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她,听到宝玉向黛玉表白之后,决心要将二人拆散

  《红楼梦》所描写的是封建时代,与今天相比,封建社会最让人痛恨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婚姻恋爱的自由。当时的婚姻,是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对男女,在没有见过面的情况下,光凭媒婆的一张嘴就能成亲,步入洞房。这在今天的人们来说,真是比世界末日还要恐怖,还要异想天开。

  可这样的时代,确确实实存在过。《红楼梦》里的宝玉和黛玉,他们的爱情之所以让人传诵,就是因为他们能够自由恋爱。虽然黛玉除了宝玉,也没怎么接触过别的男人。正是因为曹雪芹歌颂了宝黛的自由恋爱,红楼梦才会被认为具有进步思想。

  当时的年轻男女,非但没有婚姻恋爱自由,就是一言一行,都要受到礼教的束缚。稍有不慎,一辈子的声誉清白可就毁了。比如,宝玉早已心许黛玉,黛玉早已看中了宝玉,虽然二人天天在一处,但是谁也不敢开这个口,就是任何间接含蓄的话都不敢说。

  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宝玉向黛玉大胆表白爱情,宝说了什么呢?“好妹妹,我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捱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宝玉的话,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太简单了,太没有表现力了,太苍白了。风烛一直会设想,如果宝玉向黛玉表白,以他的才情,一定会写出一篇千古流传的情书来。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宝玉只说出这么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话。我为了你弄了一身的病,等你的病好了,我才会好,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宝玉只不过说了这么几句村话,居然还说是“大胆地说出来,死也甘心”!可见,当时的封建礼教对人们思想的束缚,是有多么严重。连贾宝玉这样叛逆的人都是如此,那别人就可想而知了。

  宝玉向黛玉表白,就是有了私情,没有父母之命,没有媒妁之言的情况下,未婚男女有了这种事,那一辈子就完蛋了。将来宝玉就会娶不到正经人家的千金,黛玉也嫁不了正经人家的公子。

  在封建社会,一对男女有了这样的事情,那可是大逆不道的,甚至比杀人放火还要严重。所以,连作者曹雪芹也注定不会让宝玉和黛玉有什么结果。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看,曹雪芹安排了谁听到了宝玉的肺腑之言?那就是袭人!

  袭人听了宝玉的话,是什么反应呢?她“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宝玉走后,曹雪芹又描写了一串袭人的心理活动:“袭人自思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想到此间,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置方免此丑祸。”

  曹雪芹让袭人听到宝玉的表白,而不是晴雯、紫鹃,绝对是有用意的。袭人的反应是,将来宝黛之间难免有不才之事,还要想办法避免丑祸。试想,如果听到的是晴雯或是紫鹃,那她们说不定还会促成宝黛,不会像袭人那样,劝王夫人将宝玉搬出大观园,拆散宝黛。这就是曹雪芹的高明之处,换句话说,当袭人听到宝玉之言的那一刻起,宝黛的爱情便已埋下了祸根。

  根据袭人的心理描写,小编认为,她想要避免宝黛做出不才之事,有两个理由。一是当时的礼教,这是无可非议的。有人因为袭人的想法对宝黛不利,就说她是坏人,这真是冤枉了袭人。如果宝黛真的做出了不才之事,那对她二人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连一向无法无天的贾宝玉他自己,都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些“大胆”,更何况袭人呢。

  第二,袭人想办法避免二人做出不才之事,也是由于私心。袭人是宝玉的奴才,并且是将来的姨娘人选,只有宝玉好,她袭人才会好,如果宝玉不好,那她这个姨娘将来也就没什么指望了。

  小编认为,如果宝玉与黛玉的私情被人发现,传了出去,宝玉不但一辈子声名毁了,在家里的地位也要一落千丈,再也不会受到贾母的宠爱,贾母也不好意思再去宠爱。在外面,见不得人,考不得功名,那宝玉真的就成了一个废人了。

  若是袭人跟着这样的宝玉过一辈子,恐怕就会连赵姨娘都不如了。大家不要忘了,袭人可是有“争荣夸耀”之心的。由此,小编认为,曹雪芹安排狠心的袭人听见宝玉的肺腑之言,这表明,他早已将宝玉、黛玉的爱情,定下了悲剧的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