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高配思维”,暴露了你贫穷的根源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作者:曜珏

  1

  毁灭幸福感的,不是没钱,

  而是“高配思维”

  朋友吐槽,刚发了工资,就没了。

  我问,怎么回事?她说,都拿去还花呗了。

  工作三年,月薪过万,一分没存。上有房租贷款,下有宠物要养。5号交2000元房租,15号还1500元白条,19号还 4000 元信用卡。

  为什么要还这么多?她说,工作都这么憋屈了,干嘛还要委屈自己?

  所以,月光的她,入手一万多的iPhone Xs,又买了2000块保养品。

  与大多数人一样,她觉得,高质量的生活是努力花钱对自己好。

  殊不知,这种“高配思维”,毁了多少年轻人的自由。

  一名女子手提数个购物袋行走在英国伦敦市中心主要购物街——牛津街上。新华社/欧新中文(WILL OLIVER 摄)

  《2018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指出, 21.89%受访白领处于负债状态,月光,穷忙,无存款。

  更可怕的是,被远超当前经济能力的消费欲望绑架后,越来越多人不计后果,不择手段,直到走投无路。

  2016年 装满女大学生裸照的10G 文件包,将“校园贷”这颗毒瘤炸出水面。

  2017年 现金贷平台用户量迅速增长,市场规模高达5万亿。

  2019年 315 晚会曝光 “714高炮”。砍头息,短周期,高利息,却是无数人饮鸩止渴的安慰剂。

  写这篇文章时,我挺后怕的。

  因为我也曾经被 “高配” 的错觉欺骗过,总觉得要舍得花钱,对自己好一点。

  你现在喜欢不买,不然等四五十岁才来买吗?结果,背上三四万的欠款,从此告别安全感。

  我们以为,花明天的钱,可以完今天的梦,没想到,让梦破灭的,恰恰就是提前花完明天的钱。

  为什么我们会变得如此疯狂?

  消费者体验云闪付二维码扫码支付功能。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2

  为何我们会被“高配消费”绑架?

  高负债会让人失去自由和幸福感,可我们却在“高配人生”的幻想中沉迷。因为,我们的价值,一直都在被消费定义。

  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等一等,互联网》。24 岁小何,成绩优异,985大学毕业。农村出身的他,吃肯德基曾是最奢侈的享受。

  见到大城市丰富的物质生活后,他有点迷失。于是,他去买最新大厂旗舰手机,去旅游、买车,多有面子。

  然而,一度因为资不抵债的高配生活,欠下一二十万债务。

  现在,他月工资 3000 ,苦苦存钱还债。他还想读书,考研,改变命运,可是,

  “30岁前,我的人生不属于我自己。”

  小吉,22岁, 211大学辍学,挣钱还贷。

  读书时,他嫌南方的宿舍太热,没有空调。于是,每个月花1000块在校外租房,生活过得比同龄人滋润几百倍。

  作为一个学生,这本不是他能承担的生活。但,他继续借校园贷,结果欠债3万,连本带息要还5万。

  他说了一段话,让我很震惊。

  “我不恨那些平台,没有他们冒风险继续给我借钱,我就没法还清钱。”

  我觉得挺悲凉的。

  因为,“面子”让越来越多奢侈品,成为必需品。

  亚当·斯密在 《国富论》中写到,麻衬衫不是生活必需品。可如果一个上班的人不穿麻衬衫,别人会嘲笑他穷到丢脸,脑子有问题。如果你缺了这种证明身份的象征,没有人会觉得你值得尊敬。

  而当年的麻衬衫,是现在的化妆品,高端手机,名牌衣服,是一切非必须,却又令人享受的商品。

  你周围的同龄人,口红一买12支,人手一个 Lv包, 5000+的手机耳机电脑,一年换几次。

  而你不化妆,不搭配,不消费,没 AJ ,过着“低配人生”,格格不入。

  很多人说,跟风消费是种虚荣。

  但很少人关注到虚荣背后,是过低的自我价值感,是对得到他人赞美,嫉妒,关注的渴望。

  因为内心认同 “别人关注我时我才有价值” ,所以买了很多附加值的东西,期望别人“羡慕自己”。

  于是,买能解决一切烦恼。

  我们用买多少口红,来衡量男友爱情重量;我们用买超贵的令自己心动的商品,来对抗工作挫折,生活空虚;我们用买给自己多少东西,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质和格局。

  如果买一件东西不够爽,那就买两件。

  其次,社会比较让补偿性消费,成为了填补空虚的万能药。

  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社会比较。

  人们借助社会比较进行自我评价,确认自己的属性定位。这个过程隐含着“被肯定”的情感需求,但越是向上比较,你的自我评价就会越低。

  本来,买不起就是买不起,只能徒增烦恼。

  可是,有人已经在学校厕所门后,帮你写好一片片无抵押放贷的联系方式;社交 APP 和输入法,植入了多如牛毛的借贷广告;每天 xx 金融, xx 借贷都给你发短信:您已成为优质客户,最高可借50 万。

  被社会价值观裹挟的同时,为了逃避焦虑,我们开始超前消费。却没想到,超前消费,会带来双倍焦虑。

  我们不能判断物品本身的功能性价值了。我们忘了,它们本来不过是一部手机,一支口红。

  最后,我们都活成了别人为我们定义的,“理想的样子”。

  顾客在海南三亚海棠湾免税店内游览、购物(2018年2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郭程 摄

  3

  如何避免一步步掉入高配思维的陷阱?

  在这个高焦虑的时代里,拥有过好“低配人生”的能力很重要。

  低配人生,并不是衣衫褴褛,也不是随便找口饭吃,更不是浑噩度日。

  它是指,你能正确判断自身消费欲望,不依靠外在的消费,来堆砌金玉其外的生活。

  德国心理学教授迈尔思说,年轻人至少要拥有三种金钱能力:

  正确运用金钱的能力,处理物质欲望的能力,了解匮乏与金钱局限的能力。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学会处理自己的物质欲望。

  当所有人都在给生活做加法时,也许我们可以做减法。

  艺术家洪浩,拍过一系列作品:《我的东西》。

  12年来,他每天记录自己买的日用品。衣服,饮料瓶,碗碟......密密麻麻,数量惊人。

  他反思,以前物质匮乏,快乐却不少见。现在,快乐好像只能从物质、消费上找到。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拥有那么多东西?离开这些,我们还能生存吗?

  想起知乎上有位女生,分享过自己的经历。

  以前,她疯狂沉迷购物。最夸张的时候,每天同时下单十几件衣服。衣柜里塞满数不过来的各种毛衣包包,同一款不同颜色都有好几件。

  工作了好几年,还是一分积蓄都没有。

  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这样不行。她开始扔东西。

  跑步机卖了,不用的乐器卖了。扔了几十种锅碗瓢盆,扔了两张床,一个衣柜,多余家具......

  为了不让自己买着买着又回到原点,她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

  这个东西是必需品吗?我确定要买吗?

  每次处理掉膨胀的购物欲望,就有多一份踏实的幸福感。

  她不再对各种商品产生强烈的消费冲动,把更多的精力,放回自己的内心。

  而真正可以滋养自己的只有:

  我投入地去爱,我投入地去工作,我投入到喜欢的事情里。

  这样,你才可以感受到自己稳稳踩在大地上,才可以从容地观察自我,观察别人,包容那些不好的感受。

  真正的自我价值,只能来自于内在。再怎么追求外界的关注,你也无法从物质上获得真正的价值。

  正视自己目前的状态,别再过度抬高自己的欲望,会如释重负。

  所以,在经济能力还不足够时,不要盲目追求高配的生活,不要轻易通过捷径,去获取本不属于自己的人生。

  每一次人生滚雪球式的崩盘,都由微不足道的事情开始。

  那些动辄欠债六七十万的人,离我们很远。但这些欠债5000,1万,3万,5万,不敢辞职,不敢逐梦的年轻人们,有可能是你,也是我。

  每个人都有消费欲望,它本身并无对错。能否在消费主义的热潮下,正确判断自己的欲望,才是最重要的。

  让我们回到故事的开头。

  被高配思维绑架过的无数人,都在“后悔”。

  “我想去北上广,我想考研,我想恋爱,可是我得先打工还债。”

  如果不是因为对高配生活的盲目追求,人生的选择,也许会更多。

  所以,别让这个讨厌的账单人生发生。

  世界和我爱着你。

  PS:感谢壹心理小伙伴白雪,扣子提供的专业意见。

  Workes Cited:

  [1]差评. 《等一等,互联网》. Bilibili. 2019. Web. 25 March 2019.

  [2]一条视频. 《全中国最奇怪的记账本》. 腾讯视频. 2019. Web. 25 March 2019.

  [3]Sivanathan,Niro., and Nathan C. Pettit. Protecting the self through consumption: Status goods as affirmational commodities. Cambridg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10. Print.

  往期文章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