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的弟弟在元朝做官引来一片指责,连清高宗都看不下去

民族英雄文天祥拒不降元,杀身成仁,名垂青史,可是他的弟弟却在元朝做官。文天祥弟弟的行动引来一片斥责声,就连数百年后的清高宗都看不下去,也要将其斥责一番。

据史料记载,文天祥共有三弟三妹,三个弟弟分别是文璧、文霆孙、文璋,其中文霆孙早卒,长大成人的是文璧、文璋,弟兄三个一起读书学习,一起考取进士,后来又一起做官,感情十分深厚。德祐元年(1275年),文天祥和弟弟文璧奉诏在江西起兵勤王,亲兄弟并肩作战,抗击元军,但这年文家祖母去世,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文天祥便让弟弟文璧回家尽孝,自己选择继续带兵奋战。

后来,朝廷任命文璧出知广东惠州,为忠孝两全和家人安全考虑,文璧把一家人(包括母亲、妹妹、文天祥的妻儿)全部接到惠州,后来宋军战事不利,文天祥也转战到广东,弟兄三人再度并肩作战,一直奋力抵抗元军,绝无松懈之意。

文天祥

祥兴元年(1278年)十二月,文天祥在海丰五岭坡被俘,不久后被押往元大都北京。

文天祥被俘后,文璧、文璋兄弟仍在惠州城内坚持据守,到次年(1279年)二月,宋元爆发崖山海战,宋军全灭,宣告南宋彻底灭亡,此时惠州城仍在坚守,一直坚持到当年秋天,文璧、文璋两人才以惠州城降元。

文璧、文璋降元后,并不想当元朝的官,当年冬天他们就率全体家属离开回到江西老家,打算就此闲居,以了此生。然而,元廷多次下诏征召文璧前往大都朝觐,无奈之下,文璧只好来到大都,后来被任命为临江路总管兼府尹。

当时就有人写诗讽刺文璧不能像哥哥文天祥一样拒不降元,坚持死节:“江南见说好溪山,兄也难时弟也难。可惜梅花如心事,南枝向暖北枝寒。”这里的溪山指文氏兄弟,文天祥号文山,文璧号文溪,就连清高宗乾隆皇帝也写诗云:“子不知终弟受职,应难地下见其兄”,说文璧在九泉之下没有颜面见兄长。

爱新觉罗·弘历

然而,当事人文天祥的态度究竟如何?文璧后来的表现又如何呢?

文璧来大都时,文天祥还在狱中,他得知这一消息,写下一首《闻季万至》的诗:“去年别我旋出岭,今年汝来亦至燕。弟兄一囚一乘马,同父同母不同天。可怜骨肉相聚散,人间不满五十年。三仁生死各有意,悠悠白日横苍烟。”跟那些批评苛责弟弟,甚至替文天祥愤愤不平的人相比,文天祥这首诗中并无指责弟弟之意,而且两人同在大都长达一年,中间虽未曾谋面,却有书信往来。在一封写给文璧的儿子、自己的继子《批付男升子》信中,文天祥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吾以备位将相,义不得不殉国;汝生父与汝叔姑,全身以全宗祀。惟忠惟孝,各行其志矣。”至元十八年(1281年),文天祥写信给文壁过继给自己的儿子:“汝生父(文壁)与汝叔(文璋),姑全身以全宗祀,惟忠惟孝,各行其志矣……”后来,文天祥还曾写信给三弟文璋说:“我以忠死,仲以孝仕,季也其隐。”

文天祥深知自己深受国恩,身兼将相,若不为大宋尽忠死节,不但无颜面对大宋君忠臣,也有违自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的人生信条。

但文璧、文璋不同,他们只是普通的地方官员,在大宋已灭的情况下降元不为耻辱,为保全家族降元不为卑劣,所以文天祥写信给自己的孩子,避免让他们对自己父辈们的不同选择产生误会和迷茫,让他们理解父辈的不同选择。

文天祥确实理解弟弟的举动,也从未有过批判言辞。既然忠孝能以两全,那兄弟两人一忠一孝,各行其志,毫不影响文天祥民族英雄的地位。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文天祥自己选择以忠死,却不能尽孝;二弟文璧选择了孝,所以出仕元朝;三弟选择了隐居,拒绝出仕,“惟忠惟孝,各行其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