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经营好一段感情,有三个关键

  “

  人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自然之子,人应该遵循自然之道,活得单纯一点,这是幸福的一个重要方面。人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万物之灵。中西哲学里都有这个说法。在中国,最早说“万物之灵”这个词的是宋代哲学家邵雍。在他之前,荀子已经说过,人因为有道德属性也就是“义”,“故最为天下贵也”。在西方,苏格拉底、柏拉图都强调人是精神性的存在,这是人与万物的根本区别。作为万物之灵,人要对得起老天所赋予的精神属性。亚里士多德说,精神属性是人身上最高贵、最神圣的部分,是人身上的神性,享受精神属性就是在过神的生活,是人的最高幸福。事实上,满足精神需要,享受人的高级属性,的确是幸福的更主要方面,是幸福的更重要源泉。在物质生活有了保障之后,幸福主要取决于精神生活的品质。在一定的意义上,享受生命仍是做动物的快乐,享受精神属性,人真正作为人生活,才是严格意义上的做人的幸福。

  ”

  问:周老师您好,您说我们应该回归本然,感受平凡生活的幸福。什么是平凡?我曾经查过现代汉语词典,它的解释只有五个字,就是平常、不稀奇。看了这个解释,字面上好像是理解了,但是我还是很困惑,不平凡的生活和追求非凡的成就是矛盾的吗?如果是矛盾的,我们该怎么做?如果是不矛盾的,我们又该怎么做呢?过平凡的生活和追求非凡的成就,我们应该如何权衡?

  答:我觉得不矛盾。我想强调的是,追求非凡可能只有少数人能做到,所谓非凡是比较出来的,可惜一比较大部分人就都属于平凡了,用非凡的标准看是平凡的。所以,从幸福的角度来说,就不能把非凡作为一个目标,否则大多数人就都不幸福了。第二我想强调,哪怕你得到了非凡,做出了非凡的成就,但是我仍然认为你的平凡生活过得好不好是比非凡成就更重要的。

  问:您的意思是说,这两者取舍的话,我们要更倾向于平凡的生活,而不是非凡的成就,对吗?

  答:对,平凡的生活是最基本的,不可或缺的,非凡的成就是可有可无的。

  问:我想问一个感情方面的问题。根据我个人的一点经历,一段感情如果想把它经营好的话,有两个关键,第一是珍惜,第二是放下。因为只珍惜不放下的感情迟早会累,累了之后就会厌倦,只有放下没有珍惜的感情也不会长久。我想问周老师,我的看法是否正确,是否完整?

  答:其实我的看法和你很相近,我也总结过,也是根据我的经验,你是两条,珍惜和放下,我是三条。第一是距离,亲密有间,再相爱也要有距离,互相尊重对方的独立人格和自由。第二就是你说的珍惜,好好相爱,不要滥用对方给你的自由。第三是宽容,比如对方出了问题,甚至偶尔出轨了,怎么办?如果他(她)还爱你,就原谅他。人的感情是复杂的,要算总账,不能就一件事情下结论。又比如对方不爱你了,移情别恋了,怎么办?你就松手,不要死缠她。这是对她的尊重,其实也是你的自尊。我说的距离和宽容,其实和你说的放下很相似,你概括得更精炼。我觉得你通过恋爱已经变成了一个哲人。

  问:从生命的单纯到精神的丰富,我认为您说的是灵与肉的和谐,就是灵魂不能超越生命本态的欲望去驱使肉体,肉体也不能为本身的享受而倦怠灵魂,你也提到人要追求现世的幸福,那么您怎么看待宗教中追求永世幸福而所引发的某些灵与肉的冲突呢?还是我错误地理解了您说的话,谢谢您替我解开这个困惑。

  答:问题很好,我讲的是世俗层面上对人生意义的追求,人生意义的追求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世俗的层面,世俗层面上的生活意义可以用幸福这个词代表,还有一个是超越的层面,就是信仰。宗教和幸福并非没有关系,其实它归根到底是要解决人在追求幸福时必定会面临的两大威胁。一个是肉对灵的威胁,如果人沉湎于肉体的、物质的快乐,就会堕落,从而无缘于精神的幸福。另一个是死对生的威胁,如果现世的幸福会被死亡一笔勾销,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宗教的主题是灵与肉、生与死的关系,就是要解除这两大威胁。但是,如果宗教推到极端,用灵否定肉,用死后的永生否定现世的生,就反而会更加损害现世的幸福了。所以,我主张中道、中庸,两方面达到比较好的平衡,我觉得这是可以做到的。

  问:您谈到优秀和成功的关系,我很认同您的观点,但是我有个问题,就是怎么样来区分成功和优秀。优秀是自己对自己的定义,成功往往是外界对你的定义,当你没有得到外界认可的时候,你说你很优秀,是不是一种盲目的自信?

  答:我们一般所讲的成功,的确是指外界的认可,标准很明确,无非是名和利。优秀的标准应该是内在的,就是智、情、德各方面的素质,但是这个衡量起来比较复杂,不是主观的,不是自己说优秀就是优秀,也不是外在的,不取决于社会是否认可你。我的意思是,你要把优秀作为主要目标,在这上面下功夫,至于优秀到了什么程度,那是相对的,也是无止境的,没必要做界定。更没必要让别人都承认你优秀,那样的话,你追求的其实仍然是外在的成功。

  问:老师刚才您说社会给了生命很多的堆积物,我们要追求生命的单纯和内心的清静,要抖落这些堆积物,但是当我们抖落这些堆积物的时候,是不是对社会的一种不负责任啊,应该如何处理生命和社会的协调关系呢?

  答:我说的堆积物是指那些功利性的东西,名声、地位、权力、财富、身份之类,我把它们称为堆积物,用了个贬义词,并不是指我们的社会责任。而且我相信,一个人如果能够保护好生命的单纯,没有很多功利的考虑,就更能尽社会责任,恰恰是现在很多人太功利了,所以才会对社会不负责任。

  问:我们这么久以来都是接受的应试教育,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但是会发现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兴趣,找不到自己想要什么,我觉得这样的话精神生活就无从谈起。我想问老师,作为一个迷茫的大学生,如何找到自己的兴趣?

  答:这是个很要害的问题,也很难回答。什么东西都不可能突然无中生有,兴趣更是这样,这有一个酝酿和积累的过程,如果这个过程缺失,你硬要去找自己的兴趣,到哪里都不可能找到。你说的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因为整个中学时期是应试教育,真正的智力兴趣没有培养起来,更谈不上发现自己的禀赋在哪里了。不过我想,永远都来得及,需要的是醒悟,你已经看到这个问题了,进了大学以后,以前应试教育的后果显示出来了,那么,你在大学里可以自己补这个课,真正在提高智力素质上用功,去读那些能够点燃你的兴趣的好书,去寻找自己的兴趣方向。但是,具体怎么做很难说,没有捷径可走。

  今日互动话题

  想知道周国平老师完整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