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被冤杀,权臣把持朝政,看汉武帝曾孙如何翻盘

  元平元年(前74年),众生伏地,四方来贺,大汉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真龙天子。

  征和二年(前91年),戾太子刘据陷于巫蛊之案,连坐多人,尚在襁褓的皇曾孙刘病已也被收系郡邸狱(汉时诸侯王等在京中邸舍临时设置的羁狱)。后元二年(前87年),依武帝遗诏,将其录入皇家宗谱,收养于掖庭。

  汉武帝

  生于帝王家,流窜于市井。这个传奇帝王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适逢掖庭令张贺曾是刘据家吏,刘病已受其父荫蔽,得以读书习字。熟读诗书礼易,广交八方游侠;闲时走马斗鸡,流窜街头巷尾。于市井嬉戏间体验民生疾苦,辨别闾里奸邪、吏治得失。少年时的市井生活教会了他“吏不廉平则治道衰”,在其即位完成集权后颁布诏令”‘有功不赏,有罪不课,虽唐虞犹不能化天下”,效果显著,史称“汉世良吏,于是为盛,称中兴焉”。

  或是上天有愧于这个占了皇室身份却从未享受过皇室待遇的孩子,在刘病已十八岁这年送给了他一份大礼。

  元平元年(前74年)汉昭帝无嗣驾崩,昌邑王刘贺登基为帝。时权臣霍光把持朝政不满其荒诞无道的作风,领百官废黜刘贺。依下吏邴吉建议,霍光以血统为由,从掖庭接回病已,并上奏上官太后,推崇刘病已接任帝位。七月庚申日,十八岁的少年就这样带着不可思议和喜悦,被别人推上了皇位。

  汉宣帝

  潜渊的幼龙,终于长大重回深海。既是帝王卧榻之侧,又岂能容忍他人酣睡?一个具有政治才能的帝王和掌控全局的权臣,又怎能和平共处?

  本始元年(前73年)正月某日,殿上正在上演一出君臣和睦的戏码。霍光请求还政于君,宣帝断然拒绝,更是对霍光大肆封赏以表信任。暴风雨来临前平静的海面下总是激流暗涌,君臣间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丝毫不让。

  霍光像

  权野斗争,一切皆可做为资本,年轻亦可。纵使霍光计谋无双,可时光却是丝毫情面也不讲的。地节二年(前68年)三月,霍光病逝,黑发人送白发人,年轻的帝王成功熬走了这位权臣。从此,帝王成为了真正的帝王,九五之尊。

  大权在握后的宣帝并没有忘本,降盐价,免赋役,派臣下巡行天下,打着观各地风俗民情的幌子,察看吏治得失。赐众民爵牛酒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大汉在宣帝的治理下,社会和谐,经济繁荣,综合国力最为强盛。

  作为一个合格的帝王,仅仅大汉国泰民安已经不足以满足这位帝王了,于是他将眼光投到了广阔的西域。神爵元年(前61年),西羌反叛,宣帝征集兵马,讨之。次年,西羌降服,同年匈奴遣人来贺,以示友好之意。为了加强对西域各国的控制,宣帝下令于乌垒城设西域都护府。五凤四年(前54年),匈奴称臣,单于遣弟来京为质子。自此,众生膜拜,四海皆臣。

  西域都护府

  除权臣,重民生,踏西域,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他想。

  黄龙元年(前49年)冬,使得四海升平,八方称臣的中兴之主于未央宫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享年4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