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球航天科技进展比预计“缓慢”?

  约50年前人类已在月球上行走,40年前人类已实现火星探测,并向太阳系外发射深空探测器,当时几乎所有科幻小说影视都断定半个世纪后人类能迈出太阳系,激进一些的认为人类将能跨星系航行,即使保守些的也认为人类至少能建立长期月球基地。现在回过头看,人类最低估的是网络技术的发展,最高估的可能就数太空航天了。

  关于航天发展的“减慢”有很多原因:

  1. 时代已经变了

  当年重大的航天突破都发生在冷战期间,是美苏争霸,是军备竞赛,是别人家发展你不发展你就可能被玩死,所以哪家不勒紧裤腰带?当时一个核武器对世界产生了这么大震撼,一颗军事卫星获得了所有U2侦察机获得情报的综合,一颗洲际导弹随随便便飞到你头上,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哪个能预测航天能给这个均势的局面带来什么,所以双方玩命花钱投入啊。

  看看NASA占联邦预算总比例有多恐怖?阿波罗登月的钱在70年代够把美国所有的航母重造一遍了。苏联也只差不好,毕竟国力有限。

  到后来为啥骤减?阿波罗登月之后发现航天并没有带来太大军事回报,双方握手言和,1972年尼克松访问苏联,双方一致同意“停止”军备竞赛,开始合作,人类航天发展就“缓慢”下来了。

  如今时代的主题,提醒你回忆一下中学政治书,关于当今世界的主题,是不是有几个关键词?和平与发展,我国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为啥?苏联垮了啊,现在生活的环境是美国霸权主义主导下的政治格局,各国都得看美国脸色生存。而对美国而言,更是独孤求败了,就算极大削减了航天预算,依然保持极大优势。即便我国这些年航天发展很快,但比起美国远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其他国家了。

  航天烧钱,而且越到后来越贵,钱少了,肯定会慢下来。

  2. 人类的本性是贪婪和恐惧,于国家而言亦是如此

  人类有两种情况下所有潜力都能被激发,一种是因为恐惧而求生,一种是因为贪婪而舍命。

  在恐惧和求生情况下,日耳曼蛮族都可以把沼泽遍地鸟不拉屎的西欧改造成城市和农田;在贪婪和金钱诱惑下,这群人转眼就可以在大西洋上冒着生命危险贩卖奴隶。

  冷战期间为啥双方这么不计成本,那是恐惧啊,恐惧被击败,恐惧成为战败的那一方。而现在美国主导下的世界"和平",各大国都没有生存压力没有恐惧,小国没有议价能力命运不由自己决定。即便大国有恐惧的情况下因为相距美国甚远,发展航天也没有意义了。毕竟,别人手里有枪的情况下,你首先得努力让自己手里有个弓箭对不?这是恐惧。

  所以得先把自己提到跟美国类似的位置,比如同样的经济体量(目前中国状态)、同样的军事实力(曾经苏联的状态)、同样的科技水平(未来的理想状态),大家再分庭抗礼,人类再次进入科技的顶级竞争-航天竞争中去,然后才能主导世界格局,获得巨大的收益。这是贪婪。

  而现在,除非是太空中有重大发现,一者是外星生命,激活人类的恐惧;二者是海量资源,激活人类的贪婪。否则,航天的投入肯定越来越少,发展也自然不会快起来,直到有像美国这么大体量的国家再次崛起,或者美国衰落,人类再次进入竞争状态。

  3. 人们的期望在上升关注度在下降

  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刘洋、刘旺、张晓光、王亚平、陈冬

  这些都是中国进入太空的航天员,知名度是不是越来越低?

  但他们每个人付出的努力有差别么?神舟十一号造起来就比神舟五号容易么?

  主要是人们的关注度也在下降,阿波罗11号1969年登陆,全世界三亿多电视都在直播,当时全世界总共才多少台电视?而现在,国际空间站每天做视频直播,舱外行走舱内工作都可以看,YouTube上也就几百人看一看而已。

  而且看NASA最近这些年的形象,过了阿波罗登月之后就开始骤降,下图是1990年代后,是不是还在继续下降?

  人们的期望高了,自然会不再关注,也会认为你们做的越来越慢。

  从0到1,每造一个都是首次,都是惊天大新闻,但后面的大家也就没反应了。

  4. 事实上真的在减慢么?

  现在航天虽然投入越来越少,但由于钱少做科研的科学家要比以往小心很多,每个任务都设计地极端复杂。现在的每个航天任务性价比都极高。

  你让阿波罗(登月飞船)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猎户座飞船?

  你让土星五号(登月火箭)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太空发射系统?

  你让先锋十号(太阳系探测器)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伽利略、卡西尼、朱诺?

  你让海盗(火星探测)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机遇、勇气?

  你让太阳观测望远镜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哈勃、广外巡天、詹姆斯韦伯?

  你让礼炮一号的设计师看看现在的国际空间站?

  那个年代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但现在的发展已经远不是他们能预测的高度。

  现在420吨的国际空间站已经在天上待了20年,卡西尼号在围绕土星做最后的炫丽谢幕,罗塞塔刚刚结束了在几十亿公里外彗星着陆光荣使命,隼鸟二号在飞向小行星登陆取样返回的途中(一号已经成功),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更何况,像Space-X、Bigelow、Orbital ATK、Blue Origin、Virgin Galactic、Oneweb、Planet Labs这些商业航天公司的崛起,已经把航天技术逐渐商业化,开始盈利并最终走进每一个人的生活。

  所有现在取得的进步依然非常大,的确没有当年显眼,也确实由于资金投入会缓慢进步,但并不代表真的就那么“缓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