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义财归来三月:部分老将离职 子女祝珺、祝媛接班亮相

  新京报讯(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祝义财归来三月,雨润帝国的人事架构大幅变动,祝义财的子女纷纷亮相,执掌雨润系上市公司。

  根据雨润旗下上市公司中央商场最新公告,审议通过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祝珺、祝媛、钱毅、滕洁成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2015年3月,雨润食品发布公告,祝义财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今年1月22日,雨润食品公告称,雨润集团实控人祝义财已回到家中。其后,雨润系人事开始大规模变动。

  祝媛上月已接手雨润食品

  3月27日晚,雨润食品发布公告,俞章礼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成员、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授权代表,同时辞任集团中国内地附属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或董事之职务。李世保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同时辞任集团中国内地附属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或董事之职务。

  雨润食品在公告中表示,祝义财之女祝媛将接任成为雨润食品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提名委员会成员、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授权代表。

  雨润食品表示,已与祝媛订立董事服务合同,为期三年。根据服务合同的条款,祝媛可获得每年200万港元的董事酬金,该金额乃参照其资历、经验及工作表现、集团的盈利表现及现行市况而厘定。祝媛有权收取由董事会及公司薪酬委员会决定的酌情花红。

  简历显示,祝媛出生于1986年5月,学历为新南威尔斯大学商业经济及财务学商学士,悉尼科技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历任国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投资及分析部总监;新加坡中鼎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现任中国雨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1068.hk)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提名委员会成员、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授权代表。

  相比于祝媛,祝义财之子祝珺已在雨润系工作数年。

  简历显示,祝珺出生于1989年4月,本科毕业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MBA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历任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区域副总经理、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现任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2014年的一篇媒体报道提到,祝珺2012年9月进入中央商场,经历了从营业员到楼层主管再到副总经理的工作过程。

  中央商场2017年年报显示,祝珺作为董事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94.6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1月的报道中,祝珺提到在父亲祝义财被羁押期间,双方写信沟通,聊得最多的“仍是为人处事的基本道理”。

  “我不是外界想象中的能够力挽狂澜。” 祝珺表示,祝义财不在的三年时间里,自己面临最大的考验是需要做决策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孤单和寂寞,因为没人能帮得了我,所以做决策的时候,我都要推倒重来100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随着祝义财归来,雨润部分老将辞职。雨润集团官网2月14日的免职决定显示,李道先被免去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职务。

  此外,俞章礼、李世保此番辞去上述重要职位,雨润食品未公布详细原因。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俞章礼、李世保长期在雨润系统工作,堪称雨润“老将”。

  据雨润食品公布的简历,俞章礼早在1996年3月加入雨润食品,自2010年1月起担任公司执行董事,2012年3月至7月期间,同时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其后于2012年7月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根据雨润食品3月7日公告,执行董事孙铁新因其个人原因,已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并辞去集团所有职务及职位。

  雨润系债务问题待解

  对于祝义财及其子女而言,目前身上的压力并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雨润集团实际控制人祝义财自2015年3月3日被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导致整个雨润集团融资环境急剧恶化,其后爆发债务危机。

  新京报记者获悉,江苏省人民政府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曾多次召集各大金融机构召开协调会,强调必须稳定雨润集团的对外融资环境,要求各大金融机构不得单独抽贷压贷、不得单独申请诉前保全,不得单独申请查封财产、不得单独提高授信条件;同时要求江苏省有关部门要加强与外省联系沟通,协调当地金融机构参照该省做法,签署授信联合管理框架协议。

  今年2月,雨润控股集团副总裁李爱彬表示,“此前可能还需要外力”。祝义财回归后,企业、银行、政府、员工及供应商信心大增,所以已不需要债务重组。此外,农产品加工和农产品物流始终都是重中之重,且雨润食品的净资产一直为正,“我们要看未来。”

  刚刚过去的2018年,雨润两家上市公司业绩都不理想。

  3月27日,雨润食品发布2018年度业绩显示,收入为126.51亿港元,同比增长4.9%;股权持有人应占亏损为47.59亿港元,同比增长1.48倍。

  值得注意的是,雨润食品此前发布的2018年中期业绩公布显示,集团收益港币61.1亿元,录得净亏损为港币5.41亿元,流动负债净额为港币81.8亿元;此外,集团未能满足就若干银行贷款共港币56.96亿元的贷款契诺,集团若干附属公司涉及不同的索偿诉讼。雨润食品公告称,“本集团的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

  中央商场今年年初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业绩预计净利润约为-2.5亿元至-3.5亿元。2017年中央商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曾达2.39亿元,原因主要是地产项目收入结转同比减少、淮安商业综合体项目停工融资费用不能资本化、新开门店亏损和商业地产部分项目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据中央商场官网介绍,近年来,集团通过新建和并购重组等方式,先后在江苏、安徽、河南、山东等地发展了14家连锁百货店以及10个在建项目,集团在营门店总经营面积超70万平方米;集团战略方向为“经营由传统百货向购物中心化转变、资产由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变、消费模式由传统购物向‘+互联网’O2O体验互动模式转变”。

  中央商场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目前的支柱业务为百货业务,报告期内收入32.69亿元, 占总营业收入的79.22%;房地产开发营业收入7.5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18.38%。

  在中央商场规划中,其将形成以主业百货-新零售、房地产项目开发-新地产、云中央-新业态、基金业务-新资本,四大板块一体,相互促进的集团化发展。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何燕

  记者联系方式:zhaoyibo@xjbnews.com

  zhuyueyi@xjbnews.com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腾讯证券微信公众号(Tencent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