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畔原是和珅私人花园 竟成和珅赐死罪状之一

十笏园又名“淑春园”,位于北京海淀,在鸣鹤园之南,为清乾隆年间和珅(1750-1799)的郊外赐园,据礼亲王昭梿《啸亭杂录》记载,在乾嘉时期所有王公大臣的西郊花园中,十笏园被公认为第一名园。嘉庆四年(1799年)和珅论罪赐死,一共颁布了二十条大罪,其中第十三条指责和珅修建花园,模仿圆明园蓬岛瑶台,严重违反封建等级制度,说的正是这座十笏园。

十笏园占地面积超过五百亩,在当时查抄和珅家产的清单上注明这座花园共有房屋1003间,游廊楼亭357间,规模很大,几乎可以与皇家园林相媲美。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娶了乾隆帝的女儿和孝公主,嘉庆帝抄没这座花园之后,将西半部仍赐给公主和额驸居住,东半部则改赐给乾隆帝的第十一子成亲王永瑆(1752-1823)。

道光末年此园被赐予睿亲王仁寿(1810-1864),改称“睿王园”,用满族语来称呼,又叫“墨尔根园”。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焚掠圆明园,睿王园也遭到了严重破坏。同治年间重修圆明园,曾经拆运其残余建筑木料,导致景色更加荒芜。后来,睿亲王的后代德七继承了这座花园,因经济拮据而拆屋卖树,甚至在园中开辟耕地。民国初年此园被转售给军阀陈树藩,改称“肄勤农园”,上世纪20年代,司徒雷登购废园为燕京大学用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成为北京大学校园的一部分,今天的未名湖一带,就是昔日十笏园的旧址。

全园以分散的水系为骨架,西部池岸曲折,水陆交错;东部有一个大池,其中排列三座岛屿,形成“一池三山”之景,可能试图模仿古代传说中的东海蓬莱、方丈、瀛洲三大仙山,与圆明园蓬岛瑶台的主题一致。十笏园的水景变化多端,至今从遗迹上仍可辨别出各种水湾、曲溪、湖泊的形态,进退开阖,手法十分高明。

园中主要院落位于中部偏南位置。湖中南侧大岛上建有一座慈济寺小庙,民间称“花神庙”,在院落北侧建了一座砖石结构的庙门,至今仍然幸存。大池北侧临岸的地方建有一座石舫,上部的船舱已经毁失,只剩下一个石头基座。未名湖的岸边还保存着四扇石屏风,上雕两副对联:一副为“画舫平临苹岸阔,飞楼俯映柳阴多”,另一副为“夹镜光澄风四面,垂虹影界水中央”。我推测应为石舫上的原构件,描写的是周围水面和岸上的旖旎风光。

当年和珅在园中建有一座富春楼,传说楼中陈设着一座西洋进口的自鸣钟,清晨钟声一响,在园内各处居住的成群姬妾纷纷起床梳妆。富春楼前面有两块巨大的湖石,一块直立,一块侧卧,皆来自京西房山地区,长度超过一丈,形态非常秀美。成亲王永瑆让石工在上面刻了“永通丈人”的名号,还请人为石头画图留念。光绪年间重建颐和园时,曾将十笏园旧址上的一块大石运到仁寿殿前陈列,或许这就是当年的“永通丈人”之一。

十笏园旧址现在成为北京大学核心区燕园的所在地,池岸边修建了一些仿古风格的教学楼,延续了故园风光。池东岸有一座模仿辽代佛塔式样的博雅塔(水塔),与未名湖、图书馆合称“一塔湖图”(谐音“一塌糊涂”),堪称北大的标志性景观,已经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