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用来活人祭祀的锋利短刀:颜色绚丽的黑曜石短刀

  公元1492年,当意大利籍探险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抵达北美洲发现新大陆之前,那里已经居住着近500万人(印第安人和玛雅人)。若往上追溯,可发现第一批当地居民为公元14000年生活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克洛维斯人(即北美第一批史前古印第安人Paleo-Indian),他们为后世留下了一些极有意思的文化物质遗产。克洛维斯文化遗址中发现了数千件文件,包括长矛头、刮刀、石刀、骨头刀、象牙刀。这一高度发展的文明为后世留下了美洲最久远的、最大量的史前文明遗产。从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当时的一部分刀是用燧石制成,而其他的则是采用了黑曜石作为原材料。

  北美第一批古印第安人-克洛维斯人正制作石制兵器

  克洛维斯遗址留下的黑曜石矛头和玛瑙石矛头

  克洛维斯史前文明留下的骨刀和骨矛头

  燧石为硅质岩石,质地坚硬,由玉髓、石英、蛋白石等结合而成,多为结核状石灰岩形态。黑曜石,看上去跟黑色玻璃相似。却是由不同年代的火山熔岩迅速冷却后形成。

  成功复原的史前时代各种木柄黑曜石短刀

  这两种岩石中都有一种叫中性长石的成分,分为两种颜色:灰色—闪长岩类,黑色—辉长岩类。闪长岩为花岗岩的主要岩石类型之一,由长石晶体构成;辉长岩是以粗粒辉石为基础的岩石;流纹岩,其化学成分与花岗岩相同,呈玻璃质;斑岩呈紫红色,多由中性长石构成;粗面岩,摸上去质感特别坚硬。

  黑曜石不同于燧石,塑形并不是用猛力敲击的方法,而是通过施压成型,这过程可比敲击困难得多了。但做成的刀身却也因此拥有了强大的切削力和劈砍力,不逊于用钢铁制成的威力十足的刀具和箭镞。这些刀身全部安装于鹿角或兽骨、木柄制成的刀柄上,而刀柄上的装饰图案则根据部落间的不同习俗而有所不同。

  成功复原的玛瑙石短刀

  黑曜石在南美洲的印第安文化中,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在西班牙人踏上那片土地之前,当地最大的印第安部落阿兹特克族,其神话中,地球母亲特利卡尔就是最初因为体内注入一把黑曜石刀而怀孕生育了月亮女神科由尔齐圭(Coyolxauhqui),后来又生育了400个儿子,变成了南部天空的群星。

  而且,在阿兹特克族的祭祀文化中,仪式一般由一名主祭司用锋利的黑曜石刀剖开奴隶的腹部,挖出跳动的心脏献给太阳神。尸体则被抛下祭坛。由牺牲者的捕获者带回肢解吃掉。由此可见,黑曜石在古印地人的文化中,不仅仅只是赋予其生活上的意义,更是在他们的信仰与文化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令人惊奇的是,这种黑曜石从历史迷雾中走出来的材料不仅在史前时代为北美印第安人所使用,直到19世纪的后期,它依然被印第安人所使用。要知道,在别的大洲其他文明古国,冶金术早在公元前3000年时便已出现了。

  早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史前人类便已经掌握了凿制燧石的基本方法,即将两块燧石用力互相撞击以塑形。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也发现了人工生火的存在,也开始猎杀大型动物。随着文明的进步,史前人类所掌握的生产技术也随之逐步发展。从考古收集来的各种史前人类留下的燧石碎片中,我们也发现了更深入的相关资料,那时代是北美驯鹿广泛分布北半球各地的黄金时期,也是史前人类制作骨制工具的鼎盛时期。因为考古已找到了大量以各种骨头为原料而制成的工具和刀具,其中以骨制鱼叉和骨针最为常见。同时,这也是制作精细石器的顶峰时期。

  用力互相撞击两块燧石以赋形制作燧石刀

  成功复原的鹿角刀柄黑曜石匕首

  可以说当时的史前人类的石制刀具是一项无与伦比的伟大发明,刀身被恰到好处地装在了刀柄之上,而这刀柄的取材范围也是宽广无比,更常以特别的艺术形式来表现。这些远古石制刀具虽然制造于久远的史前时代,但其漂亮的外表和原创性依然得到后世刀匠们的推崇,其实用性更是不用怀疑。我们的祖先史前人类极会就地取材,尽最大所能利用狩猎捕杀的动物尸体的每一个部分,如肌腱、骨头、兽皮、牙齿、猗角等都得到了有效地利用。而在掌握了木头和石块的应用方法之后,史前人类工匠们更加不用担心制作刀具的材料缺乏,大自然中有着丰富的资源以供使用,而他们也从不会缺乏制造的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