍贫穷年代、靠个人奋斗史书写传奇的大强子、马爸爸们与新世代之间天然的隔阂,他们的“鸡血+鸡汤”市场不再,并被无情打翻。并不令人意外。

  表面上,这场争论的主题是雇佣关系,但真正的起因,是当前中国企业的经营遭遇时代挑战,经济转型升级的需求愈加紧迫。

  今天的内外环境下,劳动密集型的廉价制造,已然难以满足快速升级的消费需求,也支撑不起更高水平上的大国竞争。过往年代里中国经济所依凭的人力基础,也正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以及公民权利、法制意识的提高,流逝不复。这是刘强东们焦虑的根源。

  但抛开科技公司的身份,电商、物流等此类互联网经济,仍然是依靠人力生存的产业。他们发挥了互联网提升发展速度的工具特长,却很难如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那样,带来现实中的真实创造。

  互联网经济的核心逻辑——廉价乃至免费。但实实在在的成本,却并不会随着层层转嫁而凭空消失,终究会有买单的这一天和那群人。很不幸,最弱势员工光荣领“奖”。

  可以说,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逻辑与发展模式,都亟待新一轮的全面转型升级。这一进程中,科技创新——而不是对成本的极限压榨,将成为新时期中国经济实现转身的核心法宝。

  今天这些并不因为懒惰而激烈反对996的年轻人,可能恰是明天创新的希望。因为他们没有负担,更为纯粹。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岳靓

  审核:管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