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常觉得现实很“魔幻”,推荐给你一个展览

  懂不懂艺术都能看懂的象外

  周滔《红与蓝》

  本文图片由艺术家、艺术家所属画廊

  OCAT上海馆惠允使用

  介绍展览前我想先说一些自己的故事。

  我是这几年才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到一种“蒙太奇”的感觉。

  我不确定我的形容准不准确,就是一种类似于在现实中感觉到非常类似电影感的“心理真实”的感觉,那时自己的“时空感”似乎和平时的正常时空感是不一样的。好像第一次在生活中感觉到了快镜头、慢镜头、旋转镜头等心理真实的存在。

  而且我开始频频能在生活中感觉到一种有些微“幻感“的对美的体验了,比如当我凝视阳光落在一棵春天的树上,半透明的树叶和时间一起像波光一样层层起伏的时候。

  (我并未能拍出树叶的那种美,上一张其他的照片代替吧)

  也开始频频能在生活中真实地“看到“、感觉到一种“魔幻“感——以前只是在观念上觉得魔幻。比如当我在设计得充满未来感的深圳机场看到一个介绍为宠物狗而做的教育APP的节目的时候(是的未来狗狗都要用AI学习了)。

  我不知道究竟是人们先在生活中感受到这样的心理上的真实感,然后拍成了影像作品,还是影像作品反过来也影响了人组织记忆、感受生活的方式。

  可能两者兼有,艺术家或许是更敏于发现这些的人,而在每一次观看中,我们都在被他们的思想结构所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类意识就是这样交织在一起的。

  而我前面说的自己的转变我猜想肯定和我这几年接触了大量视觉艺术作品脱不了关系。

  其实这些也并不只是我一厢情愿、毫无根据的猜测,认知科学中有过类似的观点:

  摘自《非平面》——一篇哥伦比亚大学首部以漫画形式完成的博士论文,一本很好看的用漫画形式探讨图像和文字关系的图像小说,推荐大家去看。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试图阐释一下:

  所以选择“观看“什么可能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从“这几乎就是你在选择和什么样的人类意识产生连接”这个层面思考的话。

  这样再想想铺天盖地的商业广告、娱乐节目,你也许会觉得细思恐极了——如果不加以反思,你的很多潜意识——对何谓“美”,何谓“美好生活”的想象和追求,可能很大程度都是被这个娱乐、消费至上的社会所植入的,它们并不一定以你的理性为转移。

  陈轴《模仿生活》作品截图

  因此在观看中反思观看、反思生活可能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所以,多去看展吧!在用影像反思生活,用影像反思观看这件事情上艺术家们可是专业的。

  林科《比如我》作品截图

  以上作品截图都出自今天要介绍的这个展览

  重蹈现实——来自王兵的影像收藏

  策展人:孙冬冬、鲁明军

  展览地点:OCAT上海馆,上海市静安区文安路30号

  展览时间:2019年3月23日—6月16日

  这是在OCAT上海馆举办的来自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王兵先生的影像收藏展。

  展览现场

  展览共分为两个展厅,展厅A集中呈现行为、表演类影像作品,以墙面投影的形式,突出艺术家行为表演的主体形象,打造出“生命广场”的氛围。展厅B则被隔成了一个个小房间,象征城市的“割裂式“空间,“除了因为这一展厅的影像内容偏向叙事,需要单独空间进行观看外,也在强调影像是城市的一部分”,本次策展人孙冬冬介绍。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艺术基金会——因为我发现我过去几年听过而且觉得受教颇深的好些学术讲座原来都是由他们资助、支持的,而且他们还资助了不少我非常喜欢的艺术家和艺术空间。

  在展览开幕当天的发布会上,王兵这样解释自己为什么从接触艺术到开始收藏影像作品。

  (在艺术圈,收藏影像作品(至少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因为影像作品往往在拍卖市场流通性不强,而且它的价值和意义需要通过面向公众的展览传播体现——而这件事又吃力又费钱(这个展览还不收门票……

  展览开幕讲座现场

  王兵

  “我觉得你可能很难理解,我们是有时代感,有责任感的一代,我们在很多事情上,可能逐渐逐渐就把爱好变成了事业或者变成了终身追求”,王兵在回答一位年轻记者的提问时这样说。

  在他看来影像是最能记忆和记录整个时代的媒介,而他希望作为时代的见证者,作为“串珍珠的人”,通过资助、收藏的方式记录下后奥运时代年轻一代中国艺术家们对当前时代的感受和思考。

  林科《today》

  接下来,

  作为一个

  向来不耽以

  最长的图文信息量

  来占据读者宝贵的时间

  以最大的图片像素

  来消耗读者流量

  的公号

  我决定把主办方给我的

  全部作品图和介绍

  都放上来

  并且配上我叨逼叨的个人观感

  一方面没法去现场的读者

  也可以感受下

  另一方面去现场看展的观众

  可以拿这个做导览呀~

  (有没有很贴心)

  曹斐《霾》

  “......去把它变成沼泽,再把它搅动,就连那个父亲或是儿子或是什么圣灵都无法将它清理干净。把它浇筑进那片鬼城。在那儿种上白杨,向天空喷射酸,把针藏在土中。让灵魂像大自然一样,悲剧,经历沧桑却不会衰败。让我们把六翼天使贿赂给午夜的打工仔。就像果子告诉植物学家 : 好吧,给我一个丑态......”

  ——摘自布罗茨基长诗《悲剧肖像》,1991

  当所有大都市都成为了“魔都”,它同时具备着魔鬼的恐怖与魔幻的奇异,在这部作品里,探讨的不是“魔”的正与邪,恐与惧,善与恶,英雄主义,或者末日危难中的人性,而是生活在此时的人们,他们的集体潜意识如何从一个看似乏味的日常情境中浮现出来,在可见和不可见的临界点,用自身的冲突创造出生活的魔幻现实。

  北京,作为最大版图的超现实主义政治中心,重度污浊的空气让城市仿佛堕入网络游戏“迷雾”,它看来正好适合被最符合荒蛮与残暴的视觉消费与最好莱坞式的流行想像进行清洗。艺术家想像一些人形异物出现在北京郊外的一片野树林里。从一些在树林里莫名被袭击的事件开始,我们开始进入一个和中国的现实正在发生重叠的魔幻情景剧。

  作品《霾》重点刻画的是“异现实”部分,一如人们所生活在的那个同质化的世界,在不同层次、阶层之间参与某种未经协商的共谋、密谋,他们生产制造出某种传染病毒的同时,又吞噬这些病毒,继续衍生新的传染源,而总有那么一些坚韧与生猛,善良和悲悯,在生物链最末端的那些草根市民、儿童、老者、大妈等这些安于被命运或权利系统分配的小角色中得以体现。尽管他们属于绝大部分的“弱者”,但在面对某些“强大”时,却是执拗的勇者、民间的智慧和享受弱者的小幸运。

  曹斐《霾》展览现场

  其实艺术影片的观感都不太好说,似乎我看到了很多:标准化、情景剧式的都市场景中、金字塔的社会结构,不同阶层的人们扮演着自己符合社会想象的固有角色——而人性像从塑料袋中戳出的毛刺,狡黠也好,天真也罢,那些贪婪、略显傻气的欲望让一幕幕情景剧出现了种种荒诞的插曲和联系,反而让那种固着的视觉想象结构出现了松动——袋子被戳破了。

  沈莘《夜莺的挑衅》

  作品拍摄于韩国光州亚洲文化中心的剧场中,呈现了一对情侣之间的对话、分享基因测试结果的动画角色、两个舞者的表演和在剧场中的电视里播放着的视频素材。

  沈莘《夜莺的挑衅》展览现场

  你能从她们的谈话中依稀分辨这是一对情侣,一位是女性佛教老师,一位是基因公司经理。两人的对话围绕信仰、工作、创伤等展开。爱与信,传统与现代性,即使能根据基因测出自己从何而来,人类依旧脆弱、孤独。

  陈轴《模仿生活》

  作品通过游戏、聊天室和情色短信这类媒介,结合科技、通讯和性别议题,展现了一个富有未来感的虚拟的暗黑新世界。作品巧妙地综合了中国年轻人真实的生活片段和手机屏幕,以及代表美国生活的血腥暴力游戏《侠盗猎车手》,来关注年轻女性对于个体身份的探索,以及如何在真实和虚拟世界突破身份的边界。

  作品中的人物投入到虚拟世界中来躲避乏味的日常生活,但是在这种虚拟世界里仍得不到满足。他们盯着自己的手机,似乎在期待着某种从天而降的启示来改变生活,但是手机里并没有新鲜事。作品风格诡谲又让人欲罢不能,创造了一种近乎“后人类”的身份:人的生存无法脱离数字化系统,同时也无法通过数字化满足人类渴望的肢体接触和情感交流。(文/伦敦电影节)

  陈轴《模仿生活》展览现场

  上面已经介绍得很好了。是啊,一直模仿一种生活姿态的话,生活在哪里。

  关小《天气预报》

  作品创作的切入点是旅行,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是基于地理概念的旅行。旅行在这里应该被理解为一种分散式收集体验的过程。艺术家以旅行作为切入点,因为旅行是体现这种主观意义上转变的最佳方式,它更像是一种关于在概念发生转换的过程中的可能性。作品试图阐述——我们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去认识和了解这个世界,我们的认知过程可以从任何角度展开,无论是概念、物体、甚至人,都能够自由的转换成和原本与之相反的事物。人们旅行回来之后可能会变得与之前判若两人,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作品中的各部分前后连续,其每个序列以及转变过程都试图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将一个主题与其他主题联系起来。也就是说,各个主题是平等的,并试图展示两个主题间是如何关联的。其中一些关联是通过图像来表现;一些是通过并置来展示;还有一些则是通过对话、文本和伴音来呈现,而有些看似没有直接逻辑联系的则是通过直觉和共鸣使人们将其关联。

  关小《天气预报》展览现场

  看得出来,她就是用影像艺术在关注人的认知过程。不过其实我没看到这件作品……因为作品实在太多了,而且每个都需要看很久,我那天看了几个小时都没看完,我决定下次再去看下……

  看展的朋友请留出足够的时间……

  何翔宇《May 14th, July 17th, August 27th》

  在这件作品中,何翔宇用幽默的方式演示了跨文化的同化过程中伴随的艰难和挑战,让人们对这一过程得以了解,并感同身受。在何翔宇巧妙而极具刺激性的表达中,全球化这一严肃的话题以及它对那些被迫在不同国家之间漂泊的人们所带来的切身影响在此获得了新的共鸣。例如,在他当前的视频作品系列中,来自柏林的被募集者用喜剧性的方式演绎出了人们在试图领会异国历史;使用另一种语言进行交流;以及融入其它文化模式等情况下所经历的困难。除了认知上的失调以外,何翔宇的作品还展示了迁移过程中充满人性与灵活性的一面。在这方面,居所的迁移将人们的创意、个性和好奇心转化为生存和交际的工具,甚至变成了结交新朋友的机遇。

  作品中的每一幅画面都是简单地以该视频于2016年的录制日期命名的。在录制前期,何翔宇在社交网站脸书上发布了一则试镜通告,随机邀请回复者参与并完成一系列即兴表演任务。这些的任务设计理念旨在展示人们在同化过程中所经历的挑战和后果。与此同时,何翔宇也以一名小组成员的身份加入到这些互不相识的参与者中,在相互给予鼓励、启发和评论的同时完成表演任务。在作品中,受邀请的参与者成为了何翔宇自己的创作词汇里的一部分,传达了艺术家对同化的方法和效果的研究。在证明富有创造性且融会贯通的创作能力的同时,何翔宇探索了语言学局限性的引申和其重要之处,证明了我们几乎无法依赖于纯口头的表达方式来代表我们自己并塑造我们的身份。

  在作品中,何翔宇还提出了一个问题:“文化吸收的艰难是否标志着个体的正直性和严密性?”

  何翔宇《May 14th, July 17th, August 27th》展览现场

  好看,几个即兴表演实验,对于人类跨文化交流观察有兴趣的朋友能找到很多自己感兴趣的关注点。

  胡向前《秘密任务》

  “在拍摄这件作品之前,我经常看电影电视里的古装片。在准备拍摄自己的古装片过程时,我的脑袋里常常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世界上本来就有那么多好的和不好的古装片,我为什么还要多拍一部呢?虽然当时没有答案,我还是觉得一定要拍。

  在拍摄完成之后和后期的剪辑里,我得到了答案:我只是在做一件行为作品,用拍古装片的形式。行为作品是否真的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呢?在我这里答案是肯定的。”

  胡向前《秘密任务》 展览现场

  哈哈哈,看的时候我心想,要是我有机会体验一下拍古装片的感觉我也乐意的。不是为了拍古装片,是为了当自己换上古装,进入一种古代想象、表演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艺术家拍古装片时他一定不是在拍古装片,他是在用拍古装片的形式拍“古装片“——这种现代影视模式。

  胡向前《土尾世界之演讲》

  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在母校的操场上面对两千个初中和高中生,用本地的雷州(艺术家的母语)方言发表了一次鼓舞人心的演讲。演讲持续了十分多钟,学习了“励志型演讲”案例中的元素和技巧,如:如何配合演讲的节奏调节声调、手势、何时停顿……讲述了艺术家从小在土尾世界(雷州方言,意为世界的尽头)长大的经历,热情洋溢地倡导学知识的重要性以及小村落以外生活的无限可能性。

  右胡向前《土尾世界之演讲》

  哈哈哈,胡向前挺可爱的。他回到母校做了一次“成功艺术家“形象的演讲,演讲稿都是自己的经历也通过了校方审核。但不知道校方和操场上齐崭崭的同学们有没有看出他通过假模假式的肢体表演说的话外之话。

  黄然 《对荣耀的管理》

  通过五个相互交叉的叙事,讲述了关于欺骗、盗窃、控制和侵犯的故事。占卜仪式、被盗的汽车、神圣的寻宝之旅,以及控制思维的科学实验。通过塑造画面和故事之间的张力,影片从抽象的个人自传的角度描述了戏剧潜在的可能性。在复杂的故事情节以及不断叠加的图像语言背后,隐藏着艺术家对个体实践所面临的创作条件的思考,以及对其所信任的“历史语言”的怀疑。

  黄然 《对荣耀的管理》展览现场

  这个我也没看到,对不起……

  黄然《下一轮才是真实的生活》

  这件作品题目改编自电影《辛瑞那》中的一句台词。三位中年男性角色轮流进入画面,彼此间相互传递并共享着同一块泡泡糖。这里“吃”的功能性和三人共享一块泡泡糖作为交流方式成为了某种隐喻,回应了我们当前所处文化的饱和状态。

  右 黄然《下一轮才是真实的生活》展览现场

  你说,你是不是也在在嚼别人嚼剩的泡泡糖?

  李明《运动》

  艺术家在同一个空间中的四次不同的时间里,完成了一次从“想象——用摄像机复原想象——以身体运动的方式回溯想象”的影像制造过程。艺术家把自己的身体作为影像里的道具,和影像中出现的各种交通工具发生互动,产生空洞的"关系”供观众消费;在影像中,“行为”作为一种文本被“表演”出来——这个长镜头里内在蒙太奇的一连串动作,仅仅是“发生”,而在本质上是无任何意义的。艺术家关心的是他和摄像机共事的关系,是否能与观众形成意识的互动;艺术家、摄像机和观众三者构成一种互相支配的关系。影像中每一个出场的道具,既是支配艺术家的运动目标,也是诱导观众用意识支配道具运动的陷阱。而这些目标被通通安排成一组有节奏的时间,完全变成纯粹的“观看”。

  李明《运动》展览现场

  对不起,这个其实我没太看明白,我会继续努力的……(说不定以后会明白的!

  看明白的朋友也可以帮我解释解释

  李然《还是这群?》

  “重复”并?直接建?与对?于去“差异”的基础上,?在于对潮起潮落的形式语?、媒介、话题、事件所引导的价值观进?的对视。?在对真实性的刻画中,“虚假”也并不可耻,旁观也并?漠视,在这种?盾与复杂情绪相互交织的基础上,这件四屏录像作品的拍摄中,艺术家从不同的渠道雇佣了??名?专业的演员,且将其?命名地安置在这个固定的情节与境遇当中。在后期编排中,艺术家?量地安插了模拟的声效,摘除了语?式的讲述与对话,通过戏剧性与舞台式的编排,将?连串?物性格依附于动物性的“??”之中。影像?这些??相觑,又极具警惕不安的?体,正是遭遇艺术机制固有规则下的我们??。

  李然《还是这群?》展览现场

  又,错过了……(下次去看!

  林科《比如我》

  “但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陷阱,就像毒品一样。因为当梦境变得比现实更加重要时,你就会放弃旅行、建造、创造。你甚至忘记如何修理那些祖先留下来的机器。你只是坐着,不断的活在其他人的思想里。探测动物园样本的思想,比如我。”

  以上是林科在《星际迷航:原初系列》里看到一段电影对白。他非常惊讶这个足以完美形容当下的对白竟是来自于上世纪60年代的科幻剧本。当下的林科正是坐在电脑面前,并感觉到自己慢慢远离自然的世界。林科把这段对白拷贝了下来,保存到了电脑桌面。后来有一天,林科想成为一个说唱歌手,但是他没有歌词,于是就打开了这个文本,开始诵读这段对白。

  林科《鲁滨逊漂流记》

  林科在电脑上通过搜索关键词“island”找到了一张岛屿的图片,把这张图片设置成电脑桌面并将电脑硬盘命名为鲁滨逊,同时,拖动这个鲁滨逊硬盘图标并录制了操作的过程。这个电脑操作表演被命名为“鲁滨逊漂流记”并把它上传到了优酷(中国的YouTube)来测试优酷网站能是否能接受高清的视频。

  两年之后,林科发现这个视频被大量播放,并且很多观众留下了恶意的留言,这时他才意识到“鲁滨逊漂流记”是一个著名的名字,很多网络观众通过搜索关键词“鲁滨逊漂流记”访问了这个视频。这样的结果完全超出了林科的意料。再后来,这个视频被艺术世界接受,成为其很重要的一件作品。

  林科《宇宙?件夹01》

  这是林科第一次使用操作界面进行屏幕表演。

  林科在电脑中创建了一个名叫“宇宙”的文件夹,把对“宇宙”的常识都装到里面。在打开这个宇宙文件夹之后,便可以看到他的意识正在宇宙中循环地运行。

  《传统罗曼史》

  “《传统罗曼史》是一首经典的曲子。一天下午,林科正在操作Photoshop软件,这首曲子正在他的电脑中循环播放。由于被这首音乐洗脑,林科不由自主地哼唱了起来,同时他的手也跟着摆动。此时,作为创作者的林科意识到表演已经开始了,于是马上按下了录制开关。这就是林科的《传统罗曼史》。”

  林科《星际旅?1080p》

  有一天林科在朋友家过夜,他的朋友买了新的iMac电脑,这台电脑比林科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分辨率更高,于是他想到可以为《星际旅行系列》录制一个高清版本。这就是林科的《星际旅行1080p》,在这个视频中你可以听到崭新的苹果鼠标在桌面滑动的声音。

  林科《洗手》

  有一天,艺术视频公司Action Media的创始人——钱龙在为林科制作一则艺术家纪录片。他想要一些林科正在操作电脑的画面,因为林科的很多作品都是用电脑来创作的。于是林科随机打开了电脑桌面上的一张图片,开始快速和漫无目的地操作电脑。当时林科的电脑正在播放一个电子乐,他跟随了音乐的节奏。这就是这件作品《洗手》。

  林科《Today》

  “那个时候,我的工作室是在江边的一个高层公寓里。那里有非常开阔的视野,我可以每天欣赏日出和日落,也许我是受此影响,制作了这件作品。”

  林科《电?乐总让?跳舞02》

  林科录制这个视频的时间是2011年。

  那个时候中国的网络防火墙还没有今天这么“厉害”。林科当时住在杭州——那个孕育了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的城市。那里的网络也非常的顺畅。有一天,林科发现这些网页动图(GIF图片)都是被关键词关联在一起的。林科在这些关键词的链接中跳转,发现它们和正在在线播放的音乐节奏完美地契合,于是他一边听着在线音乐,一边随机地浏览网页,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音乐录像带。

  林科作品展览现场

  林科的作品都在这台电脑上。

  哈哈,我觉得林科的作品对于年轻网民来说实在太好懂了。他的冷幽默也很好懂。反正这些(我猜应该是他自己写的)以自己为第三人称的作品介绍在编辑的时候都让我一个人在家笑出了声。

  刘窗《无题(节日)》

  作品将背景设置于都市边缘,记录了一个人物在布满废墟与瓦砾的城市空间中穿行的场景。以拾起一片纸屑并将其引燃、抛落在地上为开场,这个行动逐渐开始重复,进而演变为针对这个充斥着压迫感的环境的一种“评论”:向世界常态的无声抵抗。(译/杨北辰)

  该说的介绍似乎都说了。是无聊的生活还是无聊的反抗更无聊?

  马秋莎《从平渊里4号到天桥北里4号》

  在影片中,艺术家口中含着一把刀片,讲述自己从小到大学习艺术的经历。最后,她将刀片从嘴里取出并展示给观众。通过这种极具象征意义的行为,活生生的把父母对子女的殷切期盼和沉甸甸的爱,以及对子女造成的沉重负担展现在观众眼前。在艺术家眼里,这样的一份爱往往伴随着压力与痛苦。

  右 马秋莎《从平渊里4号到天桥北里4号》展览现场

  这就是看作品介绍和看展的区别。听介绍你会觉得没什么或者起鸡皮疙瘩,看展时你会哭。(其实是我会哭(明明以前看过的,再看还是哭了

  苗颖《被正统简化了的理性真相的基石》

  《被正统简化了的理性真相的基石》是一件三频录像装置作品,伴随着温柔的旁白叙事。作品画面展现了特朗普的墙、中国互联网防火墙、算法滤镜气泡的乌托邦、怀旧美国梦,独角兽科技公司的算法怪兽等等。

  作品讲述了样板化生活方式的传销、被社交媒体算法深度侵蚀下的政治环境与独角兽技术公司的泡沫之间的关系。所谓“生活方式品牌”就是一种因为后现代物质主义而产生的一味追究自我表达,它体现了人们通过寻找文化和身份认同来寻找归属感。尤其是在个性化算法的年代,人们日常与社交媒体交流的方式一般都是关于自我表达,这种自我表达往往是人们对某一种特殊集体或者文化的认知。在过滤气泡中,你只会看到自己的集体,这使得人们对中立的政治观点更加不关心。因为与极端的政治观点相比,它们看上去更无聊,且没有立竿见影的影响性。

  苗颖《被正统简化了的理性真相的基石》展览现场

  需要坐在地上观展,色彩和音乐都在模仿某种“疗愈“的生活方式氛围,但展现的内容是政治与商业公司——如作品介绍所写,这是一种讽刺手段。

  唐狄鑫《不可抗力》

  唐狄鑫的很多作品都采用了行为/表演(Performance Art)的形式,其中不少是在户外展开的。展览空间的束缚感并不是来自真正的空间上的限制,这更像一种心理效应:艺术家更适应一个相对自然的环境带来的心理上的开放感和一种与不可预期的环境发生遭遇的期待。

  在《不可抗力》这一行为事件发生之前,艺术家做了周密的调查,走访了上海的不少地铁站点,估算过车辆靠站停留的时间,并最终选择了一个“确保”安全的站台。这绝不是为了造成自己“意外的”身亡,也并非以自塑“网络红人”为目标,而是将之作为一次行为艺术的实践。在此件作品中,他果断地跳下铁轨并躺下,经受那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速度与刹车巨响,并再度果断地跳上站台。这一系列果断所举之间,艺术家的脑中具体闪过了怎样的感念?是行动,活下去!

  唐狄鑫《不可抗力》展览现场

  你将在一个监控器上看到艺术家的这次跳轨行为作品——像把他抓起来的派出所民警那样。

  陶辉《谈身体》

  《谈身体》这件作品是有关身份和性别的投射。作品中,艺术家所扮演的主角了坐在床上正在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围观(也许是朋友,或是陌生人)。由于主角是所有人关注的中心,而围观者既是听众,也是判断和意见的来源,因此整个场景的构图形成一种模棱两可的紧张感。艺术家正在背诵一篇非常客观的文章——他请一位人类学学者来分析他身体的特征,并为他制作人类学档案。然后艺术家大声朗读这篇非常理性和客观的自我描述。这提醒了我们一种相当亲密、诚挚的坦白或者直言不讳的自我揭露,充满了悲伤和自我介入。文本的分析性自我定义(人类学档案)与舞台场景和构图(非常显著的,戏剧的和情感的)之间的对比,使我们反思身份的概念——我们自己身份的概念和他人如何看待我们身份的概念。相机的使用微妙而高超,它不是聚焦在一个角色或视觉构图上,而是一直在四周游移,使观众感到自己是偷偷窥视现场的外人,增强了整个影像的情感色彩。

  很有意思的作品。如作品介绍所说,在人类学学者用客观的、科学的、归类的语言描述身体的时候,我看到了作为主体的身体,和作为客体的身份之间的脱节。

  陶辉《我们共同的形象》

  艺术家在中国电视影像史上选取了十个具有代表性的节目片段,包括不同年代不同电视台的新闻、电视剧、综艺、选秀等,作为背景随机地滚动播放。演员在荧幕前方,重现画面中的场景和台词,营造出一种真假难辨的错位感,以及虚实相生的荒诞性。艺术家从集体记忆和群体经验的角度出发,表达对于“大众媒体”和“表演性”的探讨。

  陶辉《我们共同的形象》展览现场

  哈哈,这就是我说的,我们的行为有多大程度上被影像作品里的表演塑造了?

  王拓《审问》

  《审问》是一个由胶片摄影,图像拼贴以及画外音组成的动态影像。作品由两部分叙述交织在一起 : 一部分是取材自艺术家对一位地方纪检委官员的采访记录,内容由其陈说当年成功面试该职时所需的心理技巧,慢慢演变到描述其日后审问工作中经常使用的心理手段。另一部分是一篇以英格玛·伯格曼 (Ingmar Bergman)1966 年的电影《假面》为灵感,由艺术家写作的短篇故事。故事中,一个拒绝说话的演员和一个试图使其开口的护士在长时间的相处中,悄然变成了彼此,互换了身份。在这个隐喻我们所处的复杂现实的作品之中,人们熟悉的现实情境与隐蔽于日常的极端情境借由一种类似的沟通结构产生了丰富的交集,而在其中的人的境遇也因此发生变换。

  王拓《审问》展览现场

  隐喻真是个好东西。

  徐渠《斑马》

  在作品中,一匹刚被屠宰的黑马被屠夫凭想象力切割掉部分柔软皮毛。当一条条表皮被撕开露出白色脂肪后,黑马被“写生”成一只斑马。在这个案例中,马与人原本的友谊关系被隐去,转换为赤裸裸的屠宰生产关系。伴随着对流行消费和抽象趣味的诘问再次出现,徐渠试图以黑色幽默及残酷姿态的口吻来描述现实。

  徐渠《习惯II》

  在作品《习惯II》中,作为主角的是只乌龟,它是艺术家从德国回到北京后购买的家庭宠物。通过“掀翻”这个动作,艺术家恶作剧式地颠覆了动物生活的“习惯”,讨论某种微妙的心理和控制关系。

  我又看哭了。

  鄢醒《DADDY项目》

  艺术家面壁讲述着自己人生中缺席的“父亲”。一个小时的行为全程同步记录到录像中。这一些与“真实”看起来貌合神离的不平常身世,都与现场的观众并存,与之相关的每个人都在经历一次“误入歧途的暴力”。

  左 鄢醒《DADDY项目》

  漏看了,对不起……

  周滔《蓝与红》

  不管是老人在自然光线下的肤色,还是沐浴在夜光下的人群;从夜幕下 LED 强光染蓝的整个广场,反政府民众在广场上夜夜不眠的狂欢,到金属矿山区橘红——灰绿的地表,各种人物的动作,甚至是阵风与山体震波的一次迎撞,都造就了皮肤到地表相互折射。

  艺术家常常在想:那些拍摄经历中引起的强烈情感波动与起伏,如何消受,但恰恰与此同时,在知觉不断遭遇击打,意识不断被冲刷之后,反而出现了一片空白地,一片内在的空白地表,情节与风景在此被重新唤起形状,重新回归了他们各自自在的位置,当然他们同时也是现实的情节,也是现实的地表风景与人物,他们重影了。两种地表的重影使一切回归到重新的出发点,回到了母体。

  影像并不是去记录现实的如何真实残酷,以及广场色光沉醉的迷幻,而是从地表到皮肤,从重影到再生。艺术家一直在投入这种象贴近地面飞行一般的拍摄,投入这种未知状况的感觉撞击,并不去精心构思和剧本营造,而把“拍”演化一个基本思维动作,“拍”是每个人都可以拿起自己的手机拍摄一样,其实我们都在这个时代共同演化一个新的日常动作“拍”,它在今天和“我想”,“我看”一样,似乎习以为常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正是这样,这个基本动作让我们开启一个新的感知端口。

  周滔《蓝与红》展览现场

  作为一个大众媒体从业者(对,我们一直想做大众媒体来着,不要说我们小众),我一直很担心自己写的东西是不是越来越不容易懂了,但我觉得还好,至少比艺术家写的作品介绍还是好懂一点。

  不过我觉得我现在比起以前更能想象、理解他的意思了。在我也有了一些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感知经验之后。

  我们只能用已知了解未知。

  所以哪怕你还并不确定自己能看懂这个展览,没事,看完之后,它们就会成为你的已知经验了。

  再放一次展览信息

  重蹈现实——来自王兵的影像收藏

  策展人:孙冬冬、鲁明军

  展览地点:OCAT上海馆,上海市静安区文安路30号

  展览时间:2019年3月23日—6月16日

  请大家去现场支持哦~

  这么棒、这么反映当下时代的展览

  还不要门票

  上海的朋友不去看太说不过去了啦

  把艺术拉出圈外

  如果你想了解我们

  这篇文章里藏着我们的初心

  -长按上方二维码,一键识别关注我们-

  你还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

  微博@Artha象外

  以及知乎 mono Flipboard 今日头条等

  我知道你会帮我们点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