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速无人驾驶工程师:观展时,那些人看我就像看间谍

“您最近有换车计划吗?”

“我去年刚换完车。”

对话常常止于这一问一答。上周四是本届车展专业观众日,前来观展的低速无人驾驶工程师廖东民有些郁闷,当他告诉各家展台的工作人员自己刚换完车时,对方就会礼貌的拒绝回答他接下来抛出的问题,拒绝的原因除了是他没有购车计划以外,还存在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些问题过于专业,专业到可能涉及核心机密。

汽车工程师只是廖东民的一种职业身份,此外,他还是三家企业的老板,大致涵盖汽车设计、汽车零部件以及低速无人驾驶这三个方向。

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上海车展,包含了众多车企品牌以及其推出的各类车型,除了燃油车以外,还有无人驾驶车、新能源汽车,因此,职业身份复杂的廖东民想通过车展了解到最前沿的科技。

他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第一就是过来找核心的零部件,争取达成合作;第二块是看看国内的无人驾驶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因为国外的太高大上了,我也学不到啊;第三就是了解国外新的轿车造型。”

看造型和找零部件商洽谈,这都不是什么难事,最难的就是向车企打听有关无人驾驶方面的信息,在遭到数次拒绝后,当他遇到哪家愿意多聊两句的技术员时,天然的会对这家企业格外的有好感。

 >

摄影:首席记者杨眉

“车展给我提供了学习的机会,但想学到也没那么容易”

周四,是上海车展对专业观众开放的日子。一早廖东民坐了半个小时的地铁来到了国际展览中心,他约了几位员工在这里汇合。车展一开放,他就跟着人流进了展馆。

国际展览中心共有八个展馆,其中一二三四展馆只有一层,而五六七八展馆共有两层展出,2019年的这次展览一共来了1000家车企。如此庞大的数量,为了逛遍,廖东民撇下了其他几位员工,自顾自的看起来。

他花了一天时间观展,直到下午六点多车展结束才离开。这其中,他是有些汽车销售员眼里不买车的闲人、是有些技术员眼里探秘的“间谍”、是有些零部件厂商眼里的贵客,不同的角色决定了他们对待这位工程师的态度。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你可以问问我们其他的工作人员”、“这个我们还不能透露”,一天下来,这是廖东民收到的最多的回答,只偶尔遇到一两位有问必答的技术员,“那时候就觉得很温暖啊,奇瑞品牌的,难得他们派了一位技术员来协助,其他多是销售,我也能理解他们解答了很多人后那种不耐烦。”

身着蓝色衬衣,背着黑色双肩包的廖东民快速扫过在他关注以外的汽车,只在自己感兴趣的汽车面前,他左瞧瞧右看看,仔细瞅瞅汽车旁的标牌,如果能被允许进入车内参观,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机会的,等一切了解清楚,廖东民就会找来现场的工作人员提出疑问:“价格和上市时间肯定会问,除此以外我还要问噪音、油耗、功率,以及发动机等一些参数,在这过程中,我发现大品牌的防备心更重,而自主品牌更愿意跟你分享,态度也更好。”

廖东民在东风品牌的无人驾驶小巴面前足足停留了十分钟,这时间相比于其他一眼带过的,并不算短,“东风的无人驾驶小巴和我所关注的匹配度很高,就好像找人结婚,这么多美女,我要找一个可以跟我过日子的,可能她不是最漂亮的一个,东风的那款无人驾驶小巴就这样的。”

由于不能上车参观,最后廖东民只能以多拍几张外部的照片结束,“是我可以学习的。”

 >

摄影:首席记者杨眉

对汽车的喜爱源于孩童时期

说到观展的收获,除了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车辆外,廖东民还在现场接触了两家零部件企业,并互加微信达成合作意向,“一家是长虹,还有来自温州的一家零部件公司,这两家产品我认为是吻合我们产品未来升级方向的。”

谈到产品升级,无人驾驶是廖东民产业布局中很重要的一块。“无人驾驶车我自认为分为三大块,第一块就是个人使用的乘用车,比如轿车上面搞无人驾驶,这方面的代表应该是特斯拉,还有奇瑞和上汽,主要给家庭使用;第二块是卡车之流,比如物流方面的无人驾驶,这两块因为速度高,以及它是上马路,所以门槛很高,而我现在更关注第三类,就是低速无人驾驶车,它比较适合于无人驾驶技术在上面验证的,以及可以进行前期的使用,比如在公园、工厂、智能园区这种行驶里程短范围内使用,风险比较低,这一块是比较容易推广的,所以我看了全部车企,只有东风这一款应该说比较符合我个人想法的。”

这十几年里,每两年的上海车展,廖东民都会过来取经,除此以外,他还参加过北京车展以及法兰克福车展。除了取经外,车展还极大的成全了他对车的痴迷,廖东民告诉记者,这种痴迷源于小男孩对玩具车的那种天然爱好,上大学时他选择了轿车设计方向,1994年大学毕业后如愿进入福建的一家车企做客车设计,厦门大金客车和苏州金龙海格客车便是出自他的笔下,等完成了八年的客车设计工作,他开始了和汽车相关的创业,今时今日,他成为了三家分别以汽车设计、汽车零部件以及低速无人驾驶为主题的公司老板。

“去看法兰克福的车展要追溯到十年前了,当时看到人家的东西觉得好厉害啊,这就像在一楼的我看八楼的人,都是比我高的。”

“现在就看上海的车展,中国在汽车方面已经是第一大国了,在家门口我就能看到很多东西,没必要去其他地方了。”

 >

摄影:首席记者杨眉

十年后,是无人驾驶的天下

廖东民十分看好无人驾驶在未来交通方面的前景,两三年前,他就已经在这方面开始发力。廖东民联合上海交通大学,设计了一款低速无人驾驶车,“交大负责做大脑这种感知部分,我们负责做身体和手脚,现在这台车就在交大校园里跑着。”

“有很多无人驾驶应用的环境。目前无人驾驶技术出于低速阶段,它会往高速发展的,就像人一样,学会了走就慢慢会跑了,现在大家都能接受低速无人驾驶了,让它在小区给你送快递,你是乐见其成的,但是让它带着你从上海开到南京,我相信你也会担心,这整个过程肯定需要时间慢慢导入。”

关于未来交通蓝图,他有着自己的设想。“从我们个人使用车的角度,首先是短途低速无人化,中途有人无人自由切换,长途轨交化。”

廖东民继续解释,“未来,我去买菜这种短途就不用开车了,可以直接手机下载app软件叫个低速无人驾驶车就上去了,我自己开车还得找地方停车,这很麻烦,所以我认为短途会实现无人化;长途比如我要去南京,这种一百公里以上的路,就是轨交化,速度又快又准点又安全,这个现在已经实现;中途,我认为是无人和自己开车实现自由切换化模式,我不想总坐无人,有时候我也想自己开开玩一玩,等我不想开的时候,我按一下它又能自动驶回家,这就是我个人对未来交通的设想。”

作为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廖东民预测说:“短途模式还需要五到十年时间,中途模式的实现估计要十年以上。”

摄影:记者王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