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她,苏明玉活得简直叫人羡慕

人生最大的难题,是战胜原生家庭。

一部《都挺好》,把原生家庭对成长的影响讲述得淋漓尽致,也把苏明玉这个在拼命影响中挣扎的女子带到我们眼前。

重男轻女的母亲、懦弱无能的父亲、暴力骄纵的二哥......苏明玉拼命想要摆脱的那些,最终因为得到的一丝温暖,与之和解。

可是,不是每个“苏明玉”都是苏明玉。

不是每个“苏明玉”都会拥有亦父亦友的良师、痴情温暖的男友、待遇丰厚的职业......以及,幡然醒悟、给予迟来的爱的亲人。

更多的“苏明玉”,不过是在世间苦苦挣扎,然后被碾落成泥罢了——

《绝叫》

改编自叶真中显的同名小说,《绝叫》作为一本畅销社会派推理小说,曾入选了第36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

讲述了由名为“铃木阳子”(尾野真千子饰)的女性“孤独死”的案件,抽丝剥茧引出的一系列悬疑及真相。

一位独居的女子被发现死在了出租屋。

通过身份证和房东提供的信息,死者身份暂定为铃木阳子。

死因是猝死,于是独居的铃木阳子被判定为“孤独死”

“孤独死”是指独自生活的人在没有任何照顾的情况下,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因突发疾病等原因而死亡的事件,特别是指发病后不呼救而死亡的情况。

而从死亡到尸体被发现,中间竟然隔了整整半年。

她生前养的11只猫,也因为无人喂养,竟然将尸体啃食得面目全非。

剧情发展到这里,大概也就是“一个普通猫奴的孤独死”案件。

可参与案件的女警察却发现了不合理的地方:养了那么多猫,肯定是因为喜欢,可如果真的喜欢猫,为什么连上厕所这种小事都不教给它们?

于是拨开迷雾,案件背后的的隐情渐渐浮出水面。

铃木阳子(一下简称“阳子”)出生在一个和苏明玉类似的家庭,父亲寡言软弱,母亲偏爱更聪明的弟弟。

即使是一起上街,母亲也只是照顾着年幼的弟弟,眼神从未在阳子的身上停留。

弟弟因车祸去世,母亲泣不成声的连番质问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用明说,她也懂得其中的含义: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父亲欠下巨债,抛弃妻子离家出走,本该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却提出分开过。

明明应该是父母手心的宝,可母亲眼中的阳子却只是个“奇怪的孩子”。

阳子不明白,她只能一遍一遍在心中绝望地呐喊:妈妈为什么讨厌我?

然而没有答案。

她想着,也许长大了,自己能证明自己很优秀,母亲或许就能够正眼看看自己。

可是她错了。

和优秀上进、遇到贵人的苏明玉相比,没有背景、没有学历、没有能力的阳子,想要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上生存,太难太难。

再怎么努力工作,依旧入不敷出。

同事邀请自己一起聚餐,也只能找蹩脚的理由拒绝,然后自己窝在出租屋里吃过期的便宜便当。

这偌大的城市里,平凡而又没有存在感的阳子,却孤身一人。

没有人在乎自己,也没有人联系自己,更没有人会想念自己,除了定时到达的催款账单。

怎么办,只能找薪资更高的工作,比如卖保险。

长相帅气的上司,十分擅长洗脑,对待员工也很有一套。

员工业绩好的时候,就带对方吃大餐,与对方玩暧昧;

员工业绩差的时候,就各种打击和嘲讽对方,再在对方崩溃的时候,及时给予温柔攻势,让对方死心塌地。

用离职的职员的话来形容,简直“将糖和鞭子的伎俩玩得炉火纯青”

也许换做是你,能轻易看出对方的温柔陷阱,可阳子却在仅有的一丝温情中越陷越深。

业绩不好,就听从上司安排,开始杀熟(向亲友推销),靠变卖人际关系换来订单;

熟人“杀”光,那就自己买,掏自己的腰包为业绩注水;

自己能力始终有限,那就听从上司建议,用特殊的售后服务吸引顾客——出卖身体换取保单。

这个男人,根本不爱自己。

这是事实,一眼就能看穿的事实。

可阳子却不敢细想,因为她害怕一旦自己戳破这虚伪的温情,就会发现,自己只有自己。

阳子觉得自己是“用尽一切努力”工作着,却不知为了上司“付出一切”的自己,只是对方增加业绩的棋子,之一。

而努力的阳子,也只换来“被开除”的结局。

阳子又一次,变得一无所有。

而此时,住在舅舅家的母亲,在舅舅死之后被舅妈扫地出门,需要人赡养。

一个人生存就已经很窘迫的阳子,一开始是拒绝的。

可是看着始终瞧不起自己的母亲,为了向她证明自己很优秀,阳子扬眉吐气一般表示自己愿意赡养她。

因为,妈妈“没能力靠自己生存下去”,不像自己。

为了挣钱,阳子化名“麻里爱”,做起了皮肉生意。

也是在从事这个工作之后,她遇见了神代。

神代专做“穷人生意”,通过给生活困苦的人(特别是流浪汉)提供衣食住宿,让他们去申请生活保障金然后抽成。

神代拿大头,每月只给几百日元给流浪汉,而那些流浪汉就住在神代提供的地方混吃等死,还对他感恩戴德。

两个人的相遇,是所有罪恶的开端。

此时做着皮肉生意的阳子有一个同居男友,不同于苏明玉的贴心小奶狗,阳子的男友长得丑、有暴力倾向、曾经当过牛郎、现在靠阳子养活。

可以说一无是处,这样的人,阳子为什么会与他交往呢?

阳子自己给出了答案:一开始他对我挺好的

两人相识于一次“下班”路上,男友主动过来和自己搭讪,他发现了泯于众人的自己,他愿意倾听自己的疲惫。

阳子说,从来没有人,这么温柔地对待自己。

这让小王想起了《奇葩说》上的一个片段:

——柏邦妮:“一个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心里的苦。”

——马东:“因为太苦,所以一丝甜就够了。”

被众生嫌弃、被人间抛弃的弃民,只要有人稍许投之与慰藉便如趋光飞蛾扑向那温暖。

这样的她,错了吗?

没有。

那为什么,自己却活得这么难?

于是,和神代相遇的那一天,隐忍多时的阳子开始了对生活的反抗。

一个急于求财,一个急于报复,一拍即合。

凭借着阳子过往销售保险的经验,“杀夫骗保”的计划应运而生。

要知道,假结婚只需要一张保险证就行。

而买保险时,受益人为妻子的话,保险公司不会怀疑,而保险金基本上也不需要纳税。

至于让“丈夫”发生意外就更简单了,通过阳子弟弟的车祸,阳子明白了一个事实:只要把责任推卸到受害人身上,就算把人给杀了,也不会被问罪。

万事俱备,首先拿来开刀的,自然是一直家暴阳子的男友。

然后第二个,就是开车撞死男友的人。

阳子的每一任假丈夫,都是撞死上一任丈夫的人。

按照这个办法,阳子和神代两人联手,连杀三人骗保。

这个被家人嫌弃、被社会抛弃的可怜女子,终于成了骇人听闻的世纪恶女。

可她比以前快乐了吗?

没有。

在自己为生存挣扎、为报复杀人时,那个阳子一直想要向对方证明优秀的人,那个一直瞧不起阳子的母亲,竟然得了老年痴呆。

因为杀人备受心理折磨的阳子,终于发出了绝望的心灵呐喊:求求你表扬我!!

求求你表扬我,多么简单的夙愿。

可是从小到大,因为不够优秀,阳子活得既平凡又没有存在感,来自母亲的表扬,根本就是奢望。

多年之后,阳子终于找到了母亲讨厌自己的原因。

因为母亲和自己一样,既平凡又无趣,毫不起眼,只能在内心呐喊“快注意到我,我就在这里!

优秀的人在哪里都会发光发热,可是不优秀的人,就连让人记住都是奢求。

可是啊,哪里有平凡的人生呢?

活着,为了活着而拼命挣扎的每个人,都不平凡。

更何况,平凡普通也是需要努力的,没有什么能容易获得。

为了摆脱神代的控制,阳子设计杀害了他;

为了不让人怀疑到自己头上,阳子又杀害了自己做皮肉生意时的小姐妹,诈死以求金蝉脱壳;

为了不让人怀疑尸体的真假,阳子害死了妈妈,抛弃了最后与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人。

情人、朋友、家人,统统被抛弃,从此阳子成为了真正的弃民。

至此,阳子改名换姓,可她真的重新获得了想要的平凡吗?

又或者说,不再有人记得的平凡,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大结局时,阳子的一番话给了我们答案: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很想被人找到。”

小王忽然想到《夏目友人帐》中的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消失,是在他被所有人遗忘的瞬间。

阳子一直拼命地挣扎,就是为了不成为弃民。

可最后,连自己也把自己抛弃了,这才是真正的“弃民”吧?

也许现在的你,会和曾经的样子有一样的焦虑,但是我们都要明白一个事实:社会这种地方,就是不讲理的。

每个人都在这不合理中挣扎,可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轻易放弃。

我理解阳子的委屈,去不赞成她的选择。

毕竟,面对操蛋的人生,笑着活下去,才会有胜利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