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挣庸俗的钱,干高大上的事儿

  本报实习记者 李昆昆 记者 张靖超 北京报道

  4月18日下午,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既然提出大安全战略,一定要在政企网络安全、城市安全方面有所作为。“今天好歹我还有互联网很庸俗的收入,比如游戏、广告,虽然我挣很庸俗的钱,但干的是很高大上的事情。网络安全这事儿,哪怕最后我挣不到钱,但真正能解决国家网络安全问题,这对360的品牌和价值非常值。”

  此外,在谈到关于研发问题时,周鸿祎表示,小米这种生态模式可能更适合360,就是自研非你莫属的东西。很多产品完全可以通过投资外部的创业公司来获得产品。

  做与众不同的事儿

  4月12日晚,360发布公告,拟对外转让所持全部奇安信股权,涉及持股比例约22.59%,转让价格拟定为37.31亿元,并收回品牌等授权。而奇安信为360企业安全业务的运营主体,由齐向东控制。外界将此举形容为“分家”,周鸿祎和齐向东就此分道扬镳。

  周鸿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业领域没有分家的概念,只是为了帮助奇安信规避同业竞争,扫清后者上市障碍。“我非常理解,作为成功的创业者,大家觉得自己有希望成为一号位,这是人之常情。只是说你具不具备这种能力、机缘和资源。”周鸿祎说,当时从美股退市时,齐向东就跟他讲,想自己独立地做一块,看能不能行。“我们就按照约定,支持他做一家独立的公司,投资了他,给了他产品、技术和品牌,你说这叫分家吗?”

  谈及政企网络安全业务利润问题时,周鸿祎表示,现在网络安全的政企市场没有多大油水,市场整个营收加起来100多亿元,360不是奔着短期营收来的,只能说这个行业未来有潜力。他认为,主要因为网络安全在中国信息化占比太低,现在做的大部分公司存在同质化、低价竞争,所以很多产品没有创新。“360在这个行业一定要有所不同。”周鸿祎说,未来360将从以下三点展开工作。

  一、网络安全大脑,包括挖漏洞的能力和发现APT攻击的能力。360要做国家网络安全大数据,真正帮助政企发现和抵御国外的攻击,抵御未知的攻击为衡量指标,其中里面产生的威胁情报是360能干而别人干不了的;二、要做很专业的事,过去根本没法做产品去卖,但这些模式能对国家带来重大网络安全水平提升,比如实网演习红蓝对抗;三、做新的事儿,包括工业互联网和车联网,做新兴领域的网络安全。

  周鸿祎表示,既然提出大安全战略,一定要在政企网络安全、城市安全方面有所作为。“今天好歹我还有互联网很庸俗的收入,比如游戏、广告,虽然我挣很庸俗的钱,但干的是很高大上的事情。”周鸿祎说,“网络安全这事儿,哪怕最后我挣不到钱,但真正能解决国家网络安全问题,这对360的品牌和价值非常值。”

  关于政企安全市场业务拓展,周鸿祎曾在内部信中说将通过自建、投资、并购等方式拓展市场。周鸿祎告诉记者,未来360要用投资的打法,不是以行业为敌,360将和生态企业共同推动中国网络安全产业上一个层次。

  小米模式更适合360

  4月15日,360发布2018年度报告,2018年,360的研发投入为25亿元,约占到全年营收的20%。而360在2014~2017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8.82亿元、31.85亿元、22.72亿元、24.17亿元。

  谈及研发投入问题时,周鸿祎表示,所有的研发都要围绕大安全为核心,未来360主要通过投资和投入研发两种方式,加大在网络安全以及城市安全方面的投入。

  “一种模式像华为这样,钱搞得很好,所有的研发都是自研;还有一种模式像小米,我觉得可能更适合我们,就是自研核心的东西。”

  周鸿祎说,一家公司不要产业链通吃,没长那么大的时候,不要试着去做所有的东西,所以就研发非你莫属的东西。很多产品完全可以通过投资外部的创业公司来获得产品。

  “所以你看小米生态里面有300个硬件,大部分都不是雷军自己做的,都是小米以外的公司做的。我也同意雷军的看法,就是中国华为只有一家,华为有华为独特的模式。苹果的研发比例就不是那么高,比如苹果就没有做4G、5G芯片,所以就导致苹果与高通和解了,但是华为就会自研芯片。”周鸿祎说,这是不同公司的策略不一样,不能所有的公司都学华为,因为华为是学不来的。

  周鸿祎坦言,其对小米模式做了很多研究和学习,小米除了内部做硬件之外,所有的硬件都是小米投资的公司,每个公司都有一号位。“所以我做网络安全一直在想,护网、漏洞都是小公司做不了的,这些东西非我要做。网络安全的小公司特别多,以色列每年出来几十家新公司,如果没有生态链打法,自己去做毫无可能。”

  编辑:张靖超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