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总裁年薪仅1.4美元,曾连续3年放弃工资和各种福利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在他的这份主要工作中获薪几乎为零。

  上周早些时候,推特公司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披露了这一消息。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2018年的年薪仅为1.4美元,约合9元人民币。这一数字象征了该平台允许用户输入的140个字符,据悉,多西在过去3年还拒绝了所有薪酬福利。

  文件以一种赞美的口吻宣布了这个消息,“为了证明他对推特长期价值创造的承诺和信念,我们的首席执行官拒绝了2015-2017年的所有薪酬和福利,2018年,他拒绝了除1.4美元外的一切收入。”

  尽管这笔薪水微不足道,但只领微薄年薪的做法在互联网业内并非罕事,甚至演变为潮流。在过去10年左右,硅谷高管领取的最低工资已经相当普遍。这些高管名单中包括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全球大型数据库软件公司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等。Facebook创始人马可·扎克伯格从2013年起,宣布只拿1美元年薪,并主动放弃任何奖金和补贴。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也在同年表示,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他不会接受任何薪水。

  这股风潮随后刮向国内,“1元年薪”俱乐部规模逐渐壮大。2015年8月,刘强东宣布将自己未来十年的年薪降至1元。2016年,乐视成立12周年之际,贾跃亭承认乐视由于扩张过快导致烧钱太多,表示即日起自愿永远只领取1元年薪。

  更彻底的做法还包括零薪水劳动,在一次节目中,马云曾透露,自己从1999年创建阿里巴巴起从未领过工资,至今已有20年没有薪水。

  低薪宣告的背后传达了首席执行官们的高调姿态。这些姿态通常涉及对公司未来的雄心、成本控制、甚至是在艰难时局下力挽狂澜的决心。

  尽管如此,1元年薪的做法并不会对这些高管们的收入带来事实性的影响。工资并不代表他们全部的收入构成,甚至只占很少一部分。数据显示,11位年收入超过3000万美元的CEO,其工资占总收入的比例仅为2.7%。

  根据2017年披露的文件,杰克·多西持有超过1600万股推特股票,按该公司周二的股价计算,他拥有价值5.57亿美元的财富。他还从支付公司Square首席执行官的第二份工作中获取了极大的收入。《福布斯》援引监管机构提交的文件称,截至2018年,多西抛售了Square总价值8000万美元的股票。

  同样,乔布斯在任职期间都是1美元年薪,但他手握苹果550万股票。此外他还是迪士尼最大的股东,占股7.4%,市值达百亿美元。甲骨文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在2013年的收入达到7700万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来源于股票期权。而在最近,CNN披露了世界首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八万美元年薪,据悉,这一数字在过去20年间从未变过。但贝佐斯坐拥亚马逊16%的股份,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

  视线转移回国内,刘强东宣布只领1元年薪且无现金奖励的薪酬计划背后,他早已获得董事会奖励的公司股权的 4%(每股执行价格 16.7 美元,相当于每股 ADS33.4 美元)。同时根据薪酬计划的背后的股权激励计划,刘强东还被授予 2600 万股 A 股股权,相当于公司流通股的 0.9%。

  此外,高管的个人消费通常由公司承担,高管减薪不意味着高管的个人消费会受到影响——他们通过报销费用的方式,获得收入。据CNN报道,亚马逊公司每年都要支付一大笔钱来确保贝佐斯的安全:自2010年以来,贝佐斯每年至少消耗160万美元的安全相关服务和商务旅行。

  而在现实层面上,企业高管低薪、免薪也起到避税的效果。按照我国目前企业所得税的征收税率,45%的税几乎将高管的收入“拦腰减半”,因而在国内很多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中,高管只拿很少工薪甚至不拿薪水的情况并不在少数。《周天财经》对此评论称,对于年薪动辄千万的 CEO 而言,降低并非主要收入的年薪,其实就是在给自己和公司减小税收上数百万的财产流失。节省下来的资金对企业发展与持股人的长期利益多有好处。尽管人民日报也曾撰文批评“一元年薪”背后的避税动机,但也从反面反映了它在降低税收上行之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