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盛世:少康中兴,光复祖业

在上古时期的尧、舜、禹时代,帝王的传承实行的是禅让制度,“传贤不传子”,故而帝尧不传位于其子丹朱而禅让给大舜,大舜不传位于其子商均而传位于大禹,到了大禹晚年,按照千年传统,他本应传位于德高望重的伯益。但禹有意传位于其子启,所以在他临死前七年才勉强决定伯益为继承人。

夏朝形势图

大禹死后,他的儿子启对伯益发动了突然袭击,杀死了伯益,然后建立了夏朝。从此,实行了数千年之久的“传贤不传子”的惯例被打破,改而实行“传子不传贤”的家天下制度。帝启也成为史上首位开启世袭制的帝王,中国历史也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太康失国

帝启夺位成功后,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生活十分腐化,骄奢淫逸,尽情享乐。尤其是在他的晚年,特别喜好打猎、歌舞,整日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纵酒享乐,疏于朝政。由于政事不修,武备松弛,导致内外矛盾日趋十分尖锐,四夷背叛。刚刚建立不久的夏王朝,就陷于无比深重的危机之中。

由于肆意纵情声色,帝启只在位十多年就死了。启死之后,王室内部又爆发了诸子争立的大乱。这是因为,由于帝启破坏了“择贤而立”的推举制度,现在既然是“家天下”了,权位当然应该由他的儿子们来继承了。但启有五子,究他生前由没有指定继承人,竟该由谁来即位呢?结果谁也不肯让步,于是五子为了争夺权位,开展了你死我活的血腥争斗。最终王位为其中的一个儿子太康(齿序不详)所得。

然而不幸的是,太康继位,跟父亲一样,这也是个纨绔子弟。他即位后,不但没有改善朝政,反而变本加厉,终日田猎无度,流连于美色酒肉之中。有人向他进谏,劝他效法祖父大禹,以天下百姓为重,要他勤于政事,可太康却对此置之不理。加上之前夺权斗争造成的内乱,朝中众臣对夏后氏很是失望。所以太康逐渐失去了民心,给一些觊觎权位已久的诸侯有了可趁之机。

东夷族有穷氏首领后羿,武艺高强,善于射箭,在政治上也很有谋略,他看到夏王朝内部矛盾重重,疏于戒备,遂趁太康外出狩猎数月不归之时,乘机起兵,夺取了夏朝的都城斟鄩,将太康拒之国都门之外。就这样,后羿便轻而易举地取得了朝中的实权,得以号令诸侯。

太康失去了权力,被放逐到了远方,发出了《五子之歌》的悲鸣,但为时已晚。数年后,太康死了。后羿闻讯拥立其弟仲康继位,仲康没有实权,实际上当了后羿的傀儡。仲康死后,其子相继位。后羿见大禹的后代无人,干脆把相赶走,自己当了国王,史称“太康失国”、“后羿代夏”。

太康失国,都是因他骄奢淫逸,只图自己享乐,不顾百姓死活,王道不正,故而被政敌暗算。而可悲的是,那个胜利者后羿得位以后,居然也重蹈了太康的覆辙。

后羿自恃善射,以为天下无人敢不服,生活日益放纵。数年后,他像太康一样终日沉湎于酒色,不问政事。他的亲信寒浞为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早想除掉后羿取而代之。他知后羿目中无人,于是伺机暗杀了后羿,自己当上了国君。可怜这“家天下”的夏朝,仅仅传了三代君王,王位就落到了两个系统的外姓人手中。大禹、帝启的在天之灵有知,且不知作何感想!

光复祖业

寒浞夺取了政权之后,觉得很不放心,一直在追杀大禹的后人。寒浞听说帝相失去王位后逃到了斟鄩氏那里避难。寒浞遂发兵攻灭斟鄩氏和斟灌氏,杀死了帝相。但帝相被杀时,他的妻子怀着孩子逃走,躲到了有仍氏处避难。这里是她的娘家,所以得以活命。

不久,帝相的妻子分娩,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少康。少康从小聪慧,他初懂人事后,母亲就告诉他祖上失国的惨痛经过,叮嘱他日后要报仇雪耻,复兴夏后氏,恢复祖上的荣光。

少康画像

少康是个热血青年,从此他发愤图强,立志要夺回天下,他先在外祖父手下担任牧正(牧官之长),平时一有机会就学习统兵作战,并且时时警觉,防止寒浞来杀害他。

不久,寒浞之子奡打听到少康躲在这里,就派手下的将领椒的来捕杀。少康提前得到消息,不赶紧逃离,改而投奔有虞氏。有虞氏部落的首领虞思很看好他的才能,作了庖正(掌管饮食之官)。不仅如此,他就仿效帝尧嫁女于大舜一样,也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一起嫁给了少康,将他安置在纶邑(今河南虞城县东南),从此获得了“有田一成、有众一旅”的根据地。

在有虞氏的支持,又有了方十里之地,还有五百个士兵。有了根据地和军队,少康开始谋划复国。他体察百姓疾苦,宣传先祖大禹的功德,努力争取民众支持他复兴夏后氏,并召集夏后氏的旧臣前来和他会合。少康先是和逃亡到有鬲氏的夏朝旧臣伯靡取得联系,暗中收抚斟灌氏、斟寻氏被伐灭时逃散的族人,不断发展、壮大武装办量。

寒浞代夏之后,实力极为雄厚,所拥有的土地、人口远远多于天下其他任何一家部落,他手下有两员猛将奡、豷,十分凶悍。少康知道敌强我弱,遂处心积虑设计,先剪除敌人的羽翼再说。

当时,奡不仅是寒浞之子,也是他手下武力最强的大将,以力气大著称,据说能在陆地上荡舟。少康为了除掉奡,派了女艾打入奡的阵营做内应,前去刺杀奡。

《楚辞·天问》记载了诛杀奡的细节:“惟奡在户何求于嫂,何少康逐犬而颠陨其首。女歧缝裳而馆同爰止,何颠易厥首而亲以逢殆。浇谋易旅何以厚之,覆舟斟寻何道取之”。

根据这首诗的透露,少康曾用行刺或袭击的方法除掉了奡,很可能是让女艾夜间行刺。当时奡担心遇刺,夜里睡觉都穿着坚甲,自以为万无一失。却还是被女艾寻找到机会,利用田猎放犬逐兽,袭杀奡而断其首。

得手之后,少康又派他的儿子季抒诱杀了寒浞的另外一个将领豷,少康命人将豷剁成肉酱。接着,少康命大臣伯靡率军围攻寒浞,寒浞众叛亲离,绝望中打算自杀。但他自杀未遂,被绑住拖到伯靡面前。伯靡历数寒浞各项罪状,将他的肉一片一片割下,凌迟至死。

这两场战役,也就是史书中所记载:

(少康)“使女艾谍奡,使季抒诱豷,遂灭过、戈,复禹之绩”。

寒浞的被杀,标志着霸占中原近百年东夷王国的彻底覆灭,同时也结束了长达四十年之久的“天下无王”时期。少康重建了夏后氏的统治,夏王朝由此复国,建都纶城(今河南商丘虞城县西)。在位期间,他勤政爱民,鼓励农桑,兴修水利,恢复了大禹时代的荣光,牛羊被野,四海安澜,史称“少康中兴”。

少康重建了夏后氏的统治,是继禹王之后夏王朝的第二位贤君。 从“太康失国”到“少康中兴”,前后共约近百年。如果说,夏朝之建立算是中国历代王朝最早之“肇兴”,启便是依靠权谋开国之枭雄,则太康便是最早的“昏君”了。总体来看,夏王朝开国以来一直动荡不安,长期没有出现安定局面。只有到了少康时期,夏朝才算是进入由“治”及“盛”之局面,出现了中兴的形势。

帝启

自从帝启用阴谋诡计杀伯益夺得王位,并通过甘之战挫败反对者建立夏王朝后,又经太康、仲康、相、少康等四世,约略近百年的时间,多次运用战争手段,才确立了夏后氏的统治。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王朝的兴衰,关键在于人心向背。自三代而下,历代帝王都自称天子,都认为自己是得了天命而登基。但这种所谓的“命”,实际上就是人心。得人心则得天下,失人心则失天下。

正如《大学》中说:“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也如《康诰》中说的那样:“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所以,任何一个王朝,是否能够生存,最重要原因在于能否得到人民的拥护。太康失国,正是因为他“盘于游田,不恤民事”。寒浞代夏,也是因为后羿“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至于寒浞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他“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 而少康之所以能中兴,光大祖业,也在于他立足纶邑后,“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 。

正如《大学》中所云:“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

因为经历过苦难,少康为政十分谨慎,特别注意民生疾苦,所以终其身没有大的过失。此外,他很重视子孙的培养,希望国家能够持续稳定发展,实现长治久安。他封庶子姒无余于越(今浙江绍兴),以祀奉祖先大禹的墓,这就是越国的发端。二十多年后,少康病死,葬于阳夏(今河南太康)。

帝杼

少康去世时,东夷部落实力依然存在,对中原的夏王朝有着很大威胁。少康死后,其子杼即位,帝杼是夏王朝另外一位伟大的贤君。他登基后,敏锐地觉察到了东夷虽然退出中原,但力量依然强大,还在觊觎,随时准备卷土重来。为了巩固对东方的统治,帝杼易燃把都城从原东迁至老丘。帝杼重视发展武器和制造兵甲,文献中常常有“杼作甲”、“杼作矛”的记载。

他还派人讨伐东南沿海地区的东夷(今鲁南、皖北、苏北一带),传说其获取了吉祥物九尾狐,夏朝的版图在杼的统治下扩张到了东海(今黄海)之滨。杼在位期间是夏朝最昌盛的时期,夏人对杼格外尊重,为杼举行过“报祭”。

《国语·鲁语》称赞“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认为帝杼全面地继承了大禹的事业。杼之子槐也是一位贤君,努力同化政策,基本上解决了东方九夷问题,到了此后的槐、泄、不降的时代,东夷基本上与夏后氏融为一体了。

“少康中兴”的时代距今已经四千年了,但那个伟大时代的荣光依然存在于史册中,绽放出灿烂的光彩。少康不畏艰难,矢志不渝,终于复国的故事,也给了后人无限的精神鼓舞和智慧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