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的银行,奋起超越还是步人后尘?

  所谓后来者居上,互联网金融机构相对银行大概便是如此。银行没有抓住互联网转型的先机,待到醒悟时,已然落后,此后便步步落后,最终选择与互联网巨头合作。当互金行业诞生不久时,传统的商业银行并未对其投予过多关注。

  战略层面虽不重视,业务层面压力却扑面而至——宝宝理财对储蓄存款的冲击、P2P高息产品对理财资金的冲击以及第三方支付对收单业务的冲击。2013-2014年,银行个人金融部率先行动起来。

  工行上线了电商平台,但直至2015年3月才发布e-ICBC品牌升级,宣告全面启动互联网转型;

  招行于推出类P2P模式的小企业E家,为投资人和融资人(中小企业为主)提供金融服务平台,截止2014年末,注册用户为54万;推出国内首家微信银行;发力“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至2014年末用户数为3613万户;

  平安银行推行零售大事业部改革,依托平安集团全牌照、多场景资源进行交叉营销,但直至2016年7月,才在全行层面确立零售转型战略;

  ……

  不少银行则对标余额宝,推出宝宝理财;声量最大的,要数直销银行,但仍然局限于个人金融部门,局限于将线下业务搬到线上,对数据、场景等更为底层的东西,视而不见。

  同期,互联网巨头在干什么?

  2014年春节,微信钱包上线,第三方支付进入双巨头争霸时代,争的是场景,背后是数据;

  2014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为互金行业注入强心剂;

  2014年双十二,全民陷入线下扫码购物狂欢,移动扫码对线下收单的替代加速;

  2015年上半年,首批五家民营银行全部开业,八家个人征信机构纳入试点;

  2015年6月,支付宝进行大幅改版,摒弃了工具型产品思路,确立了生活服务平台的定位,开启了场景化、生态化布局之路。

  ……

  银行忙着建APP,理顺流程,把业务从线下搬到线上;而互联网巨头已在拓展外部场景、整合内外部数据、迭代大数据模型甚至成立个人征信机构,两年后的金融科技转型有了雏形。

  此为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2015年,是银行业经营最困难的一年,行业净利润增速降至2.43%的低点,不少大银行利润增速不到1%,全靠少提拨备维系正增长的体面。

  进入2016年,银行告别黎明前的黑暗,净利润增速回升,终于能够腾出手来全力推进互联网金融转型;此时,强监管奇袭互联网金融,自营业务空间受限,互联网巨头谋划向金融科技要出路,尝试用科技赋能金融。

  这厢银行憋足了劲要大干一场,互金巨头则释放握手言和的信号,开始银行是不屑的,尤其反感“赋能”两个字——论技术积淀,谁赋能谁,还说不好呢。

  但总有吃螃蟹者,并尝到了好处——流量的好处。

  以芝麻信用的早期推广为例,早期吃螃蟹的趣店(来分期)、马上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等,说好是与芝麻信用合作,却意外被支付宝的流量砸中了头,爆发式增长,相继成为消金界的黑马。

  尝到互联网流量好处的还有招行。2016年,招行明确“移动优先”策略,大力拓展“轻”渠道获客,推出诸如滴滴联名信用卡等产品,当年新增信用卡发卡量1114万张,创历史新高,其中,仅滴滴渠道就贡献了125万张。

  率先与互联网平台合作的银行,在流量层面尝到了甜头,引得更多银行张开怀抱。2017年,银行业共计派发1.23亿张信用卡,其中近2000万张来自互联网平台。

  2017年,以五大行(工农中建交)牵手五大巨头(蚂蚁、腾讯、度小满、京东、苏宁金融)为标志,合作就成了主流。

  在流量的纽带下,战争尚未真正打响,银行就与互联网机构握手言和了。

  作者: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来源:洪言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