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穿越,你最愿意去中国历史上的哪个时代?

  如果穿越,希望你去一趟民国,在清朝倒下、民国建立那历史大变局时代走一遭,那里有异样的风景,有天不管地不管的空气,而最关键的是,那里有别样的人生。

  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婚姻和老婆,你可以像蔡元培先生一样,身边永远只有一位妻子,不花心,不纳妾,夫妻恩恩爱爱,自律到人家敬佩,高洁到坦坦荡荡。你也可以像徐志摩一样,把朋友的妻子谈成自己的妻子,朋友不但不吵不闹不上诉,还会为你的婚礼,送上一份厚礼;你可以让中国最大的博学鸿儒梁启超在婚礼上给自己上一课,骂自己一通,他还照样给你认认真真证婚,人家边骂,边成全,边理解,在骂声中抱得美人归,既得利又得名。你更可以像齐白石,12岁就开始拜堂成亲,到了92岁,还在张罗拜堂成亲,成一辈子亲,找成群的妻妾,生一箩筐小孩,把一生活成一个童话。

  你可以像苏曼殊、李叔同,在国学里玩通,又到西学里弄透,把文化和艺术玩得团团转,琴棋书画诗词印,行行人家都望尘莫及,你学得没东西不通,你无师自通,无所不通,没什么能拦住你,你玩累了,倦了,就把头发一剃,出家当和尚去,在青灯古佛间去体味另一种高深,倘若受不了修行之苦,还可以回来,照样当“糖僧”,还俗开戒,胡吃海塞,将自己变成一个“吃货”,也没谁会在道德高空绑架你。

  你可以像林徽因,让一个个才俊佳公子在自己的身边围绕,缱绻不散,让生活有清风、有明月、有雨水、有阳光,永远活在人间四月天。即便是结了婚,明花有主,自己的隔壁还会有一个儒雅的学者,单身而固执地守着,从清晨到傍晚,从傍晚到清晨,像一团永远也不会离开的空气,给你温暖,为你呼吸,不离不弃,直到你老去、死去。

  你可以像鲁迅,把自己一生活成文学和思想,写那些充满格言的文章,让一大群文学青年陪伴在自己左右,成为意见领袖,无冕之王。你可以逮谁骂谁,骂得浪声一片,骂得名声四起,骂得名言迭出,骂得人家仓皇逃跑,在骂声中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在骂声中成名成家,大声地骂,自由地骂,骂得有人回骂,骂得天下皆知,也骂得天下闻名。

  如果你不想骂,你就学学林语堂,用纯粹的中国式幽默,自得其乐地享受着生活的艺术,进行一场人生的盛宴,管他人世间什么京华烟云,我自啼笑皆非。还可以像胡适,人家骂,我连回声都不屑,只是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死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不乱谈,不虚妄,认认真真做一辈子正人君子。

  那个时代,多么短暂,但那些饮食男女,却是如此性格鲜明,让人印象深刻,他们各有千秋,各具特色,那些疯疯傻傻,那些恩恩怨怨,都是话题,让后人津津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