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普利策奖揭晓,路透社拉美移民涌向美国报道获奖

路透社今年共获突发新闻摄影奖和国际报道奖两个奖项,前者以中美洲移民偷渡美国寻求庇护的摄影报道,共有20张照片得奖。后者则授予路透社两名记者,他们揭露了缅甸平民和安全部队杀害10名罗兴亚穆斯林男子的事实,报道事件的两名记者亦因此入狱。今年是路透社连续第二年获得两个普利策奖项,自2008年以来已获七项普利策奖。图为15日当天,得知获得两项普利策奖后,路透社总编斯蒂芬·j·阿德勒(Stephen·j·Adler)在新闻编辑室发表讲话。

普利策奖根据报业巨子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遗愿于1917年设立,近几十年来声誉更隆,全球地位最高的新闻奖项。今年颁发的奖项包括14个新闻类奖项以及7个文学、戏剧和音乐类奖项,此外还有两个特别奖。其中,突发新闻摄影奖是为表彰那些记录人类苦难和政治得失的报道。 普利策委员会对今年得奖作品评语道:“生动而令人震惊的视觉叙事,讲述了从中美洲和南美洲移民到美国的紧迫性、绝望和悲伤”。图为普利策奖颁奖典礼现场。

据了解,这件突发新闻摄影获奖作品共有11名摄影师参与拍摄,协助团队更是来自14国。20张图片中,有9张来自路透社摄影师拉蒂夫(Adrees Latif),他同时也是2008年普利策奖得主,曾为这篇报道在美墨边境待了五个月。图为2018年5月2日,部分移民陆陆续续到达“理想国”美利坚,拉蒂夫当时拍摄下了这张照片,美国边境巡逻人员马塞利诺(Marcelino Medina)在德克萨斯州麦卡伦附近逮捕了一名非法移民入境的移民妇女和男子。【摄影:Adrees Latif】

6月14日,拉蒂夫拍下了这张阴影浓厚的照片,9岁的危地马拉移民女孩穿过墨西哥,在新墨西哥州桑兰公园企图偷渡美国失败被捕,坐在美国边境巡逻车后面,车上隔离网投射阴影在其脸上,明明有缝隙的铁丝网却将孩童的天真完全遮蔽。【摄影:Adrees Latif】

到了9月10日,陆续有移民死亡,为日后的激烈冲突做了预兆。照片中,来自危地马拉的25岁移民米萨埃尔(Misael Paiz)的尸体,被美国边境巡逻人员在亚利桑那州皮马县的索诺兰沙漠找到后,被盖上了一块白布。【摄影:Lucy Nicholson】

9月28日,在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移民大篷车”主要队伍从这里出发。圣佩德罗苏拉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城市之一。在这里,驻伊斯坦布尔的塞尔维亚摄影师戈兰(Goran Tomasevic),拍到一只公鸡从一名黑帮成员尸体旁走过的照片。暴力和贫穷是让当地人民不得不移民的关键。【摄影:Goran Tomasevic 】

10月,“移民大篷车”主体队伍正浩浩荡荡前进中,他们将前往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格兰德河,随后偷渡至美国。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随他们一起的还有路透社的摄影师。他们跋山涉水,只为拍摄数千名试图偷渡美国寻求庇护移民的经历。【摄影:Adrees Latif】

10月5日,“移民大篷车”来到墨西哥与洪都拉斯边境,墨西哥决定关闭边境关卡,大批中美洲移民开始涉水进入墨西哥边境。图为当天,一名男子跳入齐腰深的里格兰德河,拖着筏子小心翼翼地蹚水过河,上面挤满了偷渡者。【摄影:Adrees Latif 】

移民偷渡的路上十分艰苦,拖家带口的父母更为不易。10月18日,拉蒂夫拍下了一对母子穿过格兰德河旁茂密灌木丛的画面。此前,该家庭已有24名成员从墨西哥越过格兰德河偷渡美国。【摄影:Adrees Latif】

10月19日,巴西摄影师乌斯利(Ueslei Marcelino)在危地马拉与墨西哥的边境检查站抓拍到了一名洪都拉斯移民,他紧抱孩子冲进移民群,半跪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墨西哥防暴警察面前,眼神充满慌乱无助,咧开嘴时门牙尽缺。【摄影:Ueslei Marcelino 】

10月20日,在墨西哥与危地马拉边境检查站,一名中美洲移民男孩因过热和潮湿而放声哭泣,一旁奋力挤过人群的母亲却无暇安抚。【摄影:Edgard Garrido】

10月24日,日出时分,拉蒂夫拍摄了一名移民女孩从墨西哥维斯特拉(Huixtla)继续前往马帕斯特佩克(Mapastepec)的照片,年纪轻轻的她背着行李,手里还抱着孩子。【摄影:Adrees Latif】

10月29日,拉蒂夫来到墨西哥与危地马拉的南部边界,拍下一名洪都拉斯男子正在齐胸高的水中偷渡,怀抱着5岁的孩子。拍摄这些父母们带着孩子艰难跋涉的照片,正是拉蒂夫想表达爱和希望主题,“我希望展示的是,成人移民愿为自己和孩子未来美好生活承担风险”。 这些照片都用35毫米镜头拍摄,意味着摄影师必须靠近偷渡者。拉蒂夫说,“我想从水中,感同身受他们正在经历的一切。”【摄影:Adrees Latif 】

“移民大篷车”引起全球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并不打算退让,特朗普10月底对这一波新移民潮展现强硬姿态,喊话洪都拉斯和墨西哥政府采取行动阻止移民北上,更宣称动用军队强行关闭美墨边界。图为11月20日,拉蒂夫来到墨西哥提华纳(Tijuana),拍下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墨西哥圣伊西德罗口岸加强铁丝网防御的画面。【摄影:Adrees Latif】

?

11月25日,依旧在提华纳,移民们开始试图翻越墨西哥边境墙入境美国,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催泪弹击中,随后折回墨西哥边境墙内。【摄影:Adrees Latif】

面对催泪瓦斯,移民中的妇孺也未能幸免。11月25日,玛丽亚·梅扎(Maria Meza)是一名来自洪都拉斯的40岁移民妇女,她与五岁的双胞胎女儿赛拉(Saira Mejia Meza,左)和切莉(Cheili Mejia Meza,右)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前遭到美国当局投放催泪弹。路透社驻东京的韩国摄影师金永哲(Kim Kyung-Hoon)拍下了三人逃跑一幕,玛丽亚两手分别抓住两个女儿,一个穿着尿布和凉鞋,另一个女儿则赤足。【摄影:Kim Kyung-Hoon 】

除了翻墙、渡河等,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有个偷渡办法,就是钻洞。12月4日,墨西哥提华纳 ,10岁的安德里亚(Andrea Nicole Arita),正从一个洞中钻过美国边境。【摄影:Alkis Konstantinidis】

?

美墨两国和移民胶着的状况持续到了2018年底、直到2019年初都未好转。图为12月20日 ,仍有几个移民越过边境墙非法进入美国,其中一名移民抱着个女婴。【摄影:Alkis Konstantinidis】

特朗普对于未成年偷渡者也毫不心软,他下令在拘捕非法入境者时强制成年人与未成年子女分离。美国社会对这项法令也表达出了不满。图为2018年6月,路透社摄影师迈克·布莱克(Mike Blake)抓拍到了德克萨斯州托尔尼约一处移民拘留所。他置身于一架于300米高空颠簸飞行的小型飞机,拍下了像囚犯一样被囚禁的未成年移民。这些照片登上《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头版,激发了更广泛的愤怒。几个小时后,特朗普才暂停了骨肉分离政策的实施。【摄影:Mike Blake 】

这些移民大军中,偷渡成功者很少。图为7月13日,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梅嘉(Anita Areli Ramirez Mejia)早前在美墨边境与6岁的儿子詹瑞(Jenri)被迫分开,最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哈林根市团聚。【摄影:Loren Elliott】

就算偷渡成功,也不意味着绝对安全,依然担惊受怕,因为随时可能被政府发现遣返回国。在墨西哥塔帕丘拉(Tapachula)国际机场,一名来自洪都拉斯的孩子,披着带有美国国旗图案的毯子走上飞机,这架飞机将把他们从墨西哥赶回洪都拉斯。【摄影:Carlos Garcia Rawlins】

移民路途凶险万分,由于医疗、卫生和饮食都得不到保障,这些中美洲来客的死亡概率极大。12月25日,7岁的危地马拉女孩捷克琳(Jakelin Caal)与父亲在美国边境被特工拘留,之后不久去世。小小年纪前往美国,却成了送命之旅,让人不忍唏嘘。图为其遗体被运送家乡危地马拉上韦拉帕斯(San Antonio Secortez)下葬时的画面,生离死别如此突然。【摄影:Carlos Bar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