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矿稀土去年净利润增逾2倍:尚有稀土集团内部竞争等问题

  4月20日,五矿稀土(000831)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去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25亿元,同比增长29.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增长233.59%;公司每股收益为0.10元。

  2018年全年,五矿稀土共生产稀土氧化物4101.24吨,较去年产量3441.73吨,增长19.16%,达到近7年来最高生产水平。五矿稀土提到,报告期内,国家继续加大了对稀土行业的规范治理力度,稀土产业规范管理与调控初见成效,以六大稀土集团为核心探索稀土行业供给侧改革工作稳步推进。但在全球市场格局持续变革的背景下,稀土行业供需不断变化,同时由于黑灰产业、供需不平衡、结构性矛盾等系列问题依然存在,稀土行业高质量发展仍然面临较大挑战。

  五矿稀土称,面对目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与严峻的竞争环境,公司牢牢把握回归经营本质主线,持续推动技术创新与客户需求相结合的、定制化供给的差异化竞争策略,围绕年度生产经营目标,在生产落实、营销定位、渠道拓展、成本控制、管理提升等方面多措并举、不断挖掘潜力,取得了经营业绩的持续增长。

  五矿稀土预计,五矿稀土计划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亿元,较2018年营业收入9.2亿元增加约34%。

  五矿稀土为六大稀土集团之一五矿稀土集团的唯一稀土上市平台,现为国内最大的南方离子型稀土分离加工企业之一。经营范围为稀土氧化物、稀土金属、稀土深加工产品经营及贸易;稀土技术研发及咨询服务;新材料的研发及生产销售;矿业投资;矿产品加工、综合利用及贸易。公司目前主要从事稀土氧化物等产品的生产经营,以及稀土技术研发、咨询服务。通过外购稀土原料等方式进行分离加工,主导产品包括高纯的单一稀土氧化物及稀土富集物等。

  稀土凭借其特殊的物理性能,广泛应用于工业制造与新兴产业等众多领域,被称为“工业味精”。“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十大重点领域与稀土产业均有相应关联。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稀土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近年来稀土应用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稀土磁性、催化材料产量年均增幅超过15%,稀土磁性、发光、储氢等主要功能材料产量占全球总产量7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作为稀土主要的资源供应国,也是主要的稀土生产国,在稀土资源开发与利用等方面持续改革。自2011年颁布《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来,稀土行业在资源保护、产业结构调整、应用产业发展、创新能力提升、管理体系建设等方面取得一定进展,行业面貌得到了一定改善。

  但也是在2011年,稀土行业受炒作与资本大量涌入等因素影响,相关产品价格非理性暴涨,促使行业建设热情进一步高涨,大量的稀土资源综合利用企业开工建设,黑、灰色产业链规模崛起,稀土氧化物产品产能激增,稀土产业的稳定、有序发展受到较大影响。

  近年来,国家持续加强了对稀土行业的规范管理,并相继实施了稀土环保核查、稀土行业准入、严控稀土生产总量控制计划、稀土专用发票改革、取消出口配额限制、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以及稀土大集团整合等系列政策、措施。特别是六大稀土集团政策的实施以及打击黑色稀土产业专项行动的常态化,为以六大稀土集团为核心探索稀土行业供给侧改革提供了机会与基础,自2017年始总量控制指标亦全部划入六大稀土集团,由其统一管理并分配。

  目前,国家对稀土产业的规范管理与调控初见成效,稀土行业发展整体趋于稳定,我国稀土行业总体上已进入健康发展轨道。但由于黑、灰稀土产业依然存在,同时行业整合与实质控制还存在一定差距,以六大稀土集团为资源运营主体、进而增强对稀土行业的调节与控制的局面尚未全面形成。稀土上中游产业尚处于六大稀土集团内部竞争、六大稀土集团与黑灰稀土产业竞争以及与国外稀土产业竞争的变革局面。

  五矿稀土在报告中提到,目前稀土行业虽仍面临稀土行业黑灰产业持续存在,计划、产能、产量和需求之间不平衡,结构性矛盾突出等诸多问题与挑战,且受稀土立法尚未明确、监管责任尚未完全落到实处等多重因素影响,稀土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尚需一定时间。

  但长期来看,随着国家资源保护不断加强、管理政策不断完善、稀有金属立法等法律法规建设的稳步推进、稀土大集团政策的进一步落实、产业结构持续优化以及创新驱动绿色发展理念的不断深入,稀土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