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开篇语:精华所在,风采尽显!

论语: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孔子鼓励其弟子学习、勉励他们刻苦学习,友爱宽容,进德修业,最后成就为君子之人。

孟子: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

“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以此开篇看似讲人人皆知的仁义,实则大有深意,至今读来回仍振聋发聩。几千年日月盈仄,依然脱不得一个“利”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百姓为利,盖为生计;官员趋利,则为贪婪;而若一国之君言必曰利,则“国危矣”。

大学: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大学的宗旨在于使人达到完善的境界。心有主见、抓住关键、把握尺度,恰到好处。社会真正比的是修为和境界,修为多深、境界多高决定你的成就多大,写这篇文章无他意,只是为分享我的理解,如有可能则帮助同事增长点修为、提高些境界,如是而已。

中庸: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庸》全书共有三十三个章节,而它的每一个章节,都是根据这一九个字的经义所衍生出来的,乃此书的立论之言。首先说明“道”出于天而不可改变,“道”的实体充满于人的自身而不可改变;其次说“存养省察”的要点;最后说“圣神功化”的最高境界。总之,想要学者在这些地方反省自身而悟出“道”,以消除外界诱惑的私欲,使天性中善的一面充分表现出来,也是北宋理学家杨时所说的这是全篇的要领。

诗经: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是被孔夫子整理和编纂的,最终,他把《关雎》搁到第一篇作为《诗经》的开篇,是因为儒家讲礼,格外崇尚周礼。而《关雎》的核心,正体现了一个礼字。

尚书: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作《尧典》。

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

《尚书》首篇《尧典》,因标榜尧、舜选贤禅让、任德使能、教化天下的德政故事,因此更受历代读书人的推崇。作为《尚书》这部“上古之书”的开篇,因此,可以将它视为春秋战国之交儒家历史编纂学中的“创世记”,更多的则是寄托了这代儒家知识分子的政治理想。

礼记:

《曲礼》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

曲礼曰的12个字,前9个字是总纲,后一个是讲“礼”达成的效果。前9个字说:做事待人无不恭敬认真,外表端庄稳重,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说话和气在理。那么,做到这9个字,就可以安定民心了。可见,我们的先祖,把礼的重要性上升到了安邦定国、安定民心的高度了。

周易:

第一卦 乾 乾为天 乾上乾下

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再田,利见大人。

易经开篇的一句话就说明了我们在人生中的态度: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前一句可以说,君子在任何时候应该不断追求、进取、强壮自己,这是一个基本的人生态度,不论在任何环境下,不要放弃追求和进取;后一句则可以解释为人生在世,行善积德,方可厚德载物。进取和积德,均可改变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命运的元素,使我们的人生道路产生变化。

春秋:

“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冬十有二月,祭伯来。公子益师卒。”

《春秋》是中国最早的编年体史书,自鲁隐公元年开始。记载了从公元前722年至前481年共二百四十二年间的史事。

《春秋》在语言上极为精练,遣词井然有序。就因文字过于简质,后人不易理解,所以诠释之作相继出现,对书中的记载进行解释和说明,称之为“传”。其中左丘明《春秋左氏传》,公羊高《春秋公羊传》,谷梁喜《春秋谷梁传》合称《春秋三传》列入儒家经典。关于开篇之处,《左传》还交待了下人物背景及关系。(正文中【传】即为《左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