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女子因自己喜好使2岁女儿差点丢了性命 奶奶:是我害了孙女

4月18日,在河南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2岁小女孩王书琴忽然发现面前的“医生”是爸爸的时候,禁不住失声哭了起来。旁边的护士赶忙过来制止王青朝的探视:“小孩子肺部感染严重,情绪不能激动,否则会引发咳嗽,导致病情恶化,你注意一点”。王青朝压制着内心的激动,噙着眼泪安慰女儿:“乖,小乖不哭,爸爸在,别害怕,很快就好了,咱回家找妈妈”。小女孩还不会说一句的完整的话,但是她能听懂爸爸的话,立马就不哭了。图为王青朝获批在重症监护室控视女儿。

2016年6月6日,王书琴出生在河南省淅川县一个穷困的小山村里,父亲王青朝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家贫,人憨实,36岁才娶了一位年龄比他大的女人结婚,年近四十岁的农村庄稼汉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心里既高兴,又担扰,担心孩子以后成长再受苦,所以王青朝就跟随四爹到北京打工,给人搞室内装修,挣的钱自己省吃俭用外,每月都寄回家里养女孝母。小书琴在妈妈和奶奶的照顾下,茁壮成长,不料一场噩耗正悄悄袭来。图为2019年春节,一岁多的王书琴在自家门口玩。

今年过完年之后,王青朝又去北京打工去了。3月26日,王书琴突患感冒,发高烧不退,精神萎靡,60多岁的奶奶见孙女咳得很厉害,就带她到镇卫生院治疗。但是输了几天液后,小书琴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奶奶着急了,就给外地打工的儿子打电话,要他赶紧回来。爸爸赶回来以后,直接把女儿送到淅川县人民医院救治。但是医生说,孩子患肺炎太久,病情危重,医院条件有限,最好转到市医院治疗。王青朝又把女儿送到了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冶疗。图为王书琴在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在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经检查,王书琴患有严重的肺炎,肺部大面积感染,胸腔出现化脓性积液。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给予穿刺引流,但因为肺部纵隔多处出现积液并引流至内脏,很难彻底抽出。治疗十四天后,医院建议小王琴转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进行手术治疗,那样也许能保住孩子的一条小命。图为王青朝在给女儿收拾衣物准备转院。

4月15日,小书琴在爸爸和奶奶的护送下,来到了河南省人民医院救治。医生说,患儿肺部感染严重,多处靡烂,导致间断发热,体温不稳定,精神差,呼吸急促,等待病情控制稳定后,需要做肺部切除手术,费用会很高,大概二十多万元,王青朝听后一下子瘫软在地。在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花费2万多元,打工的钱几乎都花完了,这次进河南省人民医院,还是向亲戚们借的钱住的院,现在还能往哪里而去筹钱呢?

小书琴的奶奶60岁的彭窕花听到孙女肺部大面积腐烂,多处化脓性积液,就像蜂窝煤一样可怕,下一步有可能动手术切肺,忍不住委屈地失声痛哭起来。她说:“孩子要是由我照顾,也许就不会有病,不会这么严重。都是我害了俺孙女呀!”原来,小书琴的妈妈柴玉丽患有精神分裂症,去年因为旧病复发,在医院住了8个多月,到腊月份出院后,孩子就跟随妈妈一起生活。谁知过了年,孩子就不断地生病、吃药,最后酿成重症肺炎。奶奶想把孩子接过来照顾,但她前脚接走,后脚儿媳就把孙儿又接回去了。图为王书琴的奶奶彭窕花。

“孩子她妈不放心我,把我当成坏人了,认为我会虐待了她女儿。我是孩子的奶,我能害俺孙女么?”彭窕花哭着讲述了王书琴妈妈的情况,听后令人潸然泪下。2018年3月18日,丈夫去外地打工,柴玉丽到自家农田打油菜,她把王书琴放在了架子车上,将地里的油菜一捆捆地抱到乡间的马路边上。因为孩子哭闹,她过来安慰女儿,不料,回过头来,她的油菜不知被谁偷走了!她就在马路上骂了半天,回家后情绪一直不能控制,不停地在桌子上乱写乱画,茶饭不思,胡言乱语,并说“天下到处都是坏人,我要杀死你们这些坏人”。后来被送到淅川精神病医院医治了八个多月,病情稍微减轻后出院。图为河南省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书。

大概是好长时间没有见着女儿,柴玉丽把小书琴当成宝贝一样看着、守着、照顾着,轻易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寒冬腊月,自己吃什么,就让女儿吃什么。自己喜欢吃凉拌豆筋,她也让女儿吃凉拌豆筋;自己喜欢吃半生的鸡蛋,她也让女儿吃半生的鸡蛋;她喜欢漂亮,自己穿多少,也让孩子穿多少,如此等等,完全把女儿当成了成年人,根本没想到女儿才一岁多,身体很弱。就这样,因为饮食、冷暖不规律,孩子经常感冒、发烧,动不动就到村诊所去抓药,最后又发展到进医院。“孩子可能就是这段时间,把身体搞垮了!”奶奶彭窕花慢慢地诉说着。图为小书琴的妈妈柴玉丽。

“前两年,柴玉丽与我儿子结婚时,还不知道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彭窕花说,后来才得知,柴玉丽之前曾结过婚,生育一子。前夫是驻马店人,因工地事故而去世,这对她打击很大。后来,儿子被婆家带走,她一个人回到淅川老家居住。经乡里人介绍,柴玉丽与王青朝见面,虽然柴比王大一岁,但两人一拍即合。“年龄大点无所谓,只要儿子愿意,能过好日子,当父母的无话可说……”婚后二人关系很好,都很正干,又生了个白胖孙女,爷奶很开心。谁知去年“丢失油菜的事件”发生后,柴玉丽的大脑再次受到刺激,精神病严重复发,被迫住进了精神病院。图为小书琴的爸爸打来热乎的汤面条给女儿送饭。

王青朝家住河南省淅川县山区农村,因为家穷,36岁还没有娶上媳妇。与柴玉丽结婚后,重拾生活信心,他留媳妇在家主持家务和照顾女儿,自己远去北京打零工,每月收入3000多元,时常往家寄钱,还隔三差五总是给老婆、女儿打电话,嘘寒问暖。谁知媳妇精神病复发住进了医院,花费一万多元不说,还间接影响到了女儿的成长,患上了重症肺炎。她住院这段时间,女儿由奶奶代为照顾,天天给她冲奶粉,一天五六次,孩子哄睡了,才能去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图为王青朝的家。

如果不是家里的油菜丢了,也许小书琴的妈妈的精神病不会恶化;如果小书琴由奶奶继续照顾,也许自己不会因为感冒发烧最后以致酿成重病。现在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却要面临着开胸、切肺,手术治疗,甚至可能危及到年幼的生命,这让一家人心情沉重到了极点!更为重要的是,为给小书琴治病,家里已花光所有积蓄,下一步可能还需要二十多万元的治疗费用,现已囊中空空,只剩下几十元的零钱,怎么办?看着铺在床上的各种医院费用清单、催费单,母子二人不知道以后的病该怎么治?图为王青朝母子二人在河南省人民医院。

您若想帮助,请点击超链接【救救我一岁半的女儿】进行捐助,或者进入腾讯公益搜索【救救我一岁半的女儿】捐助;或者复制链接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11747进行捐助。图文:郑富英;编辑:郝红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