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我和老齐都挺好

  360 的大安全,为何放走了奇安信?

  2011 年,就在 360 在美国上市的前夕,周鸿祎「运气不好」,碰上友商写检举信,主管部门要来做调查。老周就和搭档齐向东商量,自己去美国,齐则在国内盯着应对检查,这一盯,就盯到上市的前一天。老周打电话给老齐,问能不能坐飞机赶来参加上市仪式?他回忆,齐向东当时特别想来,但犹豫之后说,一百个头都磕了,别差最后一哆嗦,还是留在北京吧。当纳斯达克的钟声响起,周鸿祎的身边却没有多年来的老战友,公司公认的二号人物齐向东,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1964 年生人的齐向东,比周鸿祎还年长 6 岁,曾在新华社工作 17 年,是新华社系统中最年轻的司局级干部之一,他和周鸿祎相识在 1999 年,彼时后者还不到 30,刚从方正离职创办 3721,3 年后齐向东从新华社离职,去 3721 任总经理,开始了两人十余年的搭档生涯。

  2005 年,周鸿祎从雅虎离职后,开始了投资人的生涯,而齐向东则创办了奇虎,第二年,想念创业的周投资了奇虎,并成为公司的董事长,之后两人风雨同舟,开创了免费杀毒,打过了 3Q 大战,敲钟纳斯达克又在私有化后回归 A 股。

  对 360 来说,齐向东是重要的,但在外界,比起常出现在聚光灯下的周鸿祎,齐向东的存在感少了很多。底色为绿的 360,只衬托出了红衣教主这一朵红花。所以不久前 360 宣布转让奇安信股权并收回品牌授权时,才会甚嚣尘上,一个四年前就已开始的进程突然引起关注,解读困难就会引发各种无端的猜测。

  齐向东想要什么?他不缺钱,2016 年 360 完成私有化时,他就套现了差不多 37 亿元。但已过天命之年的他,作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能够带领一家公司上市 C 位敲钟,却是堪称人生成就的梦想。周鸿祎说,老齐跟他多次唠叨这件事情,从在 2015 年创办奇安信,到最近在谈论资本的可能性时,重要的不是钱,而是想自己做一把。虽然从一开始,奇安信就带着 360 的烙印,但掌舵人一直是齐向东,这次转让股权,对周鸿祎来说,就是最后帮老战友一把,为奇安信的上市扫除障碍。

  对周鸿祎来说,相当于又做了一次投资人,不过这次没有自己变成董事长,而是套利 30 来亿,还是赚了,收回品牌后,也不会出现,一个项目两个 360 来竞标的尴尬事,他也能没有拘束地去铺开大安全战略;对齐向东来说,这几年奇安信没少烧钱,越早能上科创板越好,按国内规则,360 集团投资奇安信,存在同业竞争和利益输送的嫌疑,如果不转让股份的话,就要去做股权梳理,上市又要晚两年,何况股权转让的钱也不用他出。

  对周和齐来说,都挺好。

  老战友间「和而不同」

  老周做生意的思路很跳跃,大家收费他免费,做着还做出了智能硬件、金融和直播,堪称安全企业中的一朵奇葩。但对于政企安全市场,从一开始,老周就看不上,这是他和齐向东不同的地方。

  时至今日,周鸿祎对政企安全市场的评价也只是有潜力。目前整个政企市场盘子不过 100 亿左右,而 360 在 2018 的营收就已经达到了 131 亿元,至于政企市场的利润,用周的话来说,还不如一部游戏赚钱。

  更让老周不太能接受的,是这个市场的现状。无论政府部门和企业,对安全都不够上心,在美国,IT 投入的十分之一左右被用于安全,在国内,有时候有没有都是问题。而有采购项目的政企,往往倾向于买硬件应付检查,机房里放个盒子就安心了,至于有没有效果,不清楚,也不太关心。

  需求影响供给,当客户关注的不是疗效而是安慰,老中医就比西医吃香。在周鸿祎看来,国内的网络安全企业大部分都在打同质化的价格战,产品缺乏创新,销售要靠关系,就像一个竞争的泥潭。至于卖的防火墙能不能拦住攻击,不能说没用,但这种特别想卖产品的心态,老周就不想和他们竞争。奇安信几年时间,从数百人扩充到 6000 人,营收做到 20 亿,固然齐向东的能力不容小觑,但从周鸿祎的角度来看,让 360 烧掉 50 亿去参与这种竞争,并不值当。

  周鸿祎所希望的,是像曾经免费杀毒颠覆 PC 端的安全市场一样,用大安全的生态,去颠覆现在的政企市场。360 的 131 亿营收,全部来自于广告、游戏和智能硬件,但老周却坚持认为,360 是国内最好的安全公司,原因就是 360 的在网络安全能力上的优势。

  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指标上,一个是挖漏洞,另一个是发现 APT 攻击。为什么 360 在这两点上比友商要强呢?从年报数据来看,360 的 PC 安全产品市场渗透率达到 96.98%,平均月活用户超过 5 亿,PC 浏览器市场渗透率为 82.11%,移动安全产品的平均月活用户为 4.63 亿,惊人的渗透率使得 360 拥有海量的网络安全大数据,安全专家再配合人工智能的技术,挖掘漏洞的能力远超其他安全企业。

  对一家安全企业来说,假如都不知道哪里有漏洞,没有相应的威胁情报,那么防火墙产品就接近于不设防。奇安信的拳头产品天擎,使用的就是来自于 360 的威胁情报和数据能力。老周用入室盗窃做比喻,如果只有内部摄像头,不一定能抓到人,但如果街上的摄像头也都调用了,行迹就容易找到多了。随着网络的一体化,网络攻击最终会落实到对个人的攻击,而只有通过全网大数据才能发现攻击链的存在,实际已经有许多安全企业在合作使用 360 的安全大数据,除了收费外,还要将数据反馈,进一步加强 360 的安全大数据,这是其他安全公司短期内无法模仿的核心能力。

  类比考试,如果闭卷能打 60 分,有了安全大数据的企业,就像是在开卷考试,能考到 90 分甚至更高。但假如考试的目的是及格就好,那 60 分和 100 分就没有差别,买谁的防火墙都一样。所以从 2016 年起,360 就在做网上朱日和,包括公安部的护网行动,为什么 360 对这件「没油水」的事情这么积极呢?因为这种实际演练,会不断提高政企对安全的认知和要求,应付检查的及格水平不行了,领导都要承担责任,倒逼政企必须要做到 100 分。

  老周觉得这是件「高大上」的事情,考核的模式变了,中国的整体网安水平提升,真正优秀的公司脱颖而出,整个行业都能收益。当然也包括 360,安全大数据的作用凸显,老周的大安全就能做好生态,安全企业找 360 要大数据授权,360 也能往外推荐产品,无论是奇安信,还是绿盟,启明星辰的,对于不错的企业,比如老周觉得山石网科的防火墙做的不错,不久前就投资了。

  几天前 AI 财经社发文说老周是贾跃亭,老周特别委屈,自己怎么就成了贾跃亭呢?贾的生态在他看来就是产业链通吃,老周做安全生态,可没想过亲自下场去和绿盟、启明星辰等肉搏去,那是老齐做的事情,早在 2015 年奇安信成立的时候,两人就说好了,品牌和数据能力,360 提供给奇安信,2B 这部分的业务,让奇安信去做。哪怕转让股权后,360 又开始做政企安全,打法也不会是再复制一个奇安信,老周自己就说了,那比奇安信都要晚三年了,何况前面还有绿盟等一批老大哥呢。

  谁会是下一个「2 号位」?

  周鸿祎回想当年,和老齐意气风发的故事,一个重要的心得是,还好当年 360 不够大,业务单一,两个人才能足够专注。

  美国有本书叫《2 的力量》,老周看过,也和人讨论过,创业这件事情,有从 0 到 1,也有从 1 到 n,前者开创后者发展,就像乔布斯和库克,周鸿祎和齐向东。2015 年齐向东开始做奇安信,实际就已经在脱离 2 号的位置,这两年周鸿祎也在试图寻找这样的 2 号位,但一直也不理想。

  除了周鸿祎自己的挑剔和严格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比起以往专注做免费杀毒的 360,现在的 360 集团业务太多,安全、搜索、游戏、智能硬件都在做,这样全能的 2 号位太难找了。

  于是老周开始考虑找多个 2 号位,每个业务一位,直接和他负责。但随着业务的继续延伸,老周自己先撑不住了。1 号位的角色在于战略思考,必须有思考的深度,才有方向感,那需要对用户、对市场很了解,才能做好很多事。老周曾经一周七天,每天工作 10 个小时,但当有 4 个智能产品都要他来拍板定型时,他同样 hold 不住,思考上的深度和广度都在急剧地下降。

  老周戏称,看来自己管不了太大的公司,要是有一万人的公司让他来管理,结果一定很糟糕。而老周和乔布斯的差距,也不是多少个齐向东就能弥补的。这种思考,进一步影响了周鸿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定位,与其寻找许多个 2 号位,不如让这些业务成为独立的创业团队,有自己的 1 号位和 2 号位。毕竟,创业者的对成功的渴望和主动性,是远高过打工者的,这一点老周、老齐都是如此。

  在周鸿祎的大安全战略中,是安全大数据和 360 安全大脑会是未来 360 集中投资研发的领域,也是其核心的能力所在,而其他的非核心的业务,则会陆续拆分。比如直播业务,就卖给了六间房。那么生态的其他部分要怎么补全呢?除了合作伙伴外,将业务拆成独立的小团队和投资外部的团队,将会是主要的方式,比如之前投资的山石网科。

  4 月 18 号在 360 儿童手表的发布会上,周鸿祎就盛赞了与之合并运营的 Kido 团队。他在之后的座谈会上,没有掩饰他对雷军小米模式的欣赏和学习,并表达了投资和扶持这样团队进入 360 生态的意愿。相比万人企业的 1 号位,对于 500 人以下的创业团队,老周感觉自己绝对可以做一个优秀的创业导师。

  从投资的角度看,奇安信就是成功的案例。比起老齐,老周更不缺钱,如果 360 的大安全战略进展顺利,让中国的网安市场进入新的篇章,在新的生态里,老周也投出了十多家奇安信这样的企业,成为又一个投资教父。比起敲钟,这大概是他更加期待的荣耀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抢购天猫精灵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