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拍摄濒危冷血动物,原来它们这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