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轶可:《狮子座》只是我19 岁的代表作

曾轶可的语速出乎意料地很快,和印象中那个抱着吉他腼腆歌唱的19岁女孩有些不符,你必须得迅速消化她的回答,才能跟上她的节奏。曾轶可是从去年开始慢慢回归大众视野的,她签约了新公司,发了新专辑,上了回热门综艺,宣告“失踪人口”正式归来。今年,曾轶可加盟爱奇艺网综《我是唱作人》,以唱作人的身份再一次接受大众评判。相比10年前,如今的她更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她希望观众能在自己的音乐里得到些许宽慰。回顾从前,曾轶可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而那首广为人知的《狮子座》,只是她19岁的代表作而已。她说,“我觉得很可爱,但我自己不会(再)写了。”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录音整理_实习生 朱雯怡

“回归”舞台

“创作灵感是上天的一个礼物”

录制完《我是唱作人》第一期,曾轶可就感受到了危机。“我来之前挺有自信的。”曾轶可觉得单论创作,自己“还行”,但偏偏第一期就被选中了。赛制很有意思,8位唱作人互听Demo后互相投票,根据结果分为上、中、下位区,下位区挑战中位区,中位区挑战上位区,唱作人们进行两两PK。曾轶可起初还觉得“挺好玩”,但在经过被挑选后,她就感到了“危险”,“整体氛围很神秘,不能让任何人进去,只有我们自己,也没有主持人。”曾轶可开始紧张了,她对自己没有预期,一切都要“看运气”。

其实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曾轶可曾经明确表示过“我不喜欢竞赛,一定要分出第一吗?”音乐是没有可比性的,曾轶可一直坚持这一点。但这并没能阻挡住她的好奇心,好奇别人的未公开作品,好奇和其他唱作人在创作上的碰撞,好奇节目组能将这场音乐聚会变成什么样,所以,她来了。

“不管允不允许,不管可不可以,我都爱你。”这是曾轶可的首发歌曲《彩虹》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歌词。她的词向来如此,即使回到10年前,那个她被“绵羊音”不断标记的年代,曾轶可的歌词依然被高晓松称赞“充满了小智慧”。曾轶可也这么认为,她对自己的评价十分中肯,“我的词比曲要有更多的灵感,我的曲还是比较受限的。”她自认在创作上有一些天赋,她说不清灵感究竟从何而来,将此称之为“上天的一个礼物”。

曾轶可的音乐风格一直是另类的,10年来,她从民谣唱到摇滚和电子,这被她看作是一个“自然的成长”。但将过于小众的音乐带上舞台来接受大众的评判,又能走得多远?曾轶可还没有想过,对于是否会担心自己过早被淘汰的问题,她坦然回答,“我一开始倒还好,现在会觉得更加可惜,因为我想要多听一些他们唱的歌。”

不在意标签

“陌生人说我,我无所谓”

原创歌手高进评价曾轶可是个“怪咖”:“我特别想有一个显微镜,钻到她脑子里,看看她为什么会这么想问题。”曾轶可承认把自己圈在一个小世界里,“我不希望过多地接触我不喜欢的任何事情。”她有一条狗,还有朋友,不是“泛泛之交”,而是“少而精”的、能够给予她帮助和陪伴的好友,所以并不会感到孤独。

从去年开始,曾轶可有了更多曝光,音乐节、发专辑、上综艺,普通观众认为这是“失踪人口”的归来,但她不认为这是一场“回归”,她将此理解为“做了更多我喜欢的东西,因为之前很少有我喜欢的东西可以做。”

《快乐女声》,是曾轶可绕不开的话题,距离那个火热的夏天已经过去快10年了。回忆起那段时光,曾轶可其实是快乐的,因为“留下了作品”,她时常感觉一切都没怎么变,只是时间悄悄在流逝而已,“就像做了一场梦”。最大的变化来自于她开始明白自己想要什么。19岁站上舞台时大多都是听导演的,“导演让我唱什么就唱什么”,而现在,曾轶可更加清楚地知道“我要留下多少作品,我要怎么去写。”

那关于那些曾经被贴上的标签和受到的恶意呢?曾轶可从来不在意,甚至并不完全知道,“自从我参加了《吐槽大会》,我才全部知道。我(之前)就是有耳闻,但是他们系统地整理了一下。”但即便是在完全了解之后,曾轶可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就是一个稿子,念呗。”她的态度明确,“如果是我身边的人这样去说,我当然不愿意,因为我觉得他们足够了解我。陌生人说,我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们并不了解。他们根本没有听过除了《狮子座》之外我的任何歌曲。”

《狮子座》大约是曾轶可流传最广的作品,也是为她带来最多争议的歌曲,至今都有人要求她在音乐节上演唱这首歌。而曾轶可不太想唱了,她拒绝拿这首歌当做自己的代表作,“那么幼稚的一首歌,只是我19岁的代表作。”她觉得《狮子座》很纯真,也很宝贵,但那都是“小时候写的东西”。她早已经长大了,“如果现在有个小朋友在那儿给我唱他自己写的歌,叫《狮子座》,我会觉得很可爱,但是我自己不会写了。”

南都娱乐×曾轶可

“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带领一部分人,

最终改变某一个结果”

“我不可能还和十年前喜欢一样的东西”

南都娱乐:你最期待和谁一组同台竞技?

曾轶可:其实我不会选那种我很欣赏的人同台,因为我知道如果同台的话肯定有一个人要下去,所以说我会希望保留他。我可能会选我自己心中觉得想要跟他较量的一个人,但是我现在一直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有人要选我。我就觉得如果我能够选择的话,我可能会选择我想跟他较量的一个人,可能会选男生。

南都娱乐:节目名字叫《我是唱作人》,其实分为“唱”和“作”两部分,你觉得哪方面更加重要?

曾轶可:当然是创作了,因为我对自己的创作,尤其是歌词部分是比较满意的。唱的话,我觉得只要能够准确地阐述我这个作品,我就很满意了,希望到时候不要紧张。

南都娱乐:你一直是蛮高产的,有多少首歌的储备?

曾轶可:说实话我都不打算拿我的储备去参加这个节目。新专辑不算储备,新专辑其实是很新的东西,所以那些可能会放到新专辑里面的歌曲,我有可能会拿来比赛。但是比如说第二场的话,我会选择我自己新写的,前两天刚写的。

南都娱乐:创作一首歌大概要多久?

曾轶可:如果有灵感的话,十分钟吧。如果没有灵感的话,可能很多天都写不出来。我觉得有灵感的作品才是好作品,如果你就是生搬硬套自己去想象,或者说坐在那儿逼自己的话,肯定不是好作品。

南都娱乐:有想要在这个舞台上证明一些什么吗?其实吸引我的是跟其他人的一些火花,如果能有创作上的碰撞的话。赛制的话我觉得我们也不能控制,所以说每期尽力就好了。

曾轶可:

南都娱乐:看了首次录制,觉得你的歌可能跟《狮子座》那个时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你觉得你这两个时期在你喜欢的音乐种类或者创作风格上有什么区别?

曾轶可:我觉得是一个自然的成长,就像是一个人小时候跟一个人十年之后肯定长得不一样,这是我一个自然的转变。因为我不可能喜欢的东西还是跟十年前一样,每个人每时每刻(都不一样)。比如说我现在想到这个想法,可能下一秒钟我就变了。所以我觉得是一个很自然的转变。

南都娱乐:你现在喜欢听什么类型的歌?

曾轶可:其实喜欢的东西就是外在的包装可能会不太一样,但是内核都是很感人的,打动我自己内心的。

南都娱乐:有没有你自己比较满意,但是大家好像就So So的那种歌?

曾轶可:其实在发我未来的一张新专辑之前,我没有什么最喜欢的,我觉得都还不错,都还可以。但是我即将要发的新专辑里有一首歌,如果说我还能往下走的话,在节目里可能会表演,我很喜欢这首歌。我觉得这是所有我的生涯当中最酷的歌。

南都娱乐:新专辑什么时候发?

曾轶可:还不知道,但是可能会跟着节目同步发单曲。

“我的终极目标是永远快乐”

南都娱乐:你四五年前的几首歌今年突然在某短视频平台火了起来,你对这个有什么想法?

曾轶可:我就觉得短视频APP还挺逗的,能够在很迅速的时间里面,让这首歌被很多人拿来用。我觉得肯定有这首歌奇妙的地方(在于),它的副歌部分是很容易被传唱,而且也是有指向性的,就像一个人唱给另外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歌曲是比较适合在软件上面(应用的)。

南都娱乐:如果说以传播度广的角度来说,你在创作上会不会去偏向于说,我知道这个旋律有可能重复很多遍它是会火的,我就去刻意写一些这样的?

曾轶可:重复很多遍不一定会火,只会俗,但它也有可能会那种火,但是那不是我想要的。你可以听视频软件上的片段,其实只是截取了一点点我的歌曲,跟我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它的是比较欢快的,但我的其实是很沉静的。包括《私奔》它是那种很快乐的,但其实我的是有一些悲伤,但有希望的。所以我觉得他们只能从一小部分里面知道歌词是什么,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们如果不听我的原曲,可能无法去理解我整个歌曲的感觉。

南都娱乐:你现在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吗?

曾轶可:就是要写很多首歌,我之前的梦想是写100首歌,小时候我的梦想是这样,我觉得现在已经接近。所以等完成这个之后,我再换一个其他的。

南都娱乐:这是一个阶段性目标?

曾轶可:对。终极目标的话,我觉得就是永远快乐。对,没有什么,因为只要你快乐,所有事情都可以做得好,对吧?你要是不开心的话,你心情不好,你所有事情都做不好,所以快乐健康,然后我的家人健康,我喜欢的人健康就好了。

南都娱乐:你在有压力或者在不是特别快乐的时候,怎么去舒缓自己?

曾轶可:我之前有一些朋友,他们就会觉得悲伤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事情,然后就控制自己:我不要悲伤,我不要难过,我不要怎么样。但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我觉得悲伤非常正常,如果你没有悲伤,怎么有快乐?人不可能一直处在快乐,所以悲伤的时候你就让他悲伤,如果身体往下沉就一直沉到底,它会反弹起来。所以你不要把它当成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让它悲伤,快乐马上就会到来。你不要去控制,越控制越不想要,自欺欺人“我不能太悲伤”,越会悲伤。

南都娱乐:最近让你感到快乐的一件事?

曾轶可:我文身了。

南都娱乐:你会为了这些小事开心?

曾轶可:对。我文了一个枪,而且这个文身是不一样的,因为一般都是机器(文的),但这个是我认识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给我用一根一根的针,就是戳进去(文的)。

南都娱乐:所以新鲜事物会让你感到快乐?

曾轶可:新鲜的,但一定是美好的,它非常的美好,然后Ta自己身上也有一个枪。

南都娱乐:谈谈对自己的期待。

曾轶可:就希望按照正常的方式好好地生活下去,然后顺便我的作品能够更有使命感,能够带领一部分人,最终可以改变某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