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超级英雄最伟大的时代,也是他们最渺小的时代

  这是超级英雄电影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定档于4月24日,抢先北美两天的漫威超级英雄巨制《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预售总票房已经超过4亿。

  从2008年,漫威砸锅卖铁拍出《钢铁侠1》之后,漫威宇宙系列连续11年挖坑、填坑,将在《复仇者联盟4》中进行一次终结,意义可想而知。

  许多初代“复仇者”们的演员合同都已到期,是时候和他们好好说再见了。

  超级英雄电影对全球市场的统治力,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现象,突破了电影类型片的意义。

  今天,人类早已经能借助各类动力机械上天入地,互联网和移动数码设备无处不在,通讯、交通前所未有地便利,信息近乎无限自由,科技的力量和影响延伸到了文明的每个角落。在这样一个时代,超级英雄为什么会成为全球电影大银幕上的主角?人们为什么喜欢这样的当代神话?

  都市里的人们需要一种新的英雄,比以前的更华丽、夸张、神奇,内心也更为丰富和隐秘。这种英雄必须要超越机械和电子时代的束缚,成为新的神话,承载着新的梦想。

  超人、蝙蝠侠以及后来的超级英雄们满足了这一切。更重要的是,这种超级英雄是大批量、源源不断生产的,有各种类型样式可供选择。这个庞大的生产体系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电影观众不再消费故事、演员,而是开始消费一种世界观。

  《复仇者联盟》好在哪里,是故事好?角色丰满有内涵么?它最成功的地方就是第一次把众多个性不同、超能力各异,来自不同世界的超级英雄和谐放到了一个宇宙中。

  正因如此,漫威宇宙系列电影中的彩蛋不再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而成了连接各个独立超级英雄电影的经纬线。这些彩蛋在每一部电影中都在提醒观众:这些超级英雄生活在同一个宇宙中,你能在《钢铁侠2》结尾看到雷神的锤子,能在《美国队长2》结尾看到即将在《复仇者联盟:奥创时代》中出场的快银和红女巫,能在《雷神》中看到为《银河护卫队》和《复仇者联盟:奥创时代》铺垫的无限手套等……

  以前的系列电影,基本都是围绕导演、制片、编剧等主创团队来制作续集。比如《超人》前三部,导演就是理查德·唐纳加理查德·莱斯特,编剧主要就是大卫·纽曼和马里奥·普佐。你更无法想象其他演员能代替克里斯托弗·里弗来扮演超人——所以当里弗出了意外之后,很多年没人去拍《超人》电影。

  现在漫威超级英雄电影中,导演、主演的不可替代性已不存在。当年好莱坞曾有过这样一个传闻:出演了《蜘蛛侠》的托比·马奎尔自觉身价大增,要求片方提高片酬。片方却表示:对一个电影中2/3时间都带着面具的角色来说,换演员是分分钟的事。结果托比·马奎尔只好吞声不提此事。

  尽管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与漫威签了6部电影合约,冬兵塞巴斯蒂安·斯坦更签了9部电影之多,但他们都是可以被替换的。

  如今的漫威电影对演员依赖度降低,说不定哪天冬兵真的会取代美国队长。

  在漫威宇宙系列电影中,导演的独特性已经被降低到难以辨识的程度,影迷往往很难记住哪部超级英雄电影的导演是谁,他们记住的是这部电影和前面几部电影有何联系,英雄之间的关系有了哪些变化。

  与此同时,漫威和DC对电影导演的选择也开始多元化:比如请文艺调性十足的克里斯托弗·诺兰来执掌蝙蝠侠三部曲,让超级英雄电影有了难得的深度和情怀;请《和莎莫的500天》的导演马克·韦布负责《超凡蜘蛛侠》,让影片充满了小清新气息;比如《美国队长2》交给只拍过电视剧,从没执导过商业大片的罗素兄弟(《雷神2》也是类似的例子,导演艾伦·泰勒早前执导《权力的游戏》成名);让擅长演绎莎翁作品的英国导演肯尼斯·布拉纳来拍《雷神》于是影片颇有莎翁戏剧范儿……

  在以世界观展现为主的思路中,导演和主演可能不再是超级英雄电影的灵魂所在,已变成仅具外在的皮囊。导演、演员的不可替代性降低后,超级英雄电影的发展不再受限于导演、演员的退出,而可以更自由地随着市场的需求发展,故事也得以自由生长。哪个角色只要受欢迎,都可能延展成为一个新的宇宙。作为当代神话,超级英雄的故事肯定还会不断地讲下去,直到整个社会、文化都斗转星移。

  我们心里应该明白:是我们塑造了超级英雄,是我们赋予他们“神格”。无论超人还是蝙蝠侠、钢铁侠、蜘蛛侠,其实不过都是我们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投影。(综合自:腾讯娱乐、Mtime时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