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凌拓CEO:做合资公司难,联想和NetApp为什么还要做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冯庆艳 刘玉静“联想要和NetApp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正在寻找掌舵者?”当猎头找到时任埃森哲董事总经理的陆大昕时,他连连摆手,3月25日,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陆大昕说出当时的想法,“在中国做合资公司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太难了。”然而,如今陆大昕已经就任联想凌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联想凌拓”)首席执行官近两个月了。

  2月25日,联想和NetApp的合资公司联想凌拓正式成立,陆大昕也从原来的合资公司项目组成员变身为这家公司的CEO,开启了他的新一段较为冒险的职业生涯,此前陆大昕的履历光鲜,先后就任爱佩仪光电高级副总裁、甲骨文大中华区ISV/OEM销售总经理、SAP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平台解决方案总经理、埃森哲董事总经理。这一次,他缘何选择这家致力存储及数据管理市场的合资公司?

  在陆大昕看来,全球企业都在通过并购等方式让IT集成度越来越高,与此同时,大家都加快了上云的步伐,阿里、华为、腾讯这些企业探索云业务更为主动,甲骨文这样的企业也在内外因下不断向云转型,而去年全年年均的中国存储市场增长率在15%左右,加之5G数据爆发时代来临,存储及数据管理这个低调沉默的TOB市场显然“是一个不断增大的蛋糕”。但除此之外,陆大昕就任联想凌拓CEO也有机缘巧合的故事。

  CEO人选的难题

  联想和NetApp选择这时候走在一起,陆大昕称“是一个好的时间点。”

  陆大昕看到,如今的IT发展处于一个转折点上,从中国、美国乃至整个世界范围内,整个IT行业的集成度越来越高,主要体现在并购案上。

  最早的是2005年,甲骨文以103亿美元收购仁科,对此比较了解的陆大昕坦言,“当时业内所有人都不看好这桩并购,”后来,甲骨文还收购了很多小的、非常细分的数据库公司,比如2015年收购芬兰Innobase,2016年又收购了Sleepycat,后来又收购了TimesTenIn-MemoryDatabase。这就让人看到,通过并购,IT集中度越来越高。

  2016年,戴尔对数据存储公司EMC的600亿美元收购交易完成,这些都让IT行业的收购变成了一种常态,“这也是一个必然趋势,”陆大昕对记者说,“中国也在往外走,这类并购也不少。”

  IDC中国整体存储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市场市占率排行中,NetApp市占率为3.2%,联想市占率为4.5%。华为、DellEMC、H3C则位居前三。“NetApp和联想的市场份额都不多,加起来7%多一些,这也正是两者选择走在一起的原因之一,”陆大昕透露。

  联想早就在寻找一个在数据管理上的合作伙伴,NetApp也在寻找在一个服务器和计算平台上的合作伙伴。两者各自的优势在他们看来是“互补”的。但NetApp和联想,一个纯外资,一个中国本土企业,想一起做一家合资公司,CEO的人选成了敲定合作后的首要难题。

  猎头找到陆大昕时,陆大昕认为,合资公司涉及到的因素太多,太难做了,当时他就直接拒绝了。后来联想高管、NetApp高管亲自与陆大昕面谈,事情才出现了转机。

  先是联想高管找到陆大昕谈,后来谈的是NetAppCEOGeorgeKurian,机缘巧合的是,GeorgeKurian和ThomasKurian是孪生兄弟,而ThomasKurian和陆大昕彼此很熟悉,早前陆大昕在甲骨文担任大中华区ISV/OEM销售总经理时,ThomasKurian当时担任甲骨文产品开发执行副总裁。

  因此,陆大昕和GeorgeKurian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交流非常顺利。陆大昕对GeorgeKurian雷厉风行的领导风格颇为佩服。GeorgeKurian担任NetAppCEO以来,在NetApp推进了大量改革,更主导了和联想的战略合作。2018年9月,George还专程到中国来,在联想的技术大会上,和杨元庆共同宣布了战略合作及成立合资公司相关事宜。

  与两大股东谈过后,陆大昕对合资公司的轮廓有了清晰的认识。

  陆大昕在过去的职业生涯里一直在考虑,如何将国外的先进技术和中国的本土优势结合起来,包括设立合资公司,把中国的运营、业务装在合资公司里,以及怎么把国外的先进技术本地化。“而这次联想和NetApp的结合,正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陆大昕说。虽然困难重重,他有了尝试的冲动。

  合资公司正式成立之前的3-4个月,陆大昕就已经在项目组里工作,自2月25日正式成立以来,陆大昕任联想凌拓CEO也已近两个月了。

  合资公司的轮廓

  2019年的一个明显变化是,企业都加快上云的步伐。阿里、华为、腾讯等都在主动探索云的业务,甲骨文也在不断向云上转型,去年有消息称甲骨文和腾讯合作在中国建一个新的数据中心,但后来这个合作没有成行。

  相对于阿里、华为这些已展开合作的巨头,更需关注的是,与同样深耕多年的新华三、中科曙光、浪潮等本土对手过招,联想凌拓的机会在哪?

  谈起两大股东对陆大昕的KPI,只有一句话即,“三年内做到中国市场的前三。”陆大昕称,目前两者的中国份额占比加起来位于中国第五,稍微好一点的季度会排在第四,前进两个名次难度显然也很大。

  中国的存储市场与海外有差异,那是有很多本地的方案提供者在中国。除了常规的国际厂商,本地厂商包括新华三、中科曙光、浪潮等的地位也均稳若磐石。尤其在联想凌拓想进一步开拓的政府领域,浪潮、中科曙光等均与其存在明显竞争。

  联想凌拓在北京有两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位于西北旺,另一个位于侨福芳草地。侨福芳草地原来是NetApp中国区总部的办公室,如今成为了合资公司的办公地。公司下设销售部、技术部、产品与市场部及服务部等部门,正在筹建研发中心。

  陆大昕告诉记者,目前合资公司团队规模在200人左右,有一部分是从联想过来的,有一部分就是NetApp中国区总部的人,也有从社会招聘来的人,目前公司还在不断招兵买马,尤其是新组建的研发中心。目前CTO已经到位,研发中心团队初期规模将有几十人左右,但依然急需补充技术人员,这是他目前亲自抓的头等大事。

  陆大昕称,合资公司是独立运营、独立核算的公司,联想和NetApp占股分别为51%和49%,董事会里,联想委派了4名董事,NetApp委派了3名董事。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数据中心业务集团中国区总裁童夫尧出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合资公司拥有独立性,盈利则是两大股东按股份比例进行分成,”陆大昕透露。

  虽然合资公司独立运营,但陆大昕要考虑的依然很多,包括如何把Ne-tApp的技术优势与联想的渠道优势,整合出1+1〉2的效果。比如后台的运营系统方面,公司需要和联想及Ne-tApp双方进行对接。显然这是所有合资公司普遍的一个痛点。这也是他之前在猎头找到他时,他表示拒绝的关键原因之一。

  陆大昕需要将NetApp的技术本地化来适合中国市场需求。他看到,在全球存储市场排行第三的NetApp在中国所占份额显然不多,这跟NetApp的技术在中国没有很好的本土化有极大的关系。

  中国市场又很特殊、市场发展很不均衡——中国有很领先的、走的非常快的企业,已经在积极拥抱这种变化(上云的服务)。但目前的中国有很大一部分企业还处于存储及数据管理的“史前时代”,陆大昕透露,大量企业连ERP和on-premise架构都还没有,甚至公司接触到很多客户、一些上市公司,难以想象的是,他们的一个后台自开发超过150个独立应用,运行在各个不同的平台上。而这类比较滞后的企业,至少占了整个市场的20%至30%。

  陆大昕认为,这类企业就需要将NetApp的技术进行本地化,针对需求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记者看来,这就如同一个处于“饥饿状态”的人,急需“红烧肉”以解燃眉之急一样。

  但另一面,从存储市场结构上来看,目前低端产品占17%或18%,中端占将近60%,高端占20%左右,“中端和高端市场潜力巨大,这也是联想凌拓重点瞄准的一个方向。”陆大昕称。

  联想凌拓也在押宝5G时代。2020年,5G在中国商用。5G技术一旦大规模商用,那么势必会带来数据爆炸式的增长。

  陆大昕告诉记者,他本人最早在通信行业,他见证了整个通信行业从最基本的移动通信、从模拟的大哥大发展到今天的历程。1997年,他是中国第一批做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SM)的人。那时候,一个手机承载的信息量除了打电话就是短消息,一条短消息140个字节,最多发70个汉字,现在发一个朋友圈都不止这个数据量。

  “5G的出现,不仅仅是满足个人手机的需求。手机已经变为次要的,如果仅考虑人的通讯和需求,4G已经足够了,5G带来的是物联网智能终端,一定会有5G的通讯模块。”陆大昕称。

  陆大昕补充道,“5G数据大爆炸时代,更需要拥有数据存储和管理能力的企业,这也正是联想凌拓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智能数据管理解决方案和服务企业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