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想送一条铁路给光绪作为大婚礼物,为何被拒绝了

1825年,英国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蒸汽火车铁路,将世界带入了铁路时代。在那以后,铁路就在世界各国通行起来。除了中国。

一直到19世纪60年代,中国广袤的土地上,还没有修建一寸铁路。

1865年,英国商人杜兰德在北京宣武门外沿着护城河修建了一条只有1里长的小铁路,目的是刺激封闭排外的中国人——杜兰德的目的达到了。这条铁路修成后,“京师人诧所未闻,骇为妖物,举国若狂,几致大变”。负责京师治安的步军统领衙门赶紧出手,以“观者骇怪”为由,“饬令拆卸,群疑始息”。

经过这次,英国人在中国修建铁路的想法并没有断绝。1872年,美国人在日本横滨至东京之间修建的一条铁路正式通车,刺激到了英国人。英国人再次燃烧起在中国修建铁路的热情。这次,又怎么说服顽固的清朝大臣,来成功修建铁路呢?为此,他们换一种方式。

当时,同治皇帝年满16岁,到了大婚的年龄。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为他选了一个皇后,即内阁侍讲崇绮的女儿阿鲁特氏,并为他们选择了大婚日期——1872年10月16日。英国人来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各位大臣商量,打算送一条铁路给同治皇帝,作为他的大婚礼物。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大臣在很多事情上犹豫不决,推诿扯皮,可他们听了英国人的想法后,竟然异口同声地“否决”了。

看来,像英国人那样走正常程序来修建铁路,是不可能的了。于是,美国人就打起了歪主意,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他们认为,“想从中国政府得到正式的许可是徒劳的”,只有“先正式买地,然后突然把铁路造起来,也许能受到(中国当局的)容忍。”

1872年底,美国驻上海副领事布拉特福建立了一家“吴淞道路公司”,向上海道台沈秉成申请购买一块土地,修筑一条“寻常马路”。沈秉成信以为真,就同意了。于是,布拉特福购买了上海至吴淞沿线约14.88公里、宽约13.7米的土地。

不过,由于“吴淞道路公司”资金短缺,无法完成修建工程,就连公司带土地一起卖给了英国怡和洋行。英国怡和洋行将“吴淞道路公司”改名为“吴淞铁路公司”,于1874年12月正式启动铁路工程,开始铺设铁轨。

清朝官员看到这种情况,才恍然大悟。他们马上来与英国人进行交涉,甚至惊动了两江总督沈葆桢、直隶总督李鸿章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但却并没有什么用,英国人依然按照方案修建铁路。

1876年2月14日,1公里的试验轨道铺成。当年6月30日,吴淞铁路上海至江湾段竣工,并于7月3日投入营运。

上海至江湾段铁路通车后,从没见过铁路和火车为何物的上海当地民众,纷纷前来观看。1876年7月10日《申报》在一篇新闻报道《民乐火车开行》中记载:“此时所最有趣者莫如看田内乡民,或有老妇扶杖而张口廷望者,或有少年荷锄而痴立者,或有弱女子观之而喜笑者,至于小孩或惧怯而依于长老前者,仅见数处则或牵牛惊看似作逃避之状者,然究未有一人不面带喜色也。”

10年前,北京民众视铁路为怪物,惊恐万状;10年后,上海民众已经能够带着欣赏的眼光来看待铁路了。到后来,更有不少上海民众乘坐火车,体验一把“速度与激情”:“华客即持照纷纷上车,并有妇女小孩等,更有妓馆中之娘姨大姐满头插遍珠兰栀子花,香气四溢。” “车辆往返每日六次,而客车皆拥挤无空处,即城内终年几不出门外半步者,闻有此事亦必携家眷一游。”

乘坐火车的人很多,让“吴淞铁路公司”赚得盆满钵满。金士宣、徐文述在《中国铁路发展史》中记载:“从1876年12月1日至1877年8月25日,共运客16万多人次,平均每英里每周可赚27英镑。”

据此推算,总里程接近10英里(14.5公里)的吴淞铁路里程,每月利润近980英镑,1年可达到1万多英镑,与英国国内铁路的日利润率相当。

遗憾的是,虽然上海民众已经接受了铁路的存在,可清朝官员还仍然视铁路为“怪物”。1877年,清朝花费重金将这条铁路赎回,随即迅速拆毁,结束了中国第一条铁路的短暂命运。

【参考资料:《清史稿》《春冰室野乘》《中国最早的铁路》《申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