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上任就被大臣预言:国家要因他而亡!结果句句应验了!

侯景原来是被鲜卑族同化的羯族人,在北齐奠基者高欢帐下征战,屡立战功,深受高欢欣赏倚重,但是,侯景为人反复无常。之后,与太清元年正月投降西魏,但西魏并不倾心接纳,于是。侯景又向萧衍表示要归顺。萧衍很高兴,封其为河南王、大将军,并派军接应。

此时,朝中有的大臣知道侯景为人,一句话成了谶语:“乱事就要来了,国家要因他而亡。”

公元548年的春天,没有满园的绿色,只有台城军民杀红了的双眼。台城地处南朝时期的核心位置,在经历了一百三十多天叛将候景的围攻之后,四十五年沉淀的太平盛世付之流水。军队早已弹尽粮绝,起初吃战马,接着吃老鼠麻雀,而后,吃草皮弓弩皮带,甚至,同伴的尸体。

到了三月十二日,台城失守,西北角的边防首先被攻破,叛军嘶吼着登上了城楼,彰示对台城的所有权。拼杀失利后,守城永安官员候萧形容枯槁、踉踉跄跄的跪倒在皇宫的内院里。用颤抖的声音对皇帝禀报:台城失守了。床上八十六岁的梁武帝萧衍缓缓回应:还能打么?

语气听起来有些疲累倦怠,可是,言语中没有丝毫慌乱。此时,候萧告诉梁武帝:“台城夺不回来了。”梁武帝非常淡定的说:“是我的我就拿着,不是我的我就不要,没什么值得憎恨的。”说完后,他仍旧躺着一动不动。

劝得了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之后,梁武帝萧衍黯然起身,脑海里浮现出了台城,突然想起此时台城的城中军民应该是苦不堪言的,不知道候军会怎么折磨他们,不由得心里一酸,觉得:这一切皆是命。萧衍起身披着长袍在宫人的搀扶下遥望远方,看到了对面山间的一座佛塔。

那本是今年“浴佛节”前就能完成的恢弘建筑,依稀间,可见塔身还搭着架子,已经显露出了气势了。原本,应该将其建造成一座世间少有的壮观佛塔,因为叛乱侯军的侵略,也就此作罢了,可以说,是这场战争带来永久的遗憾。

梁武帝萧衍一时间倍感凄凉,不由得双掌合十、垂目观心诵道:“我佛慈悲”。

萧衍自称是汉代名相萧何的第二十五代传人,年少时,就博览群书学富五车,登基后,朝政虽忙,可也是书不离手,经常秉烛夜读。史书对梁武帝萧衍给予了超高评价:在军事政治方面有建树,诗词歌赋文学创作上也有心得,纵观南朝的皇帝,当属萧衍最为优秀。

他还是一位信奉佛教的皇帝,对佛教的痴迷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据史料记载,“十二层浮屠”就建造到南京的同泰寺里,也就是今天的鸡鸣寺。同泰寺里有与佛结缘的数件宝贝,都是萧衍命人特意打造或四处搜来珍藏在寺里的。寺内“宝塔天飞、神龛地涌”,有“大佛阁七层”,更有十方金银佛像。

因寺庙与皇宫距离很近,萧衍经常主持寺内法事,亲自宣讲佛法,剃度僧人,可以说,在佛法传播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并且,芸芸众人特意到同泰寺里仰视萧衍,听他讲述佛法,说到精彩的地方,常令听客潸然泪下。

学者萧子显就曾详细记录了其中一次法会的盛况:

在梁武帝的主导下,举行了一场规模盛大的法会,不仅来了数十万人,而且,还有不少皇族贵族。从王侯将下到平民百姓,很多人都参与了这场盛会,而且,每日烟火缭绕,梵音传播之响亮威震天地。萧衍花费了数亿银两金钱,以确保每一个环节都十分完美。

可见,他对佛法的确是诚意满满,对佛教的信仰更是十分坚定。这与其他君王有着很大的不同,很多君王弘扬佛法是为了通络人心维持统治。萧衍对佛法的忠贞是至诚的,他特意选择在“浴佛节”登基,并且,下诏书称:佛教是唯一正道,宣布佛教是国家信仰。

据记载,萧衍曾经受戒于菩萨,坚持几十年严格遵守戒律。每日仅食一顿餐而且很素没有荤腥,不饮酒作乐,不奢靡淫乱,坚持朴素的着装和简约的居住,甚至,年过五十就断了房事。九五之尊的皇帝过上了苦行憎的生活,堪称“自虐”。

相比对自己的“紧衣缩食”,萧衍为弘扬佛法不惜花费重金。他广造佛像开设佛堂,每次都捐赠千万财银。年老之时,甚至,都不想做皇帝了,曾四次投身同泰寺礼佛。舍身投入寺院,包括金钱和肉身,在寺庙里认真修行,服侍僧众。

萧衍不是作秀而是真心礼佛,脱下龙袍穿上法衣,甘心当一名扫地僧。每每到了最后实属无奈,在给同泰寺捐赠数亿财富后,萧衍才不得已惆怅回朝。临行前,还给住持写下书信说明回朝理由,并不是想当皇帝,而是有自己的苦衷才迫不得已的,甚至用上“顿首”这样的字眼。

并且,萧衍为了脱离来自地狱的痛苦,特意向同泰寺得道的大师咨询方法,他坚持每日定时敲击大钟舒缓压力,也让梁武帝萧衍的心境淡定不少。但是,随着年事增高,又沉溺与佛教,他便开始怠于政事,太清二年(548年),终于爆发了“侯景之乱”。

萧衍见侯景来,不慌不忙地问道:“你是哪里的人,竟敢作乱,你的妻子、儿女还在北方吗?”侯景这时害怕得汗流满面。最后,萧衍对侯景说:“你有忠心于朝廷,应该管束好部下,不要骚扰百姓,以免徒增罪孽。”侯景答应了。

最终,萧衍被囚禁后活活饿死,享年八十六岁。

参考资料:

【《梁书》、《资治通鉴》、《中国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