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匈奴更凶悍的民族,李世民评价:见利即前,败无惭色

突厥人:历史上活跃于蒙古高原和中亚地区的民族,他们也是中国西北草原上,比匈奴、鲜卑、柔然更加凶悍强大的游牧民族。突厥是一个崇拜狼并以狼为图腾的民族,唐太宗李世民对这个民族的评价是“见利即前,知难便走,胜为求财,败无惭色”。

突厥是公元五、六世纪,崛起于漠北草原的游牧民族,关于突厥人的起源有着诸多的版本。

据《周书·突厥传》中的记载,传说突厥人的祖先为与狼结合后所生,而突厥人也的确对生性贪婪、凶残的狼顶礼膜拜。在长孙无忌所编纂之《隋书》卷84中记载:“突厥之先,平凉杂胡也,姓阿史那氏。魏太武皇帝灭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蠕蠕。世居金山之阳,为蠕蠕铁工。金山形似兜鍪,俗号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而开创突厥汗国的人,就是灭掉柔然汗国的阿史那土门。

突厥汗国成立之后,它把中亚草原、西域诸国、蒙古草原统一了起来,创造了自己文字,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共同的语言——突厥语。

突厥汗国分为东突厥、西突厥和后突厥,共立国193年。突厥汗国全盛时期的疆域东至大兴安岭,西抵西海(里海),北越贝加尔湖,南接阿姆河南之庞大的突厥汗国。此后突厥汗国多次遭到隋朝、唐朝的打击,东、西突厥也曾相继复兴,但再也没能恢复西到里海、东至大兴安岭的广阔疆土。

隋文帝杨坚在建立了隋朝之后,他对突厥汗国采用了长孙晟的离间之计,使突厥汗国分裂为东、西两部,随后分军八路反攻突厥,突厥人由盛转衰。

但是到了隋朝末年,随着隋炀帝杨广的骄奢淫欲、穷兵黩武,东、西突厥汗国借此机会,再度强大了起来。东突厥的始毕可汗竟率突厥铁骑,把视察边防的隋炀帝杨广包围在了雁门关,随后突厥大军攻克了雁门郡41座城池中的39座,仅余雁门、崞两城未被突厥人攻破,史称“雁门事变”。

隋末唐初也是突厥再次强大的时候,各地军阀如薛举、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王世充,甚至是唐高祖李渊,都曾先后向突厥始毕可汗称臣。

唐朝统一之后,唐太宗李世民为雪其父李渊,曾向突厥始毕可汗称臣和他自己亲身经历“渭水之盟”的耻辱,唐太宗便着手解决东、西突厥。贞观四年,唐军联合薛延陀灭了东突厥,唐高宗显庆四年,唐军又亡了西突厥,其余部西迁中亚地区。唐高宗末年,突厥人再度建立后突厥汗国,但最终亡于公元744年,从此,突厥人逐渐从中国的史籍中消失。

突厥汗国自立国之初,就对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朝、唐朝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唐太宗李世民在他的《大唐创业起居注》中云:"突厥所长,惟恃骑射,见利即前,知难便走,风驰电卷,不恒其陈。以弓矢为爪牙,以甲胄为常服,队不列行,营无定所。逐水草为居室,以羊马为军粮,胜止求财,败无惭色。无警夜巡昼之劳,无构垒馈粮之费。"

史书中记载的突厥是“突厥众不敌唐百分一,所能与抗者,随水草射猎,居处无常,习于武事,强则进取,弱则适伏,唐兵虽多,无所用也。"

其实突厥汗国不但拥有庞大的疆域,更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根据记载,突厥汗国辖精锐之师"数十万",这支庞大的军队由三部分组成:侍卫之士、控弦之士和拓揭,即一些文献中记载的三个虎师、十六个豹师和三十二个鹰师。

侍卫之士:即《周书·突厥传》中的"侍卫之士谓之附离,夏言亦狼也;盖本狼生,志不忘旧。"在突厥汗国的数十万大军之中,必定有一部分是可汗的扈从亲兵,因为他们是阿史那氏的狼氏族的亲兵卫队,故取名"附离"。

控弦之士:是突厥军队的主力,号称高达四十万之众,因为侍卫之士的人数毕竟不可能太多,而突厥汗国也不会只靠少数亲兵去东征西讨。这四十万突厥主力军队,大部分是由突厥本部的兵员构成,所以被称之为控弦之士。

拓羯:拓羯是一支由中亚昭武九姓胡人组成的精兵,"武德末年,突厥至渭水桥,控弦四十万,胡人精骑腾突,挑战日数合"。因为突厥汗国重用胡人,故拓羯在突厥军队之中举足轻重,据说这支拓羯在颉利可汗败亡后仍不降唐,由此可见他们是何等之强悍。

同为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突厥人远远要比他们之前的匈奴人、鲜卑人、柔然人等强大,即使是称霸草原几百年的匈奴人,其鼎盛时期的控弦之士也不过三十万。突厥汗国虽然很强大,但也只存在了不足二百年,因为他们遇到的了大唐帝国的鼎盛时期,对手是当时天下无敌的大唐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