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谈“童书进校”:现象长期存在 有作家“假签名”

  郑渊洁微博发布回应。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4月19日,作家郑渊洁微博发文,就其未进入2018年度“童书作家榜”一事回应称,是自己主动拒绝入榜,原因在于“童书销售泡沫极大”,且称“有童书作者打着讲课幌子,进入校园向学生兜售童书”。

  今日(4月20日)下午,郑渊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据其了解“童书进校”现象长期存在,有作家、出版方采取其他隐蔽方式强制售书,甚至出现“假签名”。他呼吁社会关注此类现象。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我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

  2018年10月,教育部办公厅亦曾发布《关于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紧急通知》。通知提及,要特别关注各类‘进校园’活动有无夹带商业活动等问题,对违规在校园进行商业宣传活动,给学校、教师、学生摊派任何购买、销售任务,给学校、教师、学生分发带有商业广告的物品等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因“有童书作家入校售书”拒绝上榜

  新京报:制榜方联系你核对图书销售数据,你如何答复?

  郑渊洁:“中国作家榜”已举办十三届,我之前每年都会上榜。这次,是他们首次设立“童书作家榜”,以前童书作家都是和其他类型作家混在一起评选的。这次可能因为童书作家的销售数据比较大,制榜方来找我核实数据,因为我知道有些作家“进校售书”,所以当时主动拒绝上榜。后来,有网友看到我没上榜质疑我皮皮鲁图书的销量,我就回复他,把事情经过说出来了。

  新京报:为什么拒绝上榜?

  郑渊洁:因为我知道,相当一部分童书作家是由于去学校卖书,销量才很大,所以我拒绝上榜。这种现象现在很严重。

  新京报:你说“童书销售泡沫极大”,具体是什么意思?

  郑渊洁:童书销量逐年增高,在我看来,和作家进校卖书关系很大。童书作家进校卖书,不去大城市,而是去县级市和二三线城市。出版社、当地书店和作家联合起来,通过学校把童书强制卖给孩子,所以销量很大。

  新京报:你微博提及“十多年前被出版方拉去学校讲课,后发现有猫腻”。那次经历具体是怎么样的?

  郑渊洁:那次我从北京出发,到江苏一个县级市去。五天行程全排满了,上午去一所学校,下午又去另一所学校。一开始,我以为就是去讲课,后来发现实际是卖书。我发现后,和他们发生了冲突。比如他们不让我多讲,我说既然来了,就给孩子们多讲讲,谈谈写作之类的话题。他们就给我递条子,要我留出卖书时间,我就把条子上的内容当场念了出来。

  称“童书入校”现象长期存在

  新京报:这一现象长期存在吗?

  郑渊洁:这现象长期存在,近来愈演愈烈。他们的运作方式是这样的:书店方面和当地学校说,我能把某位作家请来,但你们必须买他的书。然后老师就会和孩子说,谁买作家的书,就能去听他的课。如果一所学校卖三千本,一天就是六千本,五天就是好几万本了。

  他们还用别的办法,比如由老师告诉孩子,周末让爸妈去书店,指定购买某位作家的书。买完先别把书拿走,在扉页上写孩子的姓名、班级,书店会把书送到作家入住的宾馆,让作家签名。等作家离开后,书才发给孩子。有时候,他们还会“假签”,由作家助手或出版社编辑来签名。

  新京报:“童书作家进校卖书”会造成什么影响?

  郑渊洁:我觉得有三大坏处。第一,降低国民阅读率。因为阅读习惯应该从小培养,但如果孩子读的第一本书,不是自己选择,或者看了倒胃口,以后可能再也不读书。书卖得好的作家,一般不会去学校,因为去学校讲课也很累。

  第二,可能扼杀年轻儿童文学作家的出现。现在的儿童文学作家,都是我们这样七老八十的人,为什么?因为学校要邀请有名气的作家,不要年轻作家来讲课。这样年轻作家没人关注,就不能冒尖。

  第三,可能腐蚀教师队伍。出版社现在批发销售童书,价格一般是四一折到四五折之间。全价卖给学生的话,这里面一部分的利润,可能会被学校获取。

  新京报:在你看来要规范、净化童书市场,具体该怎么做?

  郑渊洁:我觉得主管部门要加强管理。

  新京报:认为自己这么呼吁,会有效果吗?

  郑渊洁:光是我这么呼吁,根据上次经验,是没有效果的。希望媒体报道能起作用。

  新京报:以后还会坚持这么做吗?

  郑渊洁:如果这次没效果,下次还会继续呼吁。

  新京报记者 潘闻博 实习生 曹梦怡

  编辑 周世玲 校对 陆爱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