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立下flag离开设计行业,如今靠字体红遍设计界

  机打时代下

  他们用手写延续书法的温度

  笔染时光,自由“字”在。

  站在文字背后的人

  字比人出名是什么样的体验?也许尚巍是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你可能没见过他的人,但你一定见过他的字,在大街小巷的广告牌和电影海报里。

  “汉仪尚巍手书”,是尚巍在2016年10月份发布的字体包,与传统的规整字体不同,这款字体笔画张扬,极具个性,一经发布,就成为如今最火的手写体字库,没有之一。

  随处可见用尚巍字体的广告牌

  对于手写体,尚巍有着自己的认识。自小开始手写书法,随后又进入设计行业,尚巍发现,设计师做字体时,多用笔刷拼接效果,没有一款设计师专用的手写字体,是不是能让传统的书法和现代的设计元素相结合,用更新型的形式去表现传统书法呢?他想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而除了这样的感悟,开始手写体的创作还有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去证明自己。

  如今的尚巍,算是一个温和的人。而在少年时期,他自称是一个“叛逆不恭、人见避之的混混”,打过很多架,挑起过很多事端,提到他,所有的亲戚都觉得,“这孩子废了”。

  在读大学之前,尚巍复读了五年。在第二次复读又落榜之后,尚巍骗母亲自己考上了大学,来到北京,最艰难的时候,他只能睡在桥洞与乞丐为伴。流浪20多天后,再回到家中,由残酷的冷暖世态中回过神来,他明白自己必须努力。

  回忆起这段经历,尚巍总结,“成长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多人去跟你讲道理都是没有用的,你需要自己去经历,你经历了那么一瞬间,他可能就会让你的人生发生转折。”

  尚巍微博中的展示

  在大学里,尚巍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也收起了之前不好的性格和脾气,开始一点点变得温和。毕业时,整届学生共拿到200多个设计的奖项,尚巍一人独占147个,成为设计学院的传奇。凭借着这份成绩,尚巍顺利进入他梦想的,在当时工业设计行业内排行第一的公司。

  风光也意味着压力,那段时间,加班是尚巍的常态。“最严重的时候,我连续加班加了三个月,然后最早的一次回家是凌晨两点,最早最晚是凌晨五点,包括周六日,每天三个月90多天。”

  工作消耗了尚巍全部的精力,他有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写字了。

  写字是尚巍从小保持的习惯,在戾气的高中,或者学业繁重的大学,他都会去经常写一写字,在写字中找到平静和快乐。而现在,没有时间写字,没有时间去看看书,打桌球,甚至没有时间跟朋友吃个饭。

  他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决定裸辞。

  尚巍记得,在辞职当天,他的前领导在大厅里叫住了他,当着所有人面直截了当地问,你离开公司,在北京养得活自己么?而当他憋着眼泪离开大厅,玻璃门合上的时候,他听到了后面的人哄堂大笑的声音。

  这件事让尚巍深受刺激,他当下决定,今后要有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被人指责的自由。可以有人说自己不好,但是不应该有人再以这样的方式羞辱和伤害自己。

  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尚巍曾经立下flag——离开这家公司,就代表着离开这个行业。在辞职之后,他清空了自己的全部设计,跟自己说,“你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

  没有了设计,自己还有一个技能,就是写字,当时在设计领域,大部分人设计字体的是需要拿笔刷去拼字,能不能出一套合适设计师用的,有表达温度的手写体字库呢?

  他开始了“汉仪尚巍手书”的创作。一般来说,一套汉字字库的手稿制作,至少需要三到四个月的时间。而在一无所有,又极度想要证明自己的情况下,尚巍仅仅花了28天就创造完成了创作。

  这28天里,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报废4支毛笔,用尽3瓶500g的墨汁,右肩膀全部肿起,右手比左手整整大了一圈。

  这是一款跟传统书法完全不一样的字体,每一个汉字都非常抓人眼球,每一个笔画结构都很张扬,整体视觉效果及其突出。这跟尚巍当下太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态有关,但是他也明白,面对这样一款反传统的字体,正式发布后,结果只会有两个极端:

  一个极端是非常好,被所有设计师接受,因为他终于出了一款适合设计师用的标题字。一个极端是非常差,被所有人唾骂,认为他糟蹋了传统书法。

  这场豪赌,尚巍赌赢了。

  谈起这款字体的成功,尚巍并不觉得全是自己的原因,他认为,只是刚好适应了当今社会对字体的需求和改变,为当今这个时代孕育而生。“感谢这个时代,他需要这样一款内容”。

  而谈起汉仪尚巍手写体能不能被复制,尚巍说,字体是可以模仿的,但当时那种努力证明自己的心态,怕是很难再有了。

  在此之前,国内几乎没有人全职做手写体设计,所以他又被称为,全国手写体的领军人物。对于这样的称呼,尚巍心有抵触:“这是一个行业,是一件事情,不是一个战场,没有领军不领军,一定是要一群人一起往前冲。”

  尚巍更愿意称自己是个“写字的”,他对于中国的几千年的传统书法,一直保持一种谦卑的态度,认为比起那些坚持传承中华传统的人,自己的成功,只是迎合了时代,“那些人才是值得尊敬的,我们只是幸运而已。”

  现实中的尚巍,更像是个用笔写字的诗人。对于未来,尚巍没有太多的理想和要求,只是每天尽量去探索,发现更多的可能性,并且把他做成体系。除了汉仪尚巍手书,他还发布了更多的作品。

  书写是一种有温度的事情。一封陈年的旧信,纸张发黄,钢笔水的颜色褪掉,而你仍然可以触摸到写信的人,一笔一划写的认真,这跟在手机电脑上敲打邮件,写错了删除重新再写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比起机打,书写体更加独一无二,不可被复制,更能承载初心。

  坚持初心,永远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想去哪。这就是书写给予尚巍的正念和勇气。

  野生道路上的另类艺术春秋

  乍看之下,钟国康是一个性格张扬,外貌奇特之人。自称为“丑康”,丝毫不介意别人说他丑,贾平凹曾经这样描写:“是我十余年来见到的很奇怪的人。他凹目翘鼻,胡子稀疏,头发长,卷而油腻。老是穿黑衣。似乎背有点驼,前襟显长,后襟短促。”写的十分传神。

  世人对他的普遍认知是,他是一名奇怪而又另类的艺术家。书画作品剑走偏锋,似刀剑相挥;篆刻印更是别具一格,他的书画、篆刻艺术,在艺术界争议很大,有人惊为天人,称他超越了大多数国内大师;有人不屑一顾,认为他是故意扮丑博出位,哗众取宠。

  有人叫他疯子,有人称他鬼才,不可否认的是,“岭南怪杰”钟国康在书法篆刻界是一种特别的存在。

  钟国康活得很野,早年因为篆刻书法少年成名,被当时的市委书记李灏调入深圳,来到深圳大学。人夸赞他“学谁像谁”,这也成为他最在意的点,他砸了原本稳稳当当的铁饭碗,在家闭关“修行”13年。

  闭关期间,“学谁像谁”也让他遭遇了痛苦的艺术瓶颈。一次,朋友找他找他临摹吴昌硕的书法,去掉了他的名字,送去拍卖行,拍出了高价钱。

  自己的作品,写上自己的名字就不值钱了,这一度让他特别抑郁,“当年我感觉自己写不好字就想去跳楼。”他太太张娜生怕他想不开做出傻事,还把家中的窗户焊死了,过了好些时候,感觉他正常一些了才敢开窗。

  13年里,他换了3批篆刻刀、6批毛笔,宣纸更是买了一卷又一卷。2000多册书法篆刻、诗词藏书都背熟了、翻烂了。从困顿到明朗,直到钟国康觉得,自己可以以另外一个崭新的姿态见朋友,见艺术圈人的时候,他结束了闭关。

  经过12年捶打,再次入世后,他成就了独一无二的风格,找到了风格强烈的自我。

  钟国康一直在追求的,就是与众不同。他将篆刻的刀法融入书法中, 作品风格纵横狂放,十分醒目。对于创作的器具,也有诸多创新。

  “古人用毛笔,我也用毛笔,但是我剪过。古人用墨,我也用墨,但是我加了很多水,浇了很多酒,加了我身上的东西,我的墨是由我身上的脚皮、头发丝、粉碎放进我的墨里面。”

  为了体现与古人的不同,钟国康也用了涨墨效果,将笔当刀用,字如风雨。贾平凹曾经这样描写钟国康写字:“他在宣纸上写字,墨调的很稀,长锋笔戳过去,几乎是端着水墨,淅淅沥沥地就到了纸上。”一笔扫过去,千军万马的力量,钟国康最是喜欢。

  他的篆刻,也十分奇特。刻章无须打草稿,用墨把印石涂黑,握起刻刀就刻,一动刀就不会停下来做修改。为了方便手臂用力,他把篆刻的小刀改成了大刀,一刀下去,有多深就刻多深。他篆刻很快,通常三五分钟就能刻好一个,一天能刻十几个印。

  有人说他作品过于纵横狂放,钟国康却有自己的见解。“笔墨严谨易,烂漫难;熟练易,生拙难。先严谨,后烂漫;先熟练,后生拙。”

  虽然作品风格洒脱,但钟国康也十分注意追求统一的效果,写意作品要配上粗犷的印章,工笔的作品最好配精细一点印章。

  书法一般是白纸黑字,再盖个红色印章,为了让印章与纸上的字显得协调,钟国康会自己加上墨水,去调制盖章的印泥。虽然人说水油不能相容,钟国康经过实践,经过几百次,一千次的搅拌,他让二者“交融”了。他的特制印泥,市场上有人出价出到了六万元一公斤。

  作品和做人都如此惊世骇俗,但钟国康对于艺术的进步,始终抱着一份追求之心。他会一直不停地写,不满意的就撕掉它。“人一辈子写几万张也不也不算多的,可能要写到一百岁以后,130岁以后才能写的完。”

  持刀篆刻天下,提笔可绘江山。他抓丑上脸,以丑为名,给自己打上了鲜明的识别符号,也在超脱,张扬,放纵,夸张之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自在的书法世界。

  汉字,作为为世界上最古老文字之一,其一撇一捺一横一竖皆有温度。

  满怀对汉字的热爱,从传统书法中脱胎而出,经历彷徨,最终破茧,在字在中找到了一席之地。

  不仅仅是记录历史,记录现在,更重要的是适应时代,展示未来,他们代表了新时代的匠人之心。

  写如意心酸生活事,道不尽,悠悠赤子匠人心。

  编辑 | 小彭阿

  图片 | 来源网络

  责编 | 洱叠

  了不起匠人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