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巴黎圣母院火灾,“大火烧在整个法国的心上”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 冯茵伦 实习生 钟书毓

  当地时间15日晚6时,法国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塔楼起火。除了主体结构幸免于难,塔尖坍塌,屋顶烧毁,建筑严重受损。巴黎圣母院祭坛和十字架在火灾中幸存,包括荆棘王冠在内的部分珍贵文物获救。

  一问为何起火?——疑似房顶电线短路

  据悉,火灾起于阁楼,蔓延速度极快,从报告起火到火焰窜上房顶仅仅用了一两分钟时间,整个木质内部结构都被烧毁。

  巴黎官员表示,火灾可能与教堂的修复工作有关,教堂的屋顶目前正在进行一项耗资600万欧元(680万美元)的修缮工程。

  事发时,该处的修缮工作已经进行数月。为了整修,顶上的十六尊于1860年安置的铜像已于数日前被卸下。

  巴黎消防部门初步认定巴黎圣母院大火系意外造成。大火最早起于大教堂顶部的阁楼附近,最早起火点很可能是顶部阁楼附近的脚手架上。有媒体称,顶楼的电线短路可能是引发火灾的原因。

  从现场图片可见,巴黎圣母院的部分建筑结构正在进行整修,因此搭建有脚手架。不过在起火时,参与整修的建筑工人已经下班。

  巴黎检察官办公室15日晚间称,检方已经发起一项针对“非自愿火灾破坏”的调查。据消息人士称,在大教堂屋顶上的建筑工地发现了这起火灾的起火线索,“这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

  二问为何灭火困难?——难于巴黎圣母院的高挑、轻盈和年纪

  这场熊熊大火在塞纳河畔持续燃烧近6小时,直至凌晨火势才得以控制。

  成千上万的民众站在河对岸或者通过电视直播目睹了这一幕,法国《费加罗报》称,大火“烧在整个法国的心上”。《十字架报》则用“心已成灰”来形容这场本国文化遗产的重大灾难。

  在前往明尼苏达州途中的空军一号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表推特“太可怕了”,对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表示关注,并且建议从空中洒水进行扑火。

  法国国民安全局立即表示反对特朗普的粗暴建议,因为使用高空浇水方式灭火的话,相当于几吨重的水从空中高速砸向巴黎圣母院及其周边建筑,水的重量和冲击的速度将会导致教堂整体结构的垮塌,以及建筑物本身的损伤,同时也有可能给周边的人群造成危险。

  因为有压塌危险,此外还要保护里面的文物,救火难度很大。另有分析认为,哥特式建筑大多轻盈,主要靠整个骨架在受力,建筑的受力结构一旦被打破就容易发生危险。巴黎圣母院的高挑、轻盈和年纪,恰好让它起火难救、极其脆弱。

  巴黎媒体还提及了另一个原因,法国的灭火直升机绝大部分都在南法,因为那边经常有森林大火。

  美媒CBS援引曾参与消防工作30余年的前美国消防员里克普夫(Bill Rehkopf)的评价称,巴黎圣母院位于塞纳河边,大规模的消防设备难以接近,并且无法使用飞机灭火。

  另外,除了考虑建筑坍塌的危险,从现场视频来看,当时风势很大,而且是吹向巴黎圣母院的正面。里克普夫指出,这样的风势给消防员抢救教堂门面造成极大的困难。

  三问文物状况?——荆棘王冠完好无损,钟楼怪人还有家

  被火焰吞噬的圣母院,是整个国家的情感。里面收藏的文物,同样让法国民众揪心。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在当地电视台直播节目中宽慰民众,包括荆棘王冠在内的部分文物成功获救。

  肖维表示:“我们救出了荆棘王冠、圣路易的法衣。里面还成功地挽救了几幅画作,但是大型油画如您所知,难以取下。”他指出,火灾期间成功避免了人员伤亡,但是建筑严重受损,16日将启动评估工作。

  荆棘冠对于天主教信徒来说意义重大。信徒们相信,在耶稣受难前,罗马士兵曾强迫耶稣戴上了这顶荆棘冠,因此它是基督教信仰中历史最悠久的圣物之一。1239年,法国国王“圣路易”(路易九世)从曾劫掠了拜占庭帝国首都的威尼斯人处购得了荆棘冠,并将它放置于正在修建中的巴黎圣母院中。

  除了荆棘冠,路易九世的长袍及部分遗物也已被抢救,并被转移至市政厅。但不少其他文物的状况依然未知,其中包括三部管风琴、大钟,以及一些油画和雕塑。

  据《卫报》报道,巴黎圣母院三个中世纪彩绘的玫瑰花窗,在此次大火中也遭受损坏,具体受损情况尚未明确。

  玫瑰花窗上一次受损是在1944年,战火中的流弹破坏了中世纪的老式玫瑰色花窗玻璃。后来,这些玻璃被拆除并更换,仅有教堂西、北、南三面的玫瑰窗部分,保留了原始设计,而直径21米的北面玫瑰窗几乎完全保存了13世纪的玻璃。1963年,又对教堂的外面进行了清理,清除了800年来的烟尘和污垢。

  在社交媒体上有传言称,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描写的加西莫多的居所——同样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南北两侧钟楼已经被毁,但事实上南北两塔的主体结构依然完好,“加西莫多的钟楼”并没塌。

  四问如何修复?——3D、细节图早已存档,完全修复或将耗时数十年

  法国总统马克龙推迟了预定于当晚20时宣布“全民大辩论”结果的计划,与总理菲利普赶往现场,马克龙对此次悲剧表达了深切哀伤,菲利普确认消防部门将全力投入灭火“战斗”。

  马克龙随后宣布将“从明天开始”,发起国际募捐来重建巴黎圣母院。

  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法国开云集团董事长和CEO)随后相应,将捐赠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6亿元),支持重建工作。

  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Fondation de l'OEuvre Notre-Dame)的负责人、文物保护专家Eric Fischer表示,大火已经给巴黎圣母院造成了“很可观的损失”,可能要花“数十年”才能彻底修复巴黎圣母院大教堂。

  但他同时也称,“幸运的是,法国拥有完备的文物保护制度以及拥有高专业水平的相关企业网络,法国不缺专业素质高的文物保护人员。”

  值得庆幸的是,美国纽约州的瓦萨学院的艺术史专家安德鲁·塔隆(Andrew Tallon), 生前曾完成了巴黎圣母院的扫描工作,在他营建的网站中,教堂各个角度的建筑全景、3D和细节图片都得以存档。

  大火过后,受到严重创伤的巴黎圣母院要重现原本面貌是一个艰难的工程,但根据数字世界中留下的完整记录,能为修缮工程带来许多参考,这座古老巴黎的象征性建筑复建有望。

  新闻链接:

  复活节当前,法国主教联合会的发言人奥利维耶·力保多-杜马对这一悲剧表示“难以置信”,称这不仅是一座宏伟的建筑,而且它见证了法国的历史。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最悠久和最具象征意义的历史遗迹之一,也是欧洲最著名的大教堂之一。建于1163年到1250年间,是巴黎最有代表性的历史古迹、观光名胜与宗教场所,每年约接待1300万名游客参观。

  这座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德式的教堂位于巴黎市中心、塞纳河的西岱岛上,正面宽47米,一对塔楼高69米,正厅深约125米,可以同时容纳9000人。

  巴黎圣母院由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委托建造,他希望它能成为巴黎国内外政治、经济和文化力量的象征。当时,巴黎已经成为法国权力中心,需要一座与它新地位相匹配的宗教纪念碑。法国大革命期间,巴黎圣母院曾遭亵渎和毁坏,但1831年维克多·雨果小说《巴黎圣母院》的出版,使巴黎圣母院这座教堂重回公众的视线。

  网友评价:

  @JJoan_W :是世界文化和建筑遗产的损失,但我还是相信当代修复技术,虽然不能重现,至少可以再现

  @杂音志:法国的损失,世界的损失。

  @千护:文化不分国界,卡西莫多,你还好吗[伤心][伤心]

  @陈欣予初心:祈福巴黎圣母院大火焚的不仅是巴黎圣母院,还有那800多年的古迹,可焚不掉我们爱的心,焚不掉人类的文明与文化。

  @西烛予安-:当年梁思成写过的信里面说到:“建筑”这一词在英语里叫“Architecture”,原是“巨大工艺”的意思。所谓“巨大”并非指它面积与体积,而是指它是人类社会科学、工程技术和艺术发展的综合体。因而,建筑又是“社会的缩影”,“民族的象征”。但它绝不仅仅是某一个民族的,而是全人类文明结晶具体象形的。

  @榴莲抽抽配香茶:祈福巴黎,也是今天一早才看到消息,想着之前予哥也去过那里,确实挺可惜的,希望不要有人员伤亡,期待着巴黎圣母院早日重建,恢复昔日的荣光,我一定会去看它的,加油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