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民投生死劫

  荐读 | 愉小编

  来源 | 科创财经汇

  作者 | 米娜(文字)、胡刘继(编辑)

  以中民投目前的局面,业内人士认为,出路无非三种:设法自救、破产、被收购。

  中民投正在面临什么,路向何方?今晚的“愉见财经”,请大家来看《科创财经汇》(ID:gh_017789f82801)的一篇追踪。

  一个月前,金正泰一行人来到中民投国际租赁。作为韩亚金融集团会长,随她前来的团队包括韩国金融集团旗下KEB韩亚银行的一些高管。

  “因为韩亚银行向中民投国际投资了约13.6亿元,还出资了10多亿投资了中民投国际租赁。如今中民投的事情被韩国媒体报道后,韩亚银行那边也承受了很大压力,他们过来是想了解实际情况。”一位中民投知情人士对《科创财经汇》透露。

  中国民生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中民投)在韩国有系列投资,包括曾向韩国度假村企业Emerson Pacific投资了10.7亿元,还大量购买了韩国上市公司Ananti Inc.的股票等。

  但如今的中民投,正在悄悄抛售手中的资产。

  3月22日,彭博社报道,中民投国际通过高盛抛售了Ananti Inc.1206万股,获得10亿元现金。

  2月24日,中民投旗下的中民嘉业将其持有的约9%的阳光城股权,转让给了福建捷成贸易有限公司。

  ……

  而这些背后,是中民投的债务危机正在蔓延。

  4月9日晚,银行间市场清算所发通知称:中民投于4月8日到期的“16民生投资PPN002”,未能按时兑付,该笔债券当天需兑付的本金余额为8.5亿元。

  这是中民投第二次出现违约。尽管两个月前,中民投第一笔违约的30亿元债券“16民生投资PPN001”,终于在3月20日完成了全额本息兑付。

  但在4月21日和4月27日,中民投还有两只债券到期或回售,加上已经违约的这只,整个4月中民投共需要兑付43.5亿元。

  除此之外,2月25日,据彭博社报道,在上海召开的中民投债权人会议上,透露了中民投有息债务为1522亿元,2019年到期的有息债务为894亿元。

  《科创财经汇》从知情人士获悉,面对如此高额的债务,曾有多位金融圈人士对中民投建议实施破产,但遭到中华工商联和中民投现任管理层的拒绝。

  中民投正处于命运的关键时刻,但他们没有坐以待毙。董事局的两位联席主席杨小平和李怀珍也采取系列措施,希望力挽狂澜、共同化解此次危机。

  与此同时,《科创财经汇》也获悉,有一些民营资本,已经伺机而动,希望能有机会收购中民投。

  自救行动

  Y

  2月28日,中民投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正式签署业务合作协议。

  “长城资产出手,是来帮中民投处置资产的,双方是业务合作,它不是充当中民投白马骑士的接盘者。”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而被中民投众多股东推出来充当“救火队长”的杨小平,也没有闲着。

  一位内部人士向《科创财经汇》透露,今年年初,中民投原董事局主席董文标跟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商谈时,杨小平也在场。杨小平现在除了是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也是中信股份的非执行董事。

  据了解,双方谈判时,董文标希望中信能出手救助中民投,常振明当时并没有拒绝。

  “后来,中信就真的拿出了一个收购方案给杨小平,但中民投认为这个方案缺乏诚意,所以就被搁置了。”上述内部人士称,他个人认为,中信那边的顾虑是担心中民投的水太深。

  但一直在设法挽救中民投的杨小平,并没有就此放弃。据知情人士称,杨小平随后又推出了一个150亿元的引资方案。这150亿元准备分三个阶段到账,用于对中民投的股份进行增资扩股。但问题是,150亿的资金从何而来?

  现年58岁的杨小平,另一重身份是正大集团副董事长,他个人也一直被视作泰国首富谢氏家族在中国的代理人。在此之前,杨小平曾帮助正大集团操盘了两个中国的投资项目,被圈内盛赞。2012年,正大投资中国平安保险,出资93.9亿美元,持股15.57%,成第一大股东。2015年,正大联手伊藤忠入股中信集团,出资约104亿美元,持股20.61%,成第二大股东。

  那么,杨小平此次能否再度借力资本,为中民投获得一线生机?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科创财经汇》:“这个方案落地难。因为目前中民投的局面很难引资,正大集团应该不会趟这一趟浑水。不过,这笔钱对于中民投而言也是杯水车薪。”

  但他也认为,中民投并非没有生机:“关键在于,如果中民投能够继续从银行获得借款的话,即使到了目前的局面,也还是有机会翻盘的。”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问题在于,中民投现在已经很难从任何金融机构借到钱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资本的窥视

  Y

  在中民投努力自救之时,中民投的一些债主,在中民投债券危机爆发之前,就对中民投悄悄展开了长达数月的尽职调查。

  一位参与调查的人士告诉《科创财经汇》:“调查完后你会发现,中民投涉及领域太广,根本找不到它真正的主业是什么。它的主要收入跟利润来源不清晰,而且也没有一套完整的公司治理体系。”

  2014年,中民投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60.96亿元。但这只是表面繁荣。

  “如果以利润来看的话,2014年他们做了很多定增,当年7月股市爆发,行情很好,账面价值就非常高,第一年盈利的60亿主要是在资本市场上赚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科创财经汇》,但到了第二年,A股持续下跌,中民投在资本市场上的投资就出现大幅亏损,前面赚的又都亏进去了。

  而资产这块,上述参与调查的人士认为,中民投旗下的中民嘉业以及租赁业务,相对来说资产的质量稍好一点。但是中民投海外很多资产的实际控制权不在中民投手中,估计实际负债或接近3000亿元。

  对于中民投的未来,有人表示:“这么大的盘子,没有两三千亿元接不下来。如果通过破产重组,将债务处理好,通过破产将债务打三折处理掉,才有可能会有人去接盘。”

  然而,中民投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国务院特批的首家“中字头”民营大型投资公司。

  “它挂了中国两个字,所以现在谁都不敢让它轻易倒闭。”上述知情人士称。

  3月18日,位于韩国的新韩投资(Shinhan Investment)分析师金素铉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外界对中民投相关风险的担忧似乎过于严重,考虑到由国有银行主导的重组计划正在实施,预计不会立即出现风险。

  由政府主导引资,或由国有企业参与重组中民投,这也成了围绕中民投命运的众多猜想之一。

  考虑到中民投的特殊性,一些对中民投有意向的机构,也在向全国工商联打听动向。

  中民投从一开始,便是由全国工商联发起成立的,一些民营企业也在工商联的号召下加入了中民投。创立初期,工商联确实起到了为中民投“背书”的作用,而且中民投21个“董监高”名单中,有9个同时在全国工商联任职。

  “可以说,中民投未来无论是引资、破产或被收购,全国工商联在其中的作用都很重要。”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科创财经汇》。

  然而,由于工商联主要为民营企业服务,“如果中民投未来由国企重组,变成一家国有公司,那将有违最开始设立的意图,也不符合工商联的初衷”。

  正因如此,一些民营机构也看到了机会。尽管中民投负债累累,但在一些民营老板眼里,它仍是一块金字招牌。

  “‘中国’这两个字,是国务院特批的。而且它能发债融资,且是3A评级,融资成本比较低。”北京一家投资公司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在中国,一般GP/LP(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型的投资公司,是发不了债券的。根据《公司法》规定,如想发债,股份公司要求满足净资产额应不低于3000万元,有限责任公司的净资产额不低于6000万元;且公司3年平均可分配利润足以支付公司债券1年的利息等条件。

  中民投作为一家民营的股份有限公司,拥有3A评级,在债券市场的融资成本一般在年化4%至7%之间,远远低于市场上其他投资公司的融资成本。

  “普通的GP/LP投资公司,不会承诺固定收益,但会有优先回报,一般行规就是年化8%收益给LP(出资人)。如果基金或投资公司赚到了钱,还要二八分成,80%的净利润给LP,20%留给公司。”上述投资公司负责人称。

  一位不愿署名的民企高管对《科创财经汇》表示,普通的投资公司和中民投去地方政府那边要项目,因为中民投的中字头,地方政府会觉得是自己人。

  在中民投注册成立后的几个月内,中民投59个股东组成的巡访团去了内地多个城市,包括张家口、长沙、青岛、银川,每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官员的热情欢迎。

  然而,即使“襄王有意”,但前提是,中民投能解决掉债务成为一个干净的壳。

  有投资人则认为,如果被民企买下,中民投还是之前拥有金字招牌的中民投么,哪能还想着再借之前的东风呢?

  债主们的烦恼

  Y

  在杨小平忙着“招商引资”时,作为“大内总管”的中民投董事局主席李怀珍,也火速祭出了系列稳定军心的“组合拳”。

  第一招便是稳定债主,尤其是中民投的大批金融机构债主们;第二招是股东发声支援;第三招是内部瘦身转型。

  据上海清算所披露,截至2018年9月末,中民投负债总额为2327.92亿元。

  2月25日,中民投在上海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中民投的债权人包括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租赁公司等,其中以银行为主。

  “特别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它是中民投最大的债主。”上述内部人士称。

  当天,中国进出口银行担任了中民投债委会主席,副主席包括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大连银行、中原银行、华融证券、中信租赁等10家金融机构。

  其余参会金融机构的数量为100家左右。除了金融机构,上海黄浦区政府、上海金融工作局、银保监部门也出席。

  对于上海众多监管机构的出席,有知情人士对《科创财经汇》称:“当时,监管层的态度是希望保持金融局面的稳定,不要出现挤兑。”

  在会上,中民投提出希望金融机构给公司两年缓冲期。同时还提出:债券投资者尽量不行使回售,到期贷款尽量不抽贷、不资产保全,先予以续贷,让其能够以时间换空间寻求资产变现。

  然而,对于众多债主而言,他们担心的是中民投究竟还剩多少资产。

  “现在每年光利息支出都有二三十亿。中民投的资产是没有经过审计的,财务之前是董文标在管,外界不知道真实情况。”上述知情人士称。

  于是,现场有银行要求,中民投要将企业的到期贷款、资产负债情况列出明细表,邀请第三方机构包括审计机构和法律机构介入,对资产负债做一个真实的评估。

  除此之外,股东也开始发声。2月28日,中民投两大股东——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宗申集团董事局主席左宗申都站出来表示会支持中民投。

  同时,中民投总裁吕本献也在内部进行“瘦身”。他称会继续出售旗下成熟企业,撤并低效企业,由过去的扩张模式转变为买卖结合、以退为主的模式。

  在此之前,业内皆知中民投高管薪水出名地高。“中民投副总裁都配有秘书和专门办公室。”上述内部人士称。

  但如今,昔日的荣光已经一去不返。准备“缩衣节食过日子”的中民投,能否真正刹住车,管住钱,来一场绝地反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