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抄袭怎么看

美术作品抄袭,如何界定?(IC photo/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18日《南方周末》)

2019年4月13日,有自媒体称,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陈琦在苏州博物馆展出的作品《物光》系列布面油画(创作于2017-2018年间),涉嫌抄袭国外艺术家James Austin Murray作品(该作品曾在2014年举办过个展)。中央美院4月14日通报,学校已由校学风建设委员会责成其所在院系成立专门调查组开展核查工作。今年2月份,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公开指控叶永青抄袭了他的画作,其中一些抄袭作品售价比原作贵一百多倍。3月7日,四川美术学院官方微信发布声明,已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开展核查工作。美术作品抄袭,如何界定?

正方:

学画画、学书法,都有一个对名家作品进行临摹的过程。刚开始,临摹得不那么像;到后来就越来越像,表明学习者水平在不断提升。通过临摹学习构图、线条的使用及颜色的搭配等,感受原创者在原作中体现的情感与意蕴,是书画学习的一个常规手段。把一篇文章原封不动或剽窃其主要思想据为己有算抄袭,但似乎没有人认为临摹书画算抄袭。至于对创作风格与主题的模仿或推陈出新,是更高级的临摹,更难被认定为抄袭。太阳底下无新事,哪个原创者的创作不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增益?哪个原创者敢拍胸脯说自己的作品是100%创新?

反方:

出于个人学习与欣赏目的,对名家作品进行临摹,当然不算抄袭。但对原创者的画作稍加改动作为自己的“创作”,对原创者或苦心积虑或奇思妙想发展出来的创作主题与风格照搬或几乎照搬,然后署上自己的大名,在个人画展展出,在拍卖行卖出高价,这如何不算抄袭,如何不算侵犯原创者著作权?两件画作,如果仅仅有相似之处,未必是谁抄袭谁,因为相似之处完全可能是公有领域元素,如大家都画了故宫,故宫确实就长那样。但如果后出的画作自称原创,却跟先出的画作独创性部分很相似,那就有抄袭的嫌疑,除非能证明是独立原创。

正方:

如果你原创了一幅画作,别人未经你的许可复制后卖钱,这是明显的侵权,很容易举证;但就算别人的画作模仿你的创作主题与风格,你也很难证明对方抄袭了你画作的独创性部分。因为谁主张谁举证,你得证明对方有接触到你画作的可能性,并且两幅画作有“实质性相似”,这很难做到。当然人心有杆秤,面对抄袭的指控,而你又没有很强的反驳,就会影响你在美术界与收藏界的风评。在这个意义上,美术作品抄袭问题,只能通过自律与舆论压力来解决。

反方:

如果你抄袭别人的画作,肯定不是为了抄袭而抄袭,也不是为了暗爽也抄袭,你要么为名要么为利,当然名也可转化为利。假设你抄袭得很成功,你的抄袭作品在拍卖行卖出高价,被收藏家出高价入手,那就算法律上的著作权官司很难分出胜负,对方也可以摆出证据,要求拍卖行下架你的作品。而且买家可以援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相关法条主张自己的权益。新消法第55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要向买家“退一赔三”。

正方:

对一幅画作的创作主题与风格进行模仿、“致敬”甚至恶搞,是屡见不鲜的,如“杜甫很忙”,是对课本的一幅插图进行演绎,难道也以抄袭或侵权论之?著作权法第12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

反方:

著作权法第12条后面还有半句,“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著作权法规定著作权人对作品有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你改编、演绎别人的作品首先应该取得别人的授权。有著作权人的授权的改编作品就没有侵权或抄袭问题了。

【点评者说】叶永青与陈琦的美术作品被指控抄袭之后,他们所在的学校均成立了调查组,对相关指控进行核查,目前都没有出结果。其实,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解决手段。如果这个调查组既有美术界人士,也有法学界人士;既有校内人士,也有校外人士,充分考虑代表性与权威性,然后严格履行调查程序,最后向公众公布调查报告,或能定分止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