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买书不该被摊派,商业行为进校园应杜绝

  近日,第13届中国作家榜发布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但赫赫有名的“童话大王”郑渊洁却没有入榜。有网友因此质疑郑渊洁童书的销量,一向就是“炮筒子”脾气的郑渊洁,在个人微博上对此作出回应,并炮轰一些上榜作家进校园售书有违反《义务教育法》之嫌。

  郑渊洁开篇即表明是自己拒绝上榜而并非“没有入榜”,当然,他的回应主要目的不是澄清事实,重点是他拒绝上榜的原因——童书作家以讲课之名进校园售书的丑恶现象催生了童书泡沫,他不想与这些人同居一张榜单。郑渊洁以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第3名的某作家作为例子,放出了大量其进校园作讲座的新闻截图,以及温州某小学在讲座前要求学生购买其童书的征订单,上面赫然写着“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并强调“图书无折扣”,这不就是变相摊派吗?

  当然,有人说家长依然可以拒绝购买,毕竟那是“推荐”性质的售书。然而,征订单上都写得这么明确了,如果家长还是不买,可能会收到老师的暗示,孩子还可能被“穿小鞋”。毕竟,如郑渊洁文中所示,一本童书一般以四五折的价格批发给书店,剩下的一半有多的利润里,校方有没有分到,老师有没有回扣,都难以揣测,但可以肯定的是,寻租空间很大。那么,如果不买书会挡到校方和老师的财路,又怎么能指望家长拒绝买书呢?况且,打着讲课的幌子售书,本就是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行为,杜绝这种现象,不应也不能指望家长,这是教育部门无可逃避的职责。

  打着讲课的幌子售书,不仅是不正之风,更是违法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童书也是商品,以讲课或者任何形式来卖书,都是推销童书的商业行为。而且,变相摊派还涉及强买强卖,严重的都涉及刑事责任了,绝不是一句轻飘飘的“顺便推荐”能解决的。

  无论作家变相进校园兜售童书背后是否有利益链条,其行为也涉嫌违法,且会对学生的成长产生负面影响,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抛开占用学生时间、妨碍学生的阅读自由不说,“通过学校老师用向学生发购书单不买书见不到作家的方式让孩子获得童书,不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埋下可以利用权威投机取巧不正当竞争的肮脏种子?”郑渊洁的灵魂发问,也值得教育部门的回应和反思。

  更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变相摊派学生买书的情况非常普遍,校园内的商业行为屡禁不止。以往的新闻中,学校摊派学生买练习册,规定学生到某书店买指定辅导书,向学生发课外读物征订单要求购买等等,都出现过,而且不是个例。去年10月,山东菏泽一所小学在“交通安全进校园”活动中派发印有商业广告的红领巾,教育部办公厅随即发文,强调坚决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和幼儿园。本月中旬,上海市杨浦区中考模拟考试试卷上又出现了某外卖平台的疑似软文,即使教育部门调查指非广告,也侧面反映了商业行为的普遍性和教师群体缺乏边界感。教育部门需要以更切实的手段,进行全方位的日常监管,对校园内的商业行为一票否决,对可能存在的擦边球行为作出严格规范,将商业行为堵在校门之外。

  作家以讲课之名进校园兜售童书,就是对学生的变相摊派,也是被禁止的商业行为。学生有自由选择读什么书的权利,而不是被变相摊派强迫。期待郑渊洁的炮轰得到教育部门的关注与回应,建立起有效的日常监管制度,让商业行为绝迹于校园,还孩子们一片学习的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