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沧海桑田,阿里为什么能“久经考验”?

文|陈兰

编辑|封成

“我觉得他们无法撑太久,因为他们也是在挣扎。”

上个月底,澳洲百视达终于宣布彻底关闭,结束了长达10年的经营——它是地球上仅存的最后两家百视达之一,另外一家在美国。

谁也不知道在美国的这家店还能撑多久,但许多人都还记得,成立于1985年的百视达鼎盛时期时,一度是在海内外拥有超过9000家分店的影视租赁巨头。

时代竞争激烈又残酷,百视达绝不是个例,几年前巨头们卖楼求生的故事到现在都还不禁让人感叹没落者的面孔总那么相似。

比如HTC以大约12亿元人名币的价格将其位于桃园TY5大楼出售给英业达,比如索尼曾以1.57亿美元出售位于日本东京的总部办公大楼,又比如诺基亚更早以2.2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将位于芬兰埃斯波的总部大楼出售给芬兰的Exilion公司。

可当我们回头再回望三者时,它们谁不曾是手机产业的巨头?诺基亚霸占手机市场龙头地位十四年,HTC一度被看作高端的代名词,在智能手机的发展上拥有很多第一,即使是在苹果的大本营也曾一度是北美市场领头羊,索尼则在工业设计上独领风骚,黑科技底蕴深厚,它是唯一被乔布斯所青睐的厂商。

只是它们最终没能经受住时代与时间的考验,而前不久在美国资本市场上,成功进入市值前十的公司却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一上一下,正是商业现实。

最让人意外却也不那么意外的,是阿里巴巴成为前十当中唯一一家非美国本土公司。这五年来美国市值前十名入围门槛一直水涨船高,已经从2300亿美元,提高到3400亿美元,沃尔玛、富国银行、通用电气等都跌了出来。

多年前上海官员问,上海为什么没有出现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今年1月份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浙商上海论坛演讲中表示:为什么会有阿里巴巴这么大的企业?这一次,更多人提出疑问:时代竞争下,为什么会是阿里巴巴?

01 “我们在新零售门口等了十年”

对于这个问题,零售玩家们或许更有体感。阿里巴巴从2015、2016年开始入局零售,提出“新零售”,这给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零售业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活力。

2013年被人形容为中国零售最坏的时期,2014年时传统零售更让人焦灼失落,有人形容这一年传统零售业机遇与危机并存,收获与损失并存,发展与消失并存,欢喜与忧虑并存。彼时沃尔玛关闭门店11家,计划2014年关闭25家,永辉关店6家并预计关店潮将继续上演。

中国零售行业到了十字路口,拥抱互联网成为一种机遇,一种收获,一种发展和一种欢喜。2015年,盒马鲜生从阿里巴巴内部孵化成功,“阿里旗下新零售品牌盒马鲜生一度让传统零售企业怀疑自己的生存能力”。

次年10月份,“新零售”终于在当年阿里巴巴的云栖大会上被首次提出。“我们一直坚持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已经在新零售门口等了十年。后来1919创始人杨陵江说道,他是酒类供应平台1919的创始人。

新零售提出来之前,杨陵江不怎么敢公开说线上线下的感念,“那个时候我参加论坛都有人笑我们,他们认为我们有线下就不能叫电商了,好像电商的标志就是没有线下。”杨陵江喜欢穿西装,可人家说做电商的人是不穿西装的,一定要穿夹克,一定要穿休闲服,好像他穿了西装就不能做电商了。新零售提出来后,杨陵江说,“在新零售领域除了盒马鲜生以外,找不到谁做的比我们好。”

除了“新零售”三个字,阿里还为1919带来了很多东西。2017年阿里巴巴与1919签署了战略协议,去年又战略投资1919,这为1919带来了强大的资金支持,杨陵江说:现在资本寒冬能拿到资本就不错了,更不要说22亿。金钱之外,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价值, 比如阿里投资让行业改变了对1919的看法与认知,比如银行给到杨陵江的授信额度,短短一个月从7个亿增加到10个亿不止,甚至在未来还有可能再翻6倍。价值之外,是明明白白的数据,经过测算1919与天猫用户重合度不超过5%,杨陵江说,这对彼此都是增量。

图为杨陵江

把阿里的生态资源融合注入1919身体里,再通过其自身来反哺整个酒水行业的数字化升级,才是杨陵江眼中行业的变革,但他也总是提醒同事们: “不要因为阿里有这么多的资源就完全啃老了。”

王宁跟杨陵江是思想上的“道友”,他是居然之家的总裁,他见证了这家连锁企业的长成:从一家门店,到10家,再到291家。虽然杨陵江带着1919是往线下走,而他是想居然之家往线上走,但他同样被新零售惊艳

酒饮是万亿市场,家居市场也不例外,有4万亿,但家居却是最难线上化的品类。不是没尝试过,2013年之前家居卖场生意曾过了十多年还不错的日子,但2013年前后一大批互联网家装公司批量出现并尝试颠覆线下。那时候,王宁和居然之家高层陷入一种集体焦虑状态,他们称这些公司为门口的野蛮人。彼时一些互联网企业在跟王宁聊天时还会直言:你们穿着两只很沉重的鞋子,一个是房租,一个是人工,所以跑不起来。

“那我们就赶紧做自己的电商,那时候想的很简单,把居然之家搬到线上,结果发现不行。”

一是线上线下左右手胡博,利益冲突,二是品牌商和经销商的关系难以平衡,经销商难免会沦为线上品牌的链家搬运工,当它无法获得相匹配的利润时,再指望经销商去完成至关重要的安装等环节就困难了,此外,由于家具的特殊性,线下往往可以根据情况不同可以打折和还价,这在线上是不可能的,线上线下没法一盘货。再造一个居然之家的想法显然行不通,王宁颇有感慨。

也曾变通过,比如搬到网上不行就设计成一个入口,于是2016年居然之家花1亿美金收购了设计行业有名的公司homestyler,然后搭成一个平台,把设计师、施工工人、建材家具、送货、安装、消费者这六个利益体放进来,形成一个闭环。但B端准备好了,C端却还是没流量,也正是在这时候,才接触到了阿里巴巴。

王宁曾目睹过阿里员工通宵后公司睡帐篷的情景,于他而言,互联网企业都有种陌生的狼性,而他眼中的家居卖场之变,是一个红利过去、陷入焦虑的行业如何借力互联网,重塑零售业。王宁认为,做零售是阿里在推着走。

他不知道最终的效果会是怎样,从居然之家天猫旗舰店上线,到居然之家北京金源店的新零售改造,再到41家门店的新零售工具升级,这些合作的长期效果都还有待检验。但天猫双11期间,居然之家参与促销的266家门店,交出了超出双方预期的成绩单——“120亿销售额中,有四分之一的流量是从线上下来的。”

这个销售额,已经接近居然之家全年销售的20%。

这个成绩不禁让王宁想起双十一前的那一幕,阿里巴巴CEO张勇说:“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烟花散尽最后没有增量。”王宁轻声回应:“如果只是把线下的销售算进线上了,那就是耍流氓。”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亚马逊效应”:只要亚马逊宣布进入一个行业,该行业的上市公司股价无一例外都会跌到不忍直视。

2017年6月,亚马逊说要收购线下的健康超市品牌全食超市,然后美国商业超市三巨头克罗塔、沃尔玛和塔吉特分别跌了16.7%、7.1%、12.4%,而整个食品零售行业当日蒸发了409亿美元市值。更夸张的是去年亚马逊说要跟摩根大通、伯克希尔·哈撒韦做非营利医疗健康公司,在投入资金、详细计划以及责任团队等重要信息都还没公布的情况下,至少30家医疗保险公司怪齐跌,总计蒸发市值超过300亿美元。

所以以1919与居然之家为典型行业代表的变革与创新,更能让人明白与亚马逊截然相反的“阿里巴巴效应”:所进入的行业总是能让一个行业焕发生机,带动行业的升级换代。

02 重新定义的物流业格局

除了零售,快递行业也体验到了脱胎换骨的快感。

中国的快递行业不像零售行业一样古老,从改革开放初期产生到今天,仅30年的历史,但物流行业却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也是新增就业的高发展领域。

快递离不开电商,2006年至2015年移动互联网发展,智能手机普及,电商在这期间迅猛发展。快递服务收入占全行业总收入的比重也从2006年的四成,上升到2013年的六成,而2013年第一季度的时候,快件量第一次超过了邮政函件量。

民营快递业自然也搭上了顺风车,那是历史性的发展机遇,行业快递增速一度达到50%以上。从淘宝2003年掀起中国数字经济浪潮,中国各大快递企业到2006年也首次跨过了年包裹量10亿件的关卡。那时候我国的快递还是以桐庐帮为首:申通,圆通,韵达,中通,汇通,天天快递。随着电商发展他们都变成了为人熟知的公司,阿里的进入重写了行业格局。

2010年阿里收购了汇通快递并更名百世汇通,2015年阿里投资圆通持股11%。但其实阿里与百世结缘始于2008年的那笔1500万元天使轮投资,与圆通的故事则源于2005年其掌门人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的一次淘宝网购。

彼时淘宝成立才两年,张小娟在上面买了一件皮大衣,结果到大年三十还未收到货。“淘宝什么物流,太不靠谱了”张小娟说,“什么是淘宝?”喻渭蛟问。普及淘宝知识以后没几天,喻渭蛟就风风火火地跑到杭州去找马云,最终以低价签单成功。

那时候淘宝没让喻渭蛟失望。签约后,圆通订单量快速上涨,也是因为淘宝,圆通的发展比同期的桐庐帮领先一步,成为排头兵,不仅2011年开起了国内航空空运业务,次年还开通了航空全货机。

但快递行业公司同质化严重,发展模式极其相似,比如每年高速发展但淘宝件占到公司业务的六成左右,公司旗下的网点以及不少分公司都是加盟商所有。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价格战时不时便出现。2014年马云和喻渭蛟在香港见了一面,喻渭蛟很直接:“马主席,不好意思我这次要钱了。”马云很爽快:“此一时彼一时,都理解。”第二年,圆通获得阿里巴巴和云峰基金联合注资的25亿元。

有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过,如果将时间拉长到五年甚至十年,同质化的快递公司不可能长期共存,前车之鉴是到发达国家的快递市场,比如美国以前也有20家快递,后来变成三四家,其它国家都是三四家,中国也一样。

那时还有创投基金的人认为不能独立看通达系,而是要把它放到整个物流行业、放到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中来看,快递企业的估值跟电商公司的估值没法比,资本选择电商,聪明的人、运营能力强的人都留在电商。“未来可能就是由电商出身的人、熟悉资本市场的人,跳出快递行业的圈子,用资本来重新界定行业的边界。

后来人们发现阿里巴巴和它旗下的菜鸟重新开辟了物流业的新赛道。从菜鸟诞生的那一年开始,快递年包裹量每年都会刷新一个百亿级的规模体量。到去年中国快递量已经超过500亿件,占全世界规模的40%以上,超过了美国、日本、欧盟等经济体的总和。去年天猫双十一当天创纪录产生的10.42亿个物流订单,也让中国快递进入了10亿新时代。

在“中国物流成本高”这个被热议的话题上,数据显示,从菜鸟成立的2013年开始,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例持续下降,已经从18%,降低到14.6%。但这仅仅是个开始,虽然最近五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例逐年下降,2014年16.6%、2015年15.7%,2016年14.9%,2017年14.6%,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很明显。目前发达国家这一比率在8%-9%,其中2016年,美国物流成本约为当年GDP的8%;日本物流成本约为GDP的11%。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中国快递向下一个500亿件迈进,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单独完成这项沉甸甸的任务。“必须要像建高铁路网一样建设智能物流骨干网,把所有物流要素连接起来,发挥协同效应。

而聚焦到企业本身,中国各大快递公司在效率提升的前提下,成本也在快速优化,行业成本的年复合递减率接近了17%。以“四通一达”为代表的中国主要快递公司盈利能力稳步提升,去年5月阿里投资中通,到了去年第三季度时中通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增长47.7%。

当然随着包裹量的增加,快递末端配送也一直是很多快递公司面对的难题,尤其是快递员雇佣难。马云在与中国主要快递公司负责人座谈时曾表示,“要关心快递员每个月带回家的钱,是不是能让家人觉得有人养家很安心;要关心他们每天起早贪黑,一年下来带回家的奖金能不能给家人惊喜。”

后来有个叫万光辉的百世快递小哥说,他五年前是负债50万从四川到北京做快递员,接触到菜鸟裹裹后,揽收的包裹量快速增长,现在自己的年收入超过了200万元。

“快递公司的下一波红利才刚刚开始” 。

03 “软”实力怎么成为“硬”实力?

从零售业到快递业,有人说,在阿里身上,既可以看到中国改革开放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爆发出来的能力,也可以看到这种能量支持着阿里走向更高更远。

几个月前华尔街专业投资者和金融专家投票选举“最值得投资的企业”,投票标准简单直观:值得投资并长线持有十年。在这场对决中,六十多家全球著名企业上榜候选名单,比如德国大众、高盛、IBM等传统巨头,比如苹果、谷歌、Facebook、特斯拉等科技企业,再比如来自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小米等七家公司。

最终阿里巴巴摘取了桂冠,投资者也越来越青睐阿里,“阿里巴巴的股票,买就完事儿了。

2017年彭博的统计显示,在华尔街215个大型基金中,有三分之一的基金买入阿里巴巴的股票,年化回报率达到33%,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上个月知名主持人、前对冲基金经理、畅销书作者JimCram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NYSE:BABA)是他唯一推荐迈入的中国股票。Cramer还说“我和很多时尚人士、零售商、供应商聊过,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Jim,看好阿里巴巴”。

青睐背后有阿里的社会责任、社会价值的印象作用,公司的软实力开始影响公司的硬实力。早在三年前阿里组织部开年终大会时,马云就说过去一年他有三件最高兴的事:第一件是2015年12月底,在三亚给100位乡村教师举办了盛大的颁奖典礼;第二件是成立了湖畔大学,为企业家群体尤其是民营企业家提供了培训体系,让他们学习别人的错误,学会坚持学会创新;第三件事就是成立了桃花源基金会,做了不少环境保护方面的尝试。

而今年花旗银行3月28日的最新研报里,专门分析了阿里巴巴CEO张勇在盒马月会上关于组织和文化的分享,详尽提到了分享的六条价值观,研报结论是“体现了从上到下对价值观的看重,而这也会令公司高管更重视‘做正确的事’和‘找对的人’,不断提升客户服务体验、员工管理和运营流程。”

比较有意思的是,没有人想到研报会专门分析一个公司的领导力和文化,同时这也说明投资者们开始重视公司“软实力”对“硬实力”的影响。

当然,也有要做空阿里巴巴的。

整个2017年,因为做空阿里巴巴股票,包括查诺斯在内的空头们总共损失超过一百五十亿美元,反观阿里巴巴股价上涨超过100%,这不禁让人想起尼采说的那句: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

甚至2017年的商业内幕杂志还曾报道:对阿里巴巴的未来的判断已经让华尔街分裂了。大空头查诺斯在遭受沉重损失后退出了对阿里巴巴的做空,去年8月他说:我们已经向前看了。蔡崇信回应时说:我尊敬查诺斯先生,因为他需要承受阿里巴巴股票上涨带来的极大痛苦。

做空还在继续,纽约金融数据公司S3显示,新年刚过仅仅一个月,看空阿里巴巴股票的资金量增加了近40亿美元。雅虎财经分析,空头们再次盯上阿里,更多是因为华尔街始终有着一群不相信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奇迹的人,希望通过做空阿里巴巴这个最能反映中国经济晴雨表的公司来做空中国。就像S3公司的董事总经理的人说的那样:阿里巴巴是大空头们用来做空中国经济的首选。

2015年的时候阿里巴巴公布当年第四季度财报,当时市场普遍解读说数字背后展现了中国消费经济和科技服务产业的强大活力,但受投资者对中国经济信心不足影响,阿里股价当天还是跌了3.77%。

不过阿里巴巴没受影响,它像一个少年一样乐观,“业绩好是干不死的”,好公司,能给别人、别的企业乃至社会带来持续稳定价值的公司,它的潜力或许会超过大家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