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不要撩动她的头发 让海风轻轻吹起

  题记: 落日,杨树,闪电,海浪,灯塔,贝壳,行廊,白玉兰,光,雾。

  沿着小巷

  和着点点暮雨

  稀疏的发黄的灯光,

  还有路边无言的梧桐和空楼

  这边是日光小镇,那边是小城故事

  还有某某某的民宿与旅馆,

  我们无言的向前面走,

  一湾又一湾

  过了马路

  伴着熙熙的车流

  洁白的夜色里的座椅

  还有廊道里静坐的雕塑与星灯

  这边是大海星辰,那边是来时旧路

  我们在黑夜里继续前行。

  哦,

  你听,

  海浪的声音

  我听到了

  海浪的声音

  我听到了

  海浪的声音

  爬上栏杆

  忍不住呐喊

  歇斯底里

  对着前面黑漆漆的夜色和大海

  还有点点灯塔与薄雾

  我们沿着栏杆疾走,狂奔

  向着可以靠近沙滩与海浪的方向

  在漆黑的夜里,在没有灯的廊道上

  一个口又一个口

  紧锁着

  终于,一个没有上锁的敞开的步道

  向着海的方向敞开

  在夜的沙滩上

  在渤海吹来的海风里

  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的前方

  在软绵绵的细沙里

  向着海走去。

  温柔的海风,有节奏的海浪拍打的沙滩的声音

  还有浪打浪的声音

  前方,什么也看不见

  我呐喊着,没有回音的呐喊着

  张开双臂,想拥抱什么也看不见的

  前方的大海

  海,怎么啦

  在天上高悬的毛边的月晕里

  在看不见的夜晚的薄雾里

  在前方星星点点的灯塔的微光里

  在海鸥熙熙的叫声里。

  我兀自蹲下

  在海的边缘

  伸手触摸浪潮的温度

  或者海的感觉

  听海浪的声音

  有节奏的在这安静的夜里

  一浪接一浪的涌上沙滩,

  接近我

  又远离我

  它们似乎在嘲笑

  这个孤独的静坐者

  抑或是似乎在安慰

  黑夜里无处安放的灵魂。

  散落在海滩上的贝壳

  在熹微的灯光下

  等待着海浪

  似乎在说

  可不可以

  接近一点点,再接近一点点

  把我带回大海

  我也是大海的孩子

  海浪似乎无能为力

  它似乎生气了

  生海浪的气了

  把它送到海滩

  然后远离

  一次又一次的嘲弄

  然后远远的退去

  似乎是千里之外。

  留下孤零零的自己

  还有同样孤独的遗失者

  等待海鸥的啄食

  或者

  等在海边游历的的女孩来挑拣,捡起来又扔下,

  或者更远离海,或者接近褪去的海潮

  摔倒在海浪留下的沙滩的波纹里

  却永远到达不了海里。

  我兀自走着

  迎着远海的风

  在黑夜里的看不见的海岸上

  可我并不会迷失

  坐在一隅的礁石上

  听海风的声音

  看海浪击打礁石溅出的浪花

  有时候,海浪似乎发怒了

  有时候,它似乎很平和

  这样一直不知疲倦的旋回

  远处的远处,

  间隙间闪过一道闪电

  那里

  要下雨了吗

  那里

  是哪里

  届时没有了方向

  是旅顺港还是渤海海峡

  是的

  我不确定

  我站在礁石上,望着远处的远处

  我问大海

  你孤独吗

  我问大海

  你怒了吗

  我问大海

  这此起彼伏的浪花从哪里来。

  街道上面的白玉兰

  在温暖的夜的风里盛开

  还有那没有绿叶的白杨

  光秃秃的挺立着枝干

  迎着薄雾里的月光

  我们在街上游荡

  向着海与沙滩的方向

  我们不知道

  海在那边

  只是凭着感觉向前走

  哦

  或许是风吹来的方向

  经过许多的疗养院

  空荡荡的房子

  黑的窗户紧闭着

  间或有一两间还亮着灯光

  夜的马路的前方笔直

  没有一个行人和车辆

  我们谈论着走着

  很长很长路

  我们猜忌着

  这疗养院的房子的主人或者客人

  的病情

  哦

  他们或许正在熟睡

  或许这房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我们是想去找一个公园

  一个酒吧公园

  但似乎哪里并不欢快

  并没有酒与喝醉的人

  在夜的薄雾里

  在一个亮晶晶的星星与上玄月里

  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

  沿着微弱的路灯与指示牌

  是的

  经过了许多疗养院

  转过一道湾

  我们找到了那个酒吧公园

  可是

  它已经上锁了

  没有一个游客

  连保安都睡着了

  不

  他很清醒

  我们盘旋

  他马上探出头来接应

  现在凌晨两点

  公园亮着自己的名字

  还有傍边更显眼的标语

  同一片大海,不同的感觉

  我们继续往前走

  找一个可以靠进海与沙滩的地方

  夜晚的薄雾依稀可见

  在昏黄的灯光下

  在迷失的方向里

  在夜的海里

  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靠经大海的通道

  他似乎比我们想象的更不可捉摸

  不死的意念

  使我更坚强

  不死的生活

  使我更向往黎明

  是的

  在夜的薄雾里

  有一条行廊

  通往大海与更黑暗的行廊

  海潮的声音

  有节奏的

  在这黑夜里

  依稀可以听得见

  慷慨激昂的在着静悄悄的夜的海里

  作响

  在午夜的薄雾里

  在没有灯塔的海里

  我站在通往大海的行廊上

  莫着夜色向前走去

  天上挂着一颗很亮很亮的星星,

  月亮已经下去了

  是它照着我前行

  前面除了午夜黑色和海

  什么也看不见

  我独自前行

  不知道这个行廊有多长

  一步两步

  下一台街

  哦

  在黑色的夜的海里

  有一条通往更黑处的路

  我不知道它的尽头

  摸索着前进

  两边的海浪击打着这条黑夜里的通道

  通向海的通道

  静静的夜里

  只能听到海浪拍打行廊的声音

  是的

  海浪在怒

  他总是在晚上

  拍打着这条唯一的行廊

  它试图把它摧毁

  积年累月

  终于到达了尽头

  站在这里

  看不见海有多蓝,

  也不知道有多深

  黑色的夜里海是黑色的

  我站在尽头

  一言不发

  没有张开双臂的勇气

  也没有抬头看天上最亮的那颗星的意志

  两手空荡荡的蜷缩在裤兜里

  我做不出任何动作

  你不能说我懦弱,

  也不能说我庸俗

  前方是一片漆黑,

  海浪还在击打着我站立的黑夜里的廊道。

  吹着从黑暗里吹来的黑色的海里的风

  远处的邮轮发出浑厚的笛声

  可前面一片漆黑。

  我把孤独的孤独还给大海

  海,却什么也看不见。

  前面熹微的晨光

  还有依然高悬着的那个最亮的星星

  指引我们

  到达昨夜到达的

  通往黑夜里黑色的海的那条行廊

  静悄悄的海边

  黎明静悄悄的到来

  沙滩边

  有一个女孩

  穿着拖鞋与棉袄

  在等待黎明的到来

  等待太阳的升起

  哦

  不要去撩动她的头发

  让海风轻轻吹起

  让那黎明的温柔的海风

  轻轻吹起

  我走上昨夜

  被海浪击打了一夜的

  残缺的行廊

  在黎明的温柔的海风里

  在被昨夜的海潮与薄雾打湿的

  残缺的行廊上

  又一次走到了尽头

  我看见了浅蓝色的

  天空与海

  看见了昨夜

  发出浑厚的笛声的

  远处的地平线上的邮轮

  还有打鱼船

  与海鸥

  他们是在海上

  昨夜的黑色的夜里的黑色的海上

  漂流了一整夜吗

  哦

  不是

  是游荡了

  游荡了一整夜吗

  大海对于你们

  就像是足球场与球员

  草原与马群

  雪域与飞鹰

  你们游荡的多么安然自得

  我张开双臂

  没有呐喊

  拥抱黎明

  站在残缺的行廊的尽头

  迎接太阳从地平线升起

  一轮红日

  在远方的地平线的邮轮处

  静悄悄的升起

  伴随着归来的渔船

  轮廓渐渐清晰

  将黎明浅蓝色的海面与天空渐渐染红

  染的通红

  那条被海浪击打的残缺的行廊

  披上了一层金色

  越来越多的人们

  开始走上去

  看通红的海面

  和初升的太阳

  那个最早来到海边

  穿着拖鞋与棉袄的女孩

  却

  始终没有走上去

  她只是在远处的沙滩边

  静静的看黎明到来

  太阳升起

  偶尔

  弯下身子

  捡拾遗落在海边的

  被昨夜的海浪丢弃的贝壳

  偶尔

  看看自己的脚丫

  偶尔

  和地平线上的红日合影

  我

  背着晨光归去

  迎着微寒的风

  和身后的地平线

  前面

  是被太亮照亮温暖了的

  昨夜来时的路

  晨练的人们擦肩而过

  我是要

  去寻找

  昨夜走过的路和看过的海

  更远处的昨夜黑夜里黑色的海

  它已经变了颜色

  在身后初升的太阳的照射下

  通通变成了蓝色

  一片干净的蓝色

  我沿着沙滩行走

  看昨夜游荡在海面的海鸥

  间或两两飞起

  间或成群飞起

  停落在不远的礁石上

  海潮已经褪去

  留下昨夜和痕迹

  那是沙滩上的波纹

  还有遗落在波纹里的贝壳

  长长的海岸线

  清晨的阳光下的沙滩

  一两个人们

  在那里漫步

  我是要归去

  沿着清晨的沙滩

  找一处宿所

  睡去

  为了昨夜和我走了一夜的双脚

  空荡荡的肚子

  和疲倦的双眼。

  一个人旅行,一个人思考,一个人记录,那些雨天走过的路和见到的风景

  文艺,古城,旅拍,我们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