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她们面前就是战五渣!《权力的游戏》女性战斗力排行榜

  万众瞩目的《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正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喊了这么多年的凛冬终于要来了。

  而在此刻的维斯特洛大陆上,女性意识也开始纷纷觉醒,成为改变世界的主要力量。

  从这一点来看,《权力的游戏》其实是一部贵族妇女的独立意识崛起史。

  她们在当时以男性为主导的局势里,借助自己的优势,展开漫长而坚信的实现自身价值的争取之路,在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里,书写了自己的风光旖旎。

  今天我就来盘点一下《权力的游戏》里的现存女性中,那些不落人后,甚至在某些方面胜过男性许多的角色。

  武力值第一 “美人”:塔斯的布蕾妮

  美人的称号带着讽刺与羞辱,所以“塔斯的布蕾妮”其实不是美女,甚至于在传统意义上,她是个外貌粗俗,相貌丑陋的女性。

  在相貌,身材以及其他强调女性特质的条件中,布蕾妮样样不占优势,使得她在维斯特罗大陆成为男人间的笑柄,甚至她自己也曾为此自暴自弃过。

  但是,蓝礼·拜拉席恩给予了她最初的尊重,而她感念这种尊重,立誓用尽毕生精力守护这种对于她的看重。

  但是,在权利的游戏里,她誓言所守护的人朝不保夕,从蓝礼·拜拉席恩,到凯特琳·徒利,再到珊莎·史塔克,艾丽雅·史塔克,詹姆·兰尼斯特…流水一样的更换守护对象,而在竭尽全力的保护过程里,她焕发出整个大陆独一无二的战斗实力。

  打败蓝礼军中116名战士,入选蓝礼贴身七人彩虹卫队,(还记得她出场时候被打得找不着北的百花骑士拉洛斯么?)

  之后又在河间地多次打退针对她保护对象的攻击,就算是被野熊威胁,依旧艰难的全身而退,甚至于,战胜了国王乔弗里曾经的贴身侍卫猎狗骑士。

  多年实战经验积累下来,布蕾妮的实力,已经跻身于七国骑士顶级行列,而在女性里面,她是唯一可以和那些男性骑士并肩作战的唯一存在。

  反叛值第一 君临城女皇:瑟曦·兰尼斯特

  瑟曦反叛的不是贵族体制,而是整个时代。

  她出身贵胄,历来自恃身份无所不为,越是不让她去做的反而逆反性的激发她去做,而且发誓要做到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她和劳勃形婚,各玩儿各的,各自生养各自的子女。

  玩儿的同时不减贵族争权夺利的本色,算计死劳勃,打发掉他32个私生子,开始借助父辈和自己姓氏的力量,扶植自己的儿女来坐稳铁王座。

  瑟曦自以为懂得整个权利游戏的精髓,却发觉自己是生错了时代的人。

  她的行事做派,放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或者没有那么礼法鲜明的古罗马时期都不算什么,但是放在礼教森严的中世纪,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类”。

  所以,贵族非议,教会拿着她的生活作风问题直接质疑她的权威性,在失去丈夫,父亲,孩子,被裸身游行羞辱之后,瑟曦爆发出了血性里最疯狂的一面。

  兄弟辖制她,她就算计兄弟,贵族排挤她,她就压制贵族,教会算计她,她干脆一把野火把教会与反对她的贵族一起炸飞了…

  就算挤走所有同盟者,她也要无所牵制的坐上铁王座宝座!在某种程度上,瑟曦是超越了那个时代的女权至上者,她费尽力气的追求者身为女性的自我意识尽情抒发的权利与快感。(另一个类似的角色,是中国唐代的武则天)

  可惜,瑟曦有勇气对抗整个时代,却没有足够的实力构建一个新生的时代。

  她凭借着家族和婚姻赋予她的地位与权力在这个时代里横冲直撞,却没有逃脱这个时代的悲凉,注定要被黑暗的时代拉扯回到最低处,覆灭得万劫不复。

  隐忍防御能力第一 临冬城女爵:珊莎·史塔克

  珊莎·史塔克是个在现实里成长的政客。

  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和母亲淑女化的教育,让她成不了上阵厮杀的战士,只能一辈子在勾心斗角的心理博弈里周旋。

  天生爱做梦的青春少艾,一门心思要嫁给国王做王后,为此甚至会以泄露父亲的机密消息来为自己树立“淑女”的形象。

  结果导致对手趁虚而入,将父亲置于死地。

  父亲的死,让她认清了残酷的现实,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继续用自己坚硬的“淑女”外壳来支撑自己在君临城这个如履薄冰的处境里生存。

  “淑女”让她苦不堪言,却也成为保卫她的最后屏障。

  她用淑女的形象一路走过乔弗里,提利昂,贝里席,波顿这样强硬的男性包围,一点点的感染别人,争取到维护自己的宽松处境。

  但是骨子里,珊莎记得自己家的家训——北境永不忘记。

  所以,任何伤害过,损坏过她以及她的家族的人,她总会要他们付出该有的代价。

  从陷落到君临城那个豺狼窝开始,珊莎用最无懈可击的外表和最循序渐进,见机行事的作风,一步步的摆脱自己全面受制的局面,终于完成了自己回归与反击的路途。

  潜伏刺杀能力第一 无面者刺客:史塔克家族小姐艾丽雅·史塔克

  虽然贵为临冬城公爵的二小姐,艾丽雅却因为人生的际遇而显得跳脱非常。

  从小没有被标准的淑女式教育所驯服,偏喜好舞枪弄棒。

  虽然针织刺绣功夫粗劣,骑射功夫却在几个弟弟之上。就算是到了君临这样的大城市,她也不愿意呆在官邸做安稳的大小姐,反而热衷于满城去抓猫逗狗,探索那些未知的区域。

  父亲为了她安稳性子,专门找了个剑术高手为她启蒙剑术,结果,她注定要走“野路子”。

  父亲蒙冤被杀,母亲和兄嫂在血色婚礼全军覆没,她一一见证了。

  国王大道上的厮杀,跟随猎狗的各种见闻,黑白院所经历的一切…她见识了这个时代最高处的繁华虚妄,也见识了最低处的黑暗腐败。

  艾丽雅一直显得极端的跳脱,但是又总是在保持着自己的底线。

  不论是高门贵胄还是落难乞丐,她坚信自己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员,狼性的血液流淌在她身体里。但是她又是狼家最具有猫性的一个子女,懂得什么时候该肆意狂奔,什么时候该屏气凝神,消失踪迹。

  她在漫长的逃亡生活里学会了潜伏,用最不起眼的身份,去接近她想要接近的人,然后,让刀锋在皮肉上划过,享受复仇的快乐。

  开挂能力第一 坦格利安家族后裔:“龙妈”丹妮丽丝·坦格利安

  丹妮丽丝是典型的开局啥没有,开挂虐死狗的主角光环集齐一身的存在。

  从一文不值,被富商圈养作为奇货可居的百灵鸟,一路从马王,到奴隶湾,再到龙石岛,北境等处的守护者。几乎是人见男人爱,花见女人妒的存在。

  从毫无根据的前朝余孽,到最后可以和君临城分庭抗礼的所在,丹妮丽丝几乎是靠着光环一样的主角魅力吸引着男男女女往她身边聚集。

  马王娶她,大熊被驱逐了还要千里奔袭,用自由信念收复了弥桑黛和无面者,不发一枪一弹洗个澡就收编了次子团,联合高庭和多恩,就连不进女色的囧斯诺也在短短时间对她俯首帖耳…

  丹妮丽丝几乎是用她的母性与美貌撑起了整个剧情的奇迹。

  但仔细想想,她的成功几乎全是作者赋予的。

  她的施政方针不适应那个时代,她的作战策略经常性的让她损兵折将,她的战斗力全靠那些男性和开了挂的三条龙来强撑,但是,“凡人皆有一死”的世界里,别人死去活来的折腾,唯有她坚挺的毫发无损,只因为,她是女主角,主角光环格外耀眼。

  预言能力倒数第一:“红女巫”梅丽珊卓

  梅丽珊卓是红女巫突入维斯特罗大陆后,高端路线走的最成功的一位。

  从头到尾,她扶植和依附的都是最有实力冲击王座的一方。

  她精通权术,能够用自己对于人心的快准狠的把握来制定对敌措施。

  而且善于施毒与暗杀技能,能够在毒杀里安然无恙,也能够用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为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她貌似擅长预言,总是用“火焰里看见的未来”来鼓励和煽动信众相信自己希望对方相信的东西,为此,史坦尼斯一家对她俯首帖耳,言听计从。

  可随着史坦尼斯最终的失败,以及后来囧斯诺的死亡,她自己也陷入了对于信仰的迷茫之中。

  她原本坚信自己是“光之王”的使者,能够轻易甄别“光之王”流落在世间的转世之人,却在事态逐渐混乱之后,发觉自己可能寻找错了方向。

  迷茫的梅丽珊卓却没有失去自己的预言能力,在龙石岛她预言自己和八爪蜘蛛瓦里斯的命运却又有一种冥冥自有天定的笃定。

  或许,自身因为局势逼迫太紧,使得她缺乏对未来做本质性的认定,影响了她的预测。

  又或许,当年对于席琳公主的愧疚,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所信仰的神袛是否真的值得牺牲那么多弱小,去实现那残忍的正义。

  幸运指数第一:野人见证者 吉莉

  吉莉是谁?吉莉是塞外野人卡斯特几十个妻子中比较年轻的一个。

  在遇见山姆·塔利之后,害怕自己的孩子被卡斯特拿去祭献异鬼,选择和撤退回长城的山姆逃亡,躲避异鬼和丈夫卡斯特的追击。

  然后,一路陪着山姆经历了绝境长城的野人大战,见证了囧斯诺的死亡与复活,陪着山姆远赴学城,发掘出囧斯诺是坦格利安正统血脉的秘密又返回临冬城…

  整个剧情系统里,吉莉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色,甚至到现在连一个姓氏都没有留下。

  她也没有什么去权力场里摸爬滚打的意思,目标仅仅在于照顾好自己最爱的山姆和孩子的日常生活,让一家三口在这个纷乱险恶的世道存活下去。

  如同最底层那些简单生活的家庭主妇,吉莉将最小的心愿贯彻成最跌宕起伏的人生。

  看起来最弱小的吉莉,却见识了别人永远无法见识的东西——塞外的险恶,龙晶可以杀死异鬼的秘密,绝境长城战况的凶险,河间地的纷乱与学城的渊博与无聊(她还在学城自学学会了读书识字),最后还要见证最终决战的惨烈与壮阔。

  如此弱小的一个女子用她略带惶恐的眼睛,看透了整个世界的风云跌宕,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以上这些女性们,在权力场残忍的绞杀里,能够存活到如今,她们已经拼尽了全力。

  但是,时间局势波谲云诡,在这样面对面的绞杀里,存活的机会更加渺茫。

  如何在这人生的战场上走下去,拼杀与守护同等重要,而能够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的这些女性,必然比那些冲动暴躁的男性角色活得更加长远。

  至于她们的故事将会如何结束,那就要到最终季里找寻答案了。

  哦对了,《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正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别忘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