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AI能否“武装”服务机器人?

  第七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以下简称“上交会”)于2019年4月18-20日在上海举办。本届上交会重点打造了浸入式AI体验交流平台(4号馆),全面展现各个垂直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生活中的场景。

  为高度配套上交会人工智能专区,体现 “技术,让生活更精彩”的核心理念,“第二届人工智能——中国国际服务机器人创新发展大会”于2019年4月19日下午举办。大会现场吸引了300多位国内外行业内听众,十多位来自政府、学界、企业的专家作出精彩演讲,共同探讨AI在服务机器人领域的应用。

  “服务行业智能化”大势所趋

  随着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蓬勃发展。正如工业机器人旨在工业领域代替工人,服务机器人则尝试在服务业中代替人力。比较常见的扫地机器人、炒菜机器人等,都属于服务机器人的范畴。参会专家、企业家纷纷表示看好服务机器人在中国的发展前景。

  嘉宾首先提出,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改变。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于2011年达到峰值,自2012年开始逐年下降,未来劳动力人口还将不断下滑。同时,人口老龄化加速加深,预计到2025年,六十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亿,成为超老年型国家。会上,猎户星空科技有限公司CSO王兵预测:“中国在十年之内会成为劳动力奇缺30%的国家。”人口结构变化造成的劳动力短缺,为服务机器人行业创造了广阔的市场。

  其次也出于成本考虑。伴随经济发展而来的劳动力成本提高,是企业必须突破的困境。王兵这样形容:“首先招人困难,招了以后培训困难,培训了以后长期保持高水准的服务也很难,离职之后找替代的员工也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而机器成本越来越低。例如,擎朗智能公司制造的无人配送机器人每月租赁金只需2970元,大约是一二线城市人力成本的一半。公司CEO李通说,海底捞一个人的综合成本大概在6-8千,“我们现在3千块一个月就可以达到”。

  中国未来劳动力短缺且昂贵的必然趋势,使得“服务行业智能化”成为大势所趋。服务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的最佳载体,而机器人逐渐替代人力,需要人工智能的支撑。这个过程依赖多个人工智能技术企业的共同合作,有的企业做机器人的“大脑”,有的则做机器人的“眼睛”和“腿”。

  AI如何“武装”服务机器人?

  机器人的“大脑”指的是后台的人工智能能力,即包括搜索、语音识别、语音理解、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分析在内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小i机器人就是为机器人提供“大脑”的企业。创始人兼CEO朱频频说,“小i自己不生产硬件,但是我们和很多硬件合作伙伴对接,希望把人工智能的能力赋予给这些硬件。”他举了一个例子:在银行催收或催还信用卡服务中,假设人工电话催还成功率为100%,普通机器人“通知式电话”只能达到50%,人工智能“交互式电话”则能达到95%,成功水平非常接近于人。如今,这种外呼电话在催收、客户关怀、市场营销和信息通知等方面已经有比较广泛的应用。

  此外,还可以用虚拟机器人的方式,把机器人的形象嵌入到任何一款硬件中,例如人民日报的大型终端,把虚拟形象的机器人嵌入到智能大屏中。大屏平时是一台轮播信息的广告机,只要有人站在前面,它就可以识别人脸,弹出一个漂亮的虚拟机器人。正如朱频频所说:“机器人就是人工智能最好的载体,而服务机器人对人工智能的要求会比较高,所以人工智能跟服务机器人的结合会非常好。”

  机器人的“眼睛”和“腿”,指的则是自主导航系统。思岚科技致力于提升机器人的自主运动能力——“如果说小i机器人侧重于交互,思岚科技则侧重于导航”。CEO陈士凯介绍:“我们在一个商场中放了一个机器人,机器人第一个感觉就是我到底在哪里,我下面的任务要去什么地方。这就是自主定位导航重点要解决的问题。”他介绍了“SLAM技术”——让机器人通过探路形成地图信息,从而认识环境。在此基础上,结合传感器数据、算法优化改进、闭环检测、障碍物规避等,把这些技术方案打包成一个 “通用型”的服务机器人。目前使用这个解决方案的合作伙伴已经遍及全国各地,建图超过1千多万平。

  AI技术的发展,使得服务机器人可以在许多场景中发挥用武之地。云迹科技创始合伙人兼CPO应甫臣展示了酒店送物机器人,方立数码科技CEO杨攀攀介绍了建行机器人大堂经理,深兰科技CSO王昕磊则介绍了公司的酒店服务机器人、兜售机器人等产品,他以八个字总结:“人工智能,服务民生”。

  服务机器人崛起?这些问题需要解决

  尽管市场缺口巨大、企业的技术也在不断更新,但服务机器人目前仍然没有大面积普及。猎户CSO王兵提到,我们今天的AI还在早期,所以“机器人放在一个真实场景的时候,并不是马上就能够有用,一定要通过类似互联网的手段去收集、产生数据,进一步了解用户的需求,不断迭代,改进算法,改进软件和硬件,让它变得更加灵活。”

  此外,产品在实际应用中用户体验往往还不是特别好、不能让用户真正满足。成本也是一个问题:“比较好一点的商用服务机器人,最终到用户手里的时候价格可能在十几万。”

  在会议后的圆桌座谈环节,嘉宾们探讨了“服务机器人商务落地中,如何找准商业场景”的问题。例如在陪护和银行业务这两个具体场景中,如何抓住用户痛点、找准服务机器人的定位仍然需要思考。

  目前,中国的机器人行业发展迅速,很多产品在国际上领先,机器人公司的体量、落地场景甚至能超越欧美。圆桌座谈中,嘉宾们也共同探讨了服务机器人全球商业化应用,部分企业期望在海外市场“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