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关于虚空的智慧,对当今社会太有启发!

  在有的人看来,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实有的东西,他才承认存在,才认为有用,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虚空的东西,就往往认为不存在,认为没用。

  然而老子对“虚空”并不这么看,他不仅明确承认“虚空”也是一种存在,而且通过列举一个个例子来证明“虚空”的大用。

  虚空就是无用吗(资料图)

  《道德经》第十一章:“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三十根辐条集中在一个车毂上,正是因为有了车毂中的空间,才有了车的作用;抟揉粘土制造器皿,正是因为有了器皿中间的空间,才有了器皿的作用;

  开凿门窗修建房屋,正是因为有了房屋中的空间,才有了房屋的作用。老子列举了车子、器皿、房屋这三件事物,来说明“虚空”的作用。

  车子是用来载人运货的,只靠看得见的实有——辐条,可以发挥这个作用吗?正因为车毂中有个空间,车子才能行驶、载运。

  器皿是用来盛装物品的,只靠看得见的实有——外壁,可以发挥这个作用吗?正因为器皿中有个空间,器皿才能盛水、装物。

  房屋是用来供人居住的,只靠看得见的实有——梁柱顶墙,可以发挥这个作用吗?

  正因为房屋中有个空间,墙壁上有门、有窗,房屋才能让人自由地出入、采光、呼吸、居住。

  留白是一种艺术表达方式(资料图)

  空间,是一般人认为“虚空”的东西,但是这三个事物之所以能够发挥各自的作用,不是单靠它们“实有”的部分,更是凭借它们“虚空”的部分。

  所以老子说“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所以说器物(作为一种有)给人带来了种种便利,而器物的作用却是由于有了空间(作为一种无)。

  道家老子的“有无之论”深刻影响了中国文化。在中国文化中,处处可见“有”与“无”的巧妙处理。

  中国画中的留白,是为了使整个作品更加协调更加有意境,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让人留有想像的空间。

  这与西方油画填满整个画面,密不透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手法,两种风格。

  唯见长江天际流(资料图)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仿佛看到天地之间,一个人多么孤寂惆怅的身影,远远凝视着长江的尽头,而江水在无声地向前流去,这是中国诗词中的留白。

  “那时胡斐万分为难,实不知这一刀该当劈是不劈。他不愿伤了对方,却又不愿赔上自己性命。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和她相会,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

  小说在最关键的结局处设下悬念,让读者根据人物性格来自行构想他们的命运和结局,久久难忘,这是中国小说中的留白。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今天我们所处的信息社会,“无”比“有”更加发挥出巨大的力量,信息资源成为基本发展资源,信息、知识成为了重要的生产力要素。

  互联网构筑的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和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如何理解并协调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达到互促互补,是时代提出的新的课题。

  而这个时候回过头去,认真研究一下老子的智慧,体会他的“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或许会给这个时代的人们以更多更大的启示。

  (编辑: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