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罗马,平民和奴隶们一般吃些什么?

罗马进入共和末期之后,贵族饮宴的奢靡之风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局面。然而这一时期,罗马其他民众的生活饮食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

平民的上层已与贵族们同流合污,形成了所谓的“新贵”,他们谋取私人利益,贿买选票,生活腐化奢侈。而下层平民的生活却不断地贫困化,为了寻找生活的出路,他们涌入罗马城,接受政府的救济。

一、对罗马的平民进行粮食救济,也就是众所周知的食物配给制,是历届罗马统治者治理国家的重要任务之一

这一项制度最初起源于公元前123年,由时任执政官的盖约·格拉古开始实行,即给罗马的每位公民贴补一定的补助金用以购买谷物。当然,他的对象并不是全体居民,而是对年龄、性别、居住权和出身都有严格限制的罗马公民。因此,受益的人数并不多。

到苏拉时,由于种种原因废止了这一供给制度,但后来很快便得到恢复。公元前58年,克洛迪乌斯为了进一步获得民众的欢心,他通过了一项法令使这项费用翻了一番,每月免费定量供给——每月每位公民免费获得谷物5斗——这一数量对二个人维持生存来说是足够了,但却不够三个人生活。这项法令使大约40000罗马的公民受益。

二、到帝国时期,皇帝成为了整个罗马的保护人,因此他承担了提供食物给全城公民的重要职能

奥古斯都曾在罗马城专门设立了一位粮食官,负责粮食分配。此外,奥古斯都还通过举行各种私人名义的活动来取悦讨好他的子民。他自称,“他以自己的名义举办过4次娱乐活动,替不在罗马的或财产不够的其他长官举办过23次。”

往往在举办活动的同时,皇帝们甚至还会赠送各种礼物和价值不菲的奖品。尼禄就曾经在演出期间,“天天向人民抛掷各种赠品:每天一千只不同种类的鸟,各种食品、粮食、衣服、金子、宝石、珍珠、绘画、奴隶、役畜,甚至驯服的野兽,最后还有船只,住房和农田。”

当然,统治者们之所以如此慷慨的背后是有着自己的政治目的的。正像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所写的那样:“拼命追求高级职位的高级官吏们不惜使用各种各样的卑劣手腕;不过这一切都被一种壮丽的外表掩盖着,因为他们为人民举行娱乐或宴会,或是把金钱和粮食分赠给他们:尽管动机是卑劣的,但是手段却总还有一些高贵之处,因为大人物总是应当用慷慨的赠予来取得人民的好感的。”

三、与此同时,众多行省却在几百年间都被强制规定为罗马供应诸如小麦、肉食和橄榄油等食物

这其中对罗马最不可或缺的就要数埃及和非洲了。在西西里的农业衰落之后,它们几乎成为了罗马帝国的“粮仓”。我们可以看到罗马人在这一制度之下享受了特殊待遇,但是行省的人们却因此而背负了沉重的负担和压力。

当然通过分析,我们可以了解,罗马帝国的食物配给制度的确喂饱了一群人,但是对于全体平民来说,具有罗马公民权的人数并不多,因此受益的人被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因为罗马法所认可的享有公民资格的人仅限于成年男性,妇女、儿童和奴隶都不享有公民权利。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政府供给的一个公民的粮食要用来养活他的一家人是存在着一定困难的。

四、然而,我们通过一些资料也可以了解到那些慷慨的贵族——平民的保护人,或者那些有野心的贵族官员还会额外给平民粮食或食物

很多元老贵族通过用自己或政府的资金来取悦那些手中拥有投票权的平民。通过这种方式来培植他们自己的政治力量。而平民们为了养活自己和家人,也会愿意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来换取食物。许多平民从一大早就从自己家出发到保护人的家中去问候和致敬。这时,保护人就会把数量可观的食物或其它礼物赠送给平民,通常同时还会邀请他参加晚上的家宴。这些受赠的食物或者很快被拿回家中作为早餐食用,剩下的则被拿到街上变卖或换成别的更急需的物品。

当然,也有的平民并没有受邀参加贵族的家宴。这样的话,他只能继续去拜访他的其他保护人,直到有人邀请他参加饮宴。通常,很多人都会受邀参加贵族的饮宴。在饮宴上,他们也和贵族们一样尽情享用美食。很多时候为了照顾家人,他们还会把吃剩下的一些食物带回家中。然而即使是这样,还是有一些生活贫苦的平民因为粮食不够吃,过着吃了上顿不知下顿的艰苦生活。

五、在一些地区,人们的粮食不够吃,而豆类成为了主要食品,食用树皮、树叶、嫩枝、草根者所在皆是

在平民的家庭菜单里,基本没有鱼、肉、油等含蛋白与脂肪的食物,甚至有时连食盐也吃不上。“穷人的基本饮食可能是一点点粗糙的面包,就着刚从公共水泉处挑来的由城市引水桥引来的自来水下咽,也许还有一点点为数不多的豆子和劣质酒。”尤其到帝国晚期,平民的生活更加艰苦,缺衣少食,陷入了极端的贫困之中。

众所周知,罗马共和国之所以经济能得到蓬勃发展,是建立在数千万奴隶的劳动的基础之上的。帝国的各个生产领域都离不开奴隶劳动。弗兰克就在《罗马经济史》中指出:“……所有铭文的研究表明,在帝国时期的工业中占统治地位的是奴隶和被释奴隶……工业中劳动者约15-20%为自由人,而80-85%是奴隶和被释奴。”然而尽管奴隶为帝国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创造了少有的奇迹,他们自己却只被当作是“会说话的工具”,因此他们的生活饮食完全取决于奴隶主的态度了。

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为了提高奴隶生产劳动的积极性,奴隶主们通常还是尽量去满足奴隶们的日常生活需求,他们分配给奴隶食物的定量是基本上合适的。奴隶的食物被称为“Cibaria”,它主要是一些低质量的面包,或者是可以制成面包的谷物,也可以是麦片粥。当然也包括一些其它的食物:例如饮用水、葡萄酒、油、盐和葡萄;还有一种食物叫“pulmentarium”,它是一种根据不同季节和个人需要,用各种食物原料混在一起煮成的糊状物,通常就着面包一起吃。然而,当粮食歉收,面包供应短缺的时候,奴隶就只能吃干无花果了。

由于奴隶是否温饱,关系到他们能否卖力地为主人工作,因此奴隶主们在食物的配给上尽量满足他们的生活所需。甚至有的奴隶主还会派专人检查和把关他们的食物,有时甚至是主人自己亲自检查。

当奴隶的工作表现好的话,主人则会奖励他更多的食物或其它东西。如果奴隶有足够的食物,他们的营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被供给的仅是低质量的面包的话,他们的营养就不够。这样,奴隶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在富有家庭的做家仆的奴隶,尤其是在主人厨房里工作的奴隶则完全不必担心。他们可以吃主人不要吃的东西,也可以吃那些主人饮宴后剩下的食物:肉、家禽、鱼和各种甜食。而那些在农村工作的奴隶,则可以用种植的绿叶菜来增加自己的食物和营养。其他奴隶则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的生活饮食基本上得不到保证,如果再遇上天灾人祸,他们的生存就会成为问题。

参考文献:

朱龙华《罗马文化与古典传统》

卢丹凤《古罗马饮宴研究》

叶民《最后的古典:阿米安和他笔下的晚期罗马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