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正室的王熙凤,为何应该给妾室尤二姐穿孝?

  尤二姐嫁给贾琏,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虽然,贾琏也曾经对她款语温言,体贴温柔,甚至还把自己多年来的私房钱,尽数搬了去给她收着;虽然,贾琏一再承诺她,等宅内的正宗琏二奶奶王熙凤一死,就接她进去做正室;虽然,小花枝巷的生活,曾经给了尤二姐一段最甜蜜的日子。

  可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尤二姐的悲剧,正是上演之前的假象。等贾琏出了差,尤二姐被王熙凤连哄带骗,弄进了荣国府中。同时,贾琏的私房钱,也被王熙凤尽数“没收”了;等贾琏回来,贾赦赏给他的秋桐,又夺走了贾琏曾经对尤二姐的温柔甜蜜,从此,贾琏“惟秋桐是命”。

  尤二姐只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自己装修的堪比王熙凤的正房精致的东厢房中,吃不保,穿不暖,任由丫头欺负,任由秋桐辱骂。直到被胡庸医打下了三个月的身孕,直到自己的希望完全破灭,吞金而逝。

  尤二姐的一生,很难说究竟是谁的错。贾琏,王熙凤,秋桐,丫头善姐儿,她自己,她母亲,那位给她看病的大夫……或者兼而有之。

  直到尤二姐香消玉殒,才勾起了贾琏对她的往日情意。贾琏一边哭的伤心欲绝,一边找王熙凤要银子,要给尤二姐风光大葬。

  可是,此时的王熙凤在干什么呢?原文:

  凤姐见抬了出去,推有病,回老太太、太太说:“我病着,忌三房,不许我去。”因此也不出来穿孝,且往大观园中来……

  一句“也不出来穿孝”,证明身为正室的王熙凤,其实也是应该给妾室尤二姐穿孝的。只不过,她太恨尤二姐了,找了借口不穿而已。

  虽然尤二姐是良妾,是贾琏的妾室中,唯一一个可以和王熙凤姐妹相称的,但也是妾室。为什么她死了,身为正室的王熙凤,还要给她穿孝?

  其实,古代的丧葬制度非常繁琐和讲究。只要是和死者有关的,无论是长者还是幼者,无论是尊者还是卑者,都是要穿孝的。只不过,要用不同的孝服和礼仪,来彰显不同的身份,明眼人一样就能看出来。

  比如作为侄媳妇儿的秦可卿死后,作为叔叔的贾宝玉,也是穿了孝服的。《红楼梦》第十四回,北静王在送殡秦可卿的时候,要见贾宝玉,贾政“急命宝玉脱去孝服,领他前来。”

  所以,王熙凤给尤二姐穿孝,其实也是当时的礼制。比如在《金瓶梅》中,李瓶儿死了,不仅西门庆家的下人们都要穿孝,西门庆也要穿孝,西门庆的其他妻妾,从正式吴月娘到寄放妾室,个个都要穿孝。为此,西门庆命人在自己家的店铺中,取了二十桶瀼纱漂白,三十桶生眼布,又命人在外面店里买了三十桶魁光麻布,二百匹黄丝孝绢。三天诵经的时候,“月娘等皆孝髻,头须系腰,麻布孝裙”。

  所以,按照当时的规矩,王熙凤确确实实应该给尤二姐穿孝。所以,作者特意强调王熙凤“也不出来穿孝”,无疑是在暗示读者,这将会增加贾琏对王熙凤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