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惊叹的上海速度,揭开外资扎堆这里的秘密

1月7日,2019年新年元旦刚过没几天,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临港产业区正式开工建设。

其实,这距离特斯拉超级工厂签约落户临港,不到半年的时间。作为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对此评价说,特斯拉公司在与上海合作的过程中,充分感受到令人惊叹的上海速度。这得益于上海良好的营商环境,也体现了这座城市对外开放的决心和行动。

按既定速度,特斯拉年底部分生产线就能实现量产。马斯克惊叹的上海速度,一方面是双方团队紧密高效合作的结果,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上海近年优化营商环境、全力服务企业发展的成效。

特斯拉只是上海速度的一个缩影,除此之外,投资15亿元人民币的发那科机器人三期项目、投资1.5亿美元的ABB机器人超级工厂等近期也即将开工……

这些新进启动的外资项目背后,是上海不断显现的“引进来”成效。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之一,上海在招商稳商方面有着非常稳健的基础和成熟的经验,也成为中国外资企业扎堆的地方。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累计实到外资2404亿美元,累计引进外资项目9.7万个。上海的外企以占全市2%的企业数量,贡献了上海全市20%的就业、27%的GDP、33%的税收、60%的工业总产值和65%的进出口。以只占全国万分之六的土地面积,百分之二的人口,吸引了全国九分之一的实到外资。在上海投资的国家和地区增至182个。

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近日在高质量发展调研行(上海)情况通报会上指出,去年以来,上海加快制定实施了“上海扩大开放100条”,提出5个方面、20项任务、100条扩大开放举措,并狠抓落实。目前已有93条落地实施,还有7条正在推进当中。

外资不仅是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促进了上海经济转型升级。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告诉记者,上海一直是中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城市,开放也是上海成长为中国经济中心城市的基本条件。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而高质量发展必然要求高水平开放。上海在经历数十年高速发展之后,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同时也面临着寻找新的发展动能和增长点的问题。而高水平扩大开放无疑是破解这些难题的必要条件。

制度创新的开放型经济

去年10月,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强化培训,促进改革》指出,中国在全球营商环境的排位从上期的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上升了32个位次。

这份报告在评估中国营商环境时,上海权重为55%,北京为45%。所以,与跃升幅度对应的,离不开上海营造的“亲商、安商、留商、富商”的投资环境。

图为ABB浦东工厂 摄影:金叶子

上海浦东的ABB工厂里,ABB自主研发的小机器人正在运行,而在不久后即将破土动工的ABB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工厂,就能实现“机器人制造机器人”。据ABB方面介绍,去年除了宣布这个项目,他们还与上海市政府签署了一项全面战略合作协议,重点支持上海工业、能源、交通和基础设施发展,全力打响“上海制造”品牌。

其实早在2005年,ABB就在上海设立了机器人全球研发中心,谈到将最大的工厂落在上海的原因,ABB(中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李刚表示,除了人才优势,最重要的还是上海的营商环境。

他说,去年10月份宣布在上海建新工厂之后,“浦东新区相关领导也多次来到现场指导,给我们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市里也成立了一个重大工程办重大项目办,我们也经常会受邀参加每个月固定的会议去汇报,得到政府各方面的支持。 ”李刚表示。

ABB只是落户上海外资企业的一个案例,《2018上海外商投资环境白皮书》显示,近年来,上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数量和投资总额均不断增长,投资偏好类型多元化发展,各行业、各投资规模的地区总部数量总体来说均有增加。

数据显示,仅今年一季度,上海就新设项目1411个,同比增长43.4%,实到外资44.68亿美元,同比增长1/5。

在日前高质量发展调研行(上海)情况通报会上,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杨朝对第一财经等媒体表示,上海建立了政企合作圆桌会议制度,每次圆桌会议由分管外资工作的副市长主持召开,各相关政府部门负责人参加。今年1月的第一场会议就开了三个半小时,会上中国欧盟商会的十多家会员企业提出了25个问题,会后相关部门一个一个跟进解决。

营商环境的提升,还倚赖于上海持续开放下的制度创新。作为扩大开放的试验田,成立5年多的上海自贸试验区,积极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投资贸易基本制度体系,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

前上海美国商会会长Kenneth Jarrett(季瑞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些年来,外国人在上海开办公司变得更加容易,尤其是上海自贸区的成立,让外企开办公司的过程变得很快,“政府机构的办事效率也是上海实力的一个反映。”

图为普华永道培训现场 摄影:金叶子

得益于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政策红利,2017年1月,普华永道商务技能培训(上海)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全国首家经批准正式开业的外商独资的商务技能培训机构。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创新服务部主管合伙人蔡晓颖对第一财经等媒体介绍,这项“ You Plus ”计划的落地,从概念落到实践,无论是从普华永道的层面还是从政府的层面,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创举。“之所以我们能够拿到第一张外商投资的专业培训的证,本身就离不开市政府、区政府的支持和努力。”

近年来,聚焦投资、贸易、金融和事中事后监管等领域,上海自贸区已经形成了一批基础性制度和核心制度创新,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已向全国复制推广。

屠新泉认为,高水平的开放更多表现为制度型开放,而非市场准入型开放,因此,地方政府也拥有更大的主动作为的空间,包括大力提高政府决策和施政透明度,加强不同部门之间的协调,形成更加透明、顺畅的监管体系,营造更加便利的、人性化的生活、教育、医疗环境。

借助于设立之初推出的两批54项扩大开放措施,上海自贸试验区累计落地企业超过2800家。其中,在38个开放领域实现全国首创目落地,目前,上海自贸区新设外资企业1.1万户,占比从自贸试验区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累计实到外资263亿。

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

上海除了日渐增长的外资企业,也成为国际性人才扎堆之地。在近日公布的2018年“魅力中国—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中,上海再度夺得第一。

七连冠的背后,上海做了哪些?

近两年,上海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先后出台“人才20条”、“人才30条”、人才高峰工程行动方案,积极推进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和外国人才签证制度试点工作,完善海外人才居住证制度……不断向海外人才发送“大礼包”。

图为浦东国际人才港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数量为21.5万,占全国的23.7%,居全国首位。

自2018年外国人才签证制度实施以来,上海已为近500位外国人才办理了《外国高端人才确认函》,数量居全国第一。至于2017年4月实施的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上海至今共核发《外国人工作许可证》12万余份,其中外国高端人才逾2万份,占比超过18%,引进外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第一。

上海罗氏制药总经理周虹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01年刚来上海她就想申请绿卡,身边的外国朋友都觉得难度很大。2017年4月,上海引进外国高层次人才新政落地实施后,两个月的时间她就通过张江自贸区管委会的推荐荣获全国首张自贸区永久居留身份证,现在去机场自助出入境只需要10秒。

4月11日,上海浦东新区国际人才港开港,同步开通了自贸区外国人来华工作“一网通办”服务平台,并正式接入全市“一网通办”总平台。有了这个平台,外籍人士只需跑一个窗口,即可办理工作许可和居留许可。而且,通过减环节、减时间、减材料,大幅提升审批效率,可在5个自然日完成工作许可、居留许可审批。

除了落户、工作便利性的优化,外籍人员的住房、医疗保险、交通出行、子女配偶待遇等配套服务也在持续完善。

以子女读书为例,在上海,外籍人才子女不仅可以在本地中小学上学,而且能去单独设立的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就读。目前,上海的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有37所。

上海来福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娜塔丽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在上海做生意的外国人,她申请签证非常方便, 配偶和子女也可以获得配偶/家庭成员签证。有2个孩子的娜塔丽,对他们的教育和医疗保健选择也非常严格,“上海给我们提供了许多选择,这里有很多国际或计费学前班以及良好服务的私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