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背后的资本身影 中植系重仓当地矿业

  最近,大家的朋友圈都被“鹤岗”刷屏。小编4月15日撰写的《在鹤岗,中国楼市的信仰被击碎了》广受传阅,阅读量直逼60W+。带来不少读者的关注,以及媒体的转载。

  值得注意的是,小编仔细查阅当地产业后发现,在鹤岗这曲悲歌的背后,还有中植系的身影。

  -1-

  中植系与鹤岗

  实际上,在鹤岗,不仅有房,还有矿。

  黑龙江省本来就是个矿产资源大省,已发现矿产135种,占全国已发现矿产的57%。黑龙江省的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大、小兴安岭两个重点成矿带和东部矿区。

  鹤岗,正好位于黑龙江的东北部、小兴安岭南麓。那里有一个年产千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区,鹤岗矿区。煤田范围南起峻德,北抵梧桐河,南北走向42公里,东西走向6公里,面积252平方公里,煤炭资源丰富,储量30亿吨。

  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恰好也是黑龙江人。1991 年前,解直锟还只是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印刷厂的一名工人,升任厂长后成立公司,靠兼并、收购不良资产,完成原始积累。

  2002年,中植集团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尔滨宏大建设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重组中融信托,并由此打开中植系的序幕。

  在中植系这么多年的扩张与发展中,矿产始终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业内人士告诉易简财经,中植集团有几块核心业务,一是金融,二就是矿,三才是纺织贸易。其中,矿产大多是作为底层资产拿来融资的。

  而解直锟的家乡黑龙江,自然也是中植系矿产业务的大本营之一。

  -2-

  深陷鹤岗泥潭

  2011-2016年,中融信托就有12只信托涉及矿产项目,且多集中在黑龙江和山西等地区。

  资料显示,在中融信托的矿产能源类信托中,融源9号、11号、12号、13号、14号能源矿产信托,均投资于鹤岗市隆源经贸有限公司,用于隆源经贸煤矿矿区基础配套设施更新扩建工程、煤矿运输设备增购及安装工程、煤矿井巷建设工程以及支付矿产资源费、环境治理补偿费、矿产资源补偿费、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等,还款来源为隆源经贸售煤收入。

  此外,小编还在网上找到了一份“中融-琨晟矿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文件显示,该信托规模2个亿以上,预期年化收益7%——12%,优先次级比例为9:1,募集资金主要投向于山西、内蒙古、贵州、辽宁、黑龙江等矿产能源储量较为丰富的省市及国内外优质矿产能源企业。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该材料写的信托期限是,6/12/18/24个月,相当于把长期资本项目给拆开成短期产品,还开了10倍杠杆,而且靠中融系强大的募集能力在不断续期,很多产品都在展期。

  实际上,中植系投去鹤岗的这些信托产品,大多成立于2012年11月至2013年1月,当时煤炭价格已从高位滑落,12-16年煤炭需求增速都在不断放缓,尽管17、18年情况有所改善煤炭供给温和扩张,但如今鹤岗的房地产和经济都在崩塌,大环境不好,这些矿还能好吗?

  并且,总体来看,鹤岗的人口和资本都处于净流出的状态。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鹤岗人口已达到109.9万人,可到了2017年,鹤岗的人口只有100.9万。

  2017年,鹤岗实现地区生产总值也仅282.9亿元,人均GDP为2.8万人。要知道,2012年,鹤岗GDP总量已经达到357.6亿元,人均GDP是3.37万元。

  人口在流出,GDP总量在倒退,重仓鹤岗的中植系又该何去何从?

  -3-

  中植系的资本游戏

  值得注意的是,琨晟矿业信托计划的次级受益人,是兴业源,该公司住所信息与中植集团同属一处,法定代表人为王颖,其同时也是盟科投资董事长及嘉诚资本执行董事、经理。

  上海证券报2014年就援引中融信托产品代销人指出,兴业源作为管理人,募集资金基本是用于投向中植下面的矿产资源。

  其还指,琨晟矿业这个产品是滚动发行的,每个月的8号、16号、27号都会成立一期,可能会一直募集下去。这个项目就是先把你的钱聚集起来,然后再去投项目,它没有单个的具体投资标的,是一揽子的。

  上海证券报还指,中植系将这种模式运用到很多领域,形成一种类似金字塔式的资本结构,即 “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其中“X”是“中植系”的核心资产,包括矿产、艺术品、典当或拟上市企业股权等。

  中植系通过中融信托来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随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获得股权或现金,进而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合作,再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继续并购资产,如此循环往复;这期间,“中植系”体内金融平台间还会互相合作,接续资金、放大杠杆、分散风险。理论上,只要资金链不断,这个游戏可以一直进行下去。

  中植系也确实搭起了一个金融帝国。在其庞大的版图中,除了信托和矿产,还有典当、并购、担保,以及包括中植财富、恒天财富、大唐财富、新湖财富、高晟财富在内的第三方理财,体量超过万亿。

  不过,好景不长,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信托踩雷频频发生,相关部门对资本派的监管也更加严格。

  2018年11月2日,央妈发布报告指出,我国金融控股公司的突出风险主要体现在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其中,一些企业投资动机不纯,通过虚假注资、杠杆资金和关联交易,急剧向金融业扩张,同时控制了多个、多类金融机构,形成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跨国境经营的金融控股集团,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央妈还呼吁出台监管规则,将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

  -4-

  踩雷兴业矿业,

  中植系西北矿业股份遭冻结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植系矿业的另一个大本营,西北矿业今年也不太顺。

  西北矿业,是中植系旗下矿产板块核心公司之一。工商资料显示,西北矿业的股权经层层穿透后,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持有65.6%、中植系“密友”新湖中宝持有34.4%。中植资本投资总监陈庭燕目前为上市公司兴业矿业的董事会监事。

  中植系与内蒙古“赤峰首富”的吉兴业关系亲密,西北矿业更是兴业矿业的二股东。

  今年2月23日,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银漫矿业发生重大运输安全事故。受此影响,银漫矿业,及兴业矿业旗下的融冠矿业、锡林矿业、乾金达都被要求停工停建。直到4月10日,融冠矿业和锡林矿业的选矿厂才恢复生产,其他都待相关部门检查合格后才能恢复。

  此外,值得注意的还有,兴业矿业股东兴业集团还因民间借贷纠纷,股权被冻结。而西北矿业也因为兴业集团借款提供担保而导致股份被冻结。

  4月15日,兴业矿业公告,去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064.7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0.20%,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公司关停部分矿山及冶炼厂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所致。

  东北的矿业面临鹤岗房地产和经济崩塌的风险,西北的矿业又出现重大事故,净利也大幅下滑,股权还遭冻结,这对中植系将产生何种影响,仍待继续观察和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