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坚挺的神秘小国,成吉思汗到死都没灭掉它

  文/快哉风

  有一个已经消失的民族,全民尚武,以战死沙场为荣;有一个王朝,立国近200年,先后与同时代的宋、辽、金、蒙古相抗衡,却在中国的历史长河里被久久遗忘,《二十四史》里没有它的一席之地。

  这个尚武的民族叫党项族;这个神秘的王朝,叫西夏。

  图:西夏王陵大门,四个字是西夏文:“大白高国”

  一、

  一千年前,中国西北的历史版图上,有一颗璀璨的星。

  北宋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在首都兴庆府(今银川)称帝,国号“大夏”,又称“大白高国”——因为党项人崇尚白色。

  图:西夏王陵中的历代皇帝雕塑

  宋人因其在西方,称之为西夏。

  西夏国有多大呢?

  看地图我们就知道:它的疆域范围包括今天的宁夏,以及甘肃、青海、内蒙的一部分,囊括了河西走廊,不能算弹丸之国,但是国内三分之二以上是沙漠。

  西夏国的地理位置如何?

  险恶之极的四战之地。夹在回鹘、吐蕃、宋朝、辽朝、金朝、蒙古诸强之间,像一块人皆可食的“夹心饼干”。

  图:西夏险恶的地缘环境一目了然

  西夏国的经济如何?

  党项族是游牧民族,经济主要是畜牧业、农业为主,对外贸易要看中原王朝的脸色,比如北宋与其议和时开设的榷场。

  西夏国有多少人口?

  西夏的人口,最多时不超过300万,最少时只有120万。而周边诸强国:辽朝在300万-800万之间,金朝的人口超过5000万,宋朝更是最高达一亿。

  那么,问题来了。

  如此弱小的王朝,为何能与强大的宋、辽、金鼎足而立?要知道,西夏国先后历经10个皇帝,国祚190年,如果加上奠定根基的拓跋思恭建立夏州政权,长达347年之久,比宋、辽、金立国的时间都长!

  小小的西夏,凭什么屹立不倒?

  二、

  答案四个字:敢战!敢死!

  从零星的元代党项人后裔资料记载看,党项人的相貌普遍“面色黎黑,善骑射,有身长至八九尺者。”也就是说,党项人身材高大魁梧,典型的西北车轴汉子。

  图:党项族民风剽悍,逐牧草而居

  史料记载,党项族“民俗勇悍,其民习于用兵,善忍饥渴,能受辛苦,乐斗死而耻病终。此中国(宋朝)之民所不能为也。”

  乐于战死,耻于病死。这是何等剽悍的民族!

  西夏人民风质朴,讲义气,讲乡情,重然诺。《金史·夏国传》称:“民俗强梗尚气,重然诺,敢战斗。”

  不过,一旦得罪西夏人,他们又是最可怕的敌人。

  图:西夏士兵复原图

  《旧唐书·党项羌传》记载:党项人“尤重复仇,若仇人未和,必蓬头垢面,跣足蔬食,要斩仇人而后复常。”

  仇人不死,蓬头垢面吃糠咽菜也不在乎,一定要把仇人杀掉才算结束。

  西夏人崇尚武力,人人会骑射,乐于战斗,以战死沙场为荣,连民间歌谣都是这样唱:“宁射苍鹰不射兔,宁捕猛虎不捕狐。”

  原始、豪迈、无畏,与汉族迥异,西夏人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尚武民族。

  三、

  古希腊斯巴达人以全民军事化闻名于世,斯巴达男人从20岁到60岁都是战士。西夏比斯巴达更狠:男子从15岁到60岁,都要上战场打仗。

  西夏的兵制延续了游牧部落的传统:全民皆兵,百姓和战士二位一体,平时生产,战时打仗。

  图:全民皆兵的西夏人

  据《隆平集·西夏传》记载:“凡年六十以下,十五以上,皆自备弓矢甲胄而行”,西夏的士兵除由官府发给很少的军事装备外,作战时自筹粮饷。

  粮饷从哪来?西夏物资贫乏,士兵只有通过掠夺境外财物来获得,久而久之便培养了党项民族狼一样的生活习俗,当时,北宋的边界居民苦不堪言。我们熟悉的北宋名将狄青、韩琦、范仲淹、种师道,都是凭借抵御西夏成名的。

  西夏的常备军队,共有50万人,考虑到国家的总人口,实在是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西夏军骁勇善战,最著名的是他们的重甲骑兵——“铁鹞子”。

  图:重甲骑兵想象图

  《辽史·西夏传》记载:西夏骑兵“衣重甲,乘善马,以铁骑为前锋,用钩索绞联,虽死马上不落。”而《宋史·兵志》的记载更是栩栩如生:西夏“有平夏骑兵,谓之‘铁鹞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每于平原驰骋之处遇敌,则多用铁鹞子以为冲冒奔突之兵。”

  那个时代,重甲骑兵在少数民族政权都是王牌主力部队,金朝有“铁浮屠”,西夏有“铁鹞子”,想想当时的大宋,真心不容易。

  四、

  戏曲影视里,有一出《十二寡妇征西》,说的是穆桂英等杨门女将出征西夏的故事。但这只是后人戏说,真实的历史正好相反。

  西夏女兵出征大宋。

  有剽悍的男人,就有剽悍的母亲和妻子。西夏兵制不限男女,正规军中,有15%的女兵,这在中国历代是绝无仅有的。

  西夏的女兵部队称为“麻魁”,经常成建制地参加战斗,在与北宋的交战中还有取胜的记录,宋朝的记载上称之为“寨妇”。

  图:今人演绎的“西夏麻魁”

  更令人称奇的是,西夏的皇太后也亲赴前线打仗。

  公元1081年,宋神宗兴师伐夏,五路大军兵逼西夏国都,危难之际,西夏的梁太后亲率大军抵抗,在六盘山永乐城一战,大破宋军。此外,西夏往后还有个小梁太后,也曾领兵作战。

  这等牝鸡司鸣的事情,汉族政权做不出,难怪重视礼教的宋人蔑称其为“西虏”、“西贼”。

  五、

  13世纪,是蒙古人的世纪,是其他民族的末日。

  西夏人再英勇敢战,在成吉思汗铁骑的碾压下,终于走到了尽头。但西夏人顽强地把这一过程,整整拖了22年。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灭国无数,但偏偏碰到西夏这块难啃的骨头,六次征伐,整整22年,死伤了无数“草原雄鹰”,自己还中箭负伤,却到死也没亲眼看到西夏灭国。

  西夏人都是硬汉,其国人有句谚语:“心怯也别趴下,箭尽也别投降!”

  因为太过仇恨,成吉思汗临死前的遗嘱是:“秘不发丧,等待夏主献城投降后,将兴庆府屠城!”

  图:成吉思汗临终立遗嘱

  公元1227年,夏末帝在被围程半年弹尽粮绝后,开城投降,西夏灭亡。蒙古军大肆杀戮人口,将皇宫、殿堂、庙宇焚烧殆尽,此后还严令“讲党项语、穿党项服、行其风俗者一律杀戮”,一度璀璨的西夏文明就此消亡。

  官史,向来是后朝修前朝。但元朝史家只修了宋、辽、金,却把西夏放在了《宋史》的“夏国传”之中,有学者称是因为西夏先后向宋、辽、金称过臣,不算独立王朝只算“藩国”,故进不了二十四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