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折叠屏手机深陷事故门,华为Mate X可以幸免于难吗?

作者:五矩 石头 首发腾讯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9年4月17日,随着国外首批拿到三星Fold折叠屏手机的测评机构,在正常测评过程中“大规模”出现屏幕“质量问题”,三星原计划在本周三(4月24日)在上海举行的三星Flod发布会也被随即取消。

图片来自:theverge

而在三星取消发布会后不久,据传华为Mate X的发布会也将推迟。

2019年2月21日,三星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S10发布会,而在这场发布会上三星Flod凭借“打破常规”的手机折叠屏设计,一举拿下了当时所有科技媒体的头版头条。

2019年2月24日,在巴塞罗那MWC科技盛宴开始之前,随着华为在自家折叠屏手机Mate X上的跟进,似乎让不少人看到了“折叠屏时代已来”的未来光景。

虽然,根据五矩的最新消息,因为华为Mate X的屏幕供应商属于京东方,所以华为Mate X因为三星Fold的事故而推迟发布的传言已经被证伪。

但折叠屏的技术却首先因为三星的折戟而蒙上了一层未知的阴霾。

在目前全球OLED面板生产技术已经成熟的当下,究竟是什么制约了折叠屏电子设备的发展?华为的Mate X能突破“三星Fold折叠屏”的魔咒限制吗?

1、折叠屏的老创意

要了解三星Fold在折叠屏上遇到的问题,我们需要梳理下折叠屏的发展史,因为和三星在Fold上的初次失败相比,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有许多家企业因为产业链缺失而栽在了折叠屏的探索上。

折叠屏技术的先驱源于一家名为施乐(Palo Alto Research Company)的美国公司,早在上世纪70年代,施乐就提出了开发柔性显示器的概念。

于是,在全公司的支持和努力下,1974年,施乐公司的员工终于在柔性显示技术上取得了突破,并由此生产和制造出了一款名为Gyricon的柔性电子纸显示器。

但在那个连彩色显像技术都不成熟的年代里,手持柔性显示器专利的施乐直到2003年通过成立子公司Gyricon LLC才开始了柔性屏的商业化尝试,但仅仅两年过后,因为Gyricon LLC显示效果和成本过高等原因,实在找不到愿意使用柔性屏的下游买家,便被施乐公司进行关闭处理。

而诸如此类的柔性屏探索,还有2004年,由一个教授研究小组在加拿大的一个实验室开发的可弯曲纸电脑——PaperWindows。

2008年,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成立的一个名为ASU研究机构,曾开发出世界上第一台“小型”柔性显示器;而LG、惠普和索尼等公司,也都在三星之前,曾探索过折叠屏的技术的可能性。

但时至今日,从只有三星进行了大规模柔性屏的产品生产来看,这些厂家的探索结果已经不言自明。

三星对柔性屏的热衷,源于2010年。那时的三星已经全面梭哈OLED技术,而基于OLED不需要独立发光面版的特性,让三星意识到OLED在柔性屏上的更广泛应用空间。

于是,三星曾在2010年底就曾宣布要开发4.5英寸原型柔性AMOLED显示器,而这款显示器随后在2011年消费电子展上得以展出。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在电话会议中,三星的投资者关系副总裁Robert Yi曾确认三星想在2012年初应用柔性屏来制造手机的想法。

而这一想法,随着2012年1月,三星收购一家公司拥有制造柔性显示器的专利的公司Liquavista,得以在2013年三星Galaxy Round机型上实现了柔性屏的技术商用。之后,三星还曾推出过采用了曲面屏设计的S6、S7和今天的S10等设备。

事实上,根据OLED屏幕的制造原理,在三星能够大规模生产曲面硬质屏幕的时候,三星就已经拥有了柔性屏的制造工艺。其技术区别只在于:三星是将OLED的发光元镶嵌在硬质的玻璃上,还是可折叠的纸张上抑或是柔软的布料上。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早在2013年,三星的柔性OLED品牌YOUM曾对外展示过三星的几款灵活的OLED原型产品:包括可折叠的手机、平板电脑。

所以,2018年,三星推出的可折叠屏手机Fold,其本质只是三星找到了一家可以量产的“柔性基板”的合作厂商——Novaled,而早在三星推出Fold的前一年,三星通过2000万欧元的投资就已经成为了这家德国公司Novaled的最大股东之一。

2、华为MateX会和三星Fold一样吗?

基于我们在第一段对折叠屏发展历史的回顾。

目前在三星官方通过技术检查给出具体解释之前,三星Fold爆发出问题基于两个原因:一是三星在折叠屏上使用的基板,二是三星在Fold上使用的铰链设计。

据国外媒体报道:三星在Fold屏幕上使用的柔性材料是聚酰亚胺基板,简单来说也就是塑料。

图片来自theverge

而这也便是为什么根据第一批拿到三星Fold的人爆料,只用指甲便能在三星Fold的屏幕上留下一道“不可磨灭”印记的原因所在。

根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这种印记是因为材料学特性。

现在的塑料材质,虽然可以实现和玻璃类似的通透度,但是依然无法改变基于“塑料材质”本身的特性。

这种特性就是:只要弯折必然会留下痕迹。

因为三星Flod手机的OLED面板都是“塑料”材质,所以它在弯折时,就必然有一定概率出现类似折痕的凸起问题。

一般情况下,这种问题并不严重。但当这种问题因为制作工艺或设计缺陷上的漏洞而形成逐渐叠加,就可能导致整个三星Fold手机显示屏出现“显示结构”上的Bug。

基于要保护OLED基板的需要,折叠屏手机的外屏也需要使用一块类似材质的“可伸缩塑料”。其中,三星的内折方案需要外屏“塑料盖板”向内压缩,而华为的外折方案则需要盖板“向外延展”。

所以,在国外手撕三星Fold“贴膜”的那个事件上,那个“贴膜”其实属于手机屏幕本身的一部分。是三星Fold屏幕上的一个盖板,而制约可折叠屏手机普及的因素中,这个可以和屏幕一起折叠的“盖板”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基于当下可折叠基板材料的选择性,华为在Mate X上使用的基板技术应该也来自于三星相同的“塑料”材质,而这一点在国外一些产品测评人的视频中,五矩得到了确认。

只是,因为华为Mate X采取了京东方的屏幕供应方案,且采用了外折技术。

所以,华为除了要解决折痕问题外,也需要解决当折叠屏展开后,外部塑料板如何收缩的问题。

而涉及到屏幕制造工艺和基板材料的区别,尽管华为Mate X屏幕“强度”上并不会和三星产生本质差异,但基于折叠方式的变化,也会在日常使用的寿命上有所差异。

据知乎网友介绍:因为屏幕内折方案对屏幕弯折弧度更大,对屏幕的损耗也更高,所以三星的内折方案,其实现的困难程度要比外折更大,技术要求也要更高。

所以,在三星Fold的事故发生后,如果华为在Mate X发布时三星Fold的折叠屏技术问题仍未解决,将会让MateX成为世界上第一部大规模商用的折叠屏手机。

不过,有趣的事情是:随着三星Fold事故的发生,国外一些媒体通过拆机发现,三星Fold的铰链设计与宣传完全不符。而这一作假行为,也被众多知乎网友归结为“三星Fold故障频发”的主因。

图片来自微博 快乐的小脏辫片

在三星Fold的发布会上,三星曾用下图中的精密结构介绍自己在“三星Fold”上的铰链设计,并表示三星曾对这组铰链进行过20万次的开合质检。

但作为新科技的先行者,无法把控材质特性上的意外问题,显然三星Fold已经打消了不少购买者心。

3、折叠屏,科技的试验场

三星折叠屏手机遇难后,五矩发现,柔性材料的不成熟才是制约折叠屏市场未来爆发的最大阻碍。而在柔性材料的研究上,目前均以国外企业为主,国内的生产线建设依然无法离开国外企业的技术扶持。

据“报人刘亚东”的文章中介绍:

人类的核心科技,某种程度上说,指的是130种材料,其中32%国内完全空白,52%依赖进口,在高端机床、火箭、大飞机、发动机等尖端领域比例更悬殊,零件虽然实现了国产,但生产零件的设备95%依赖进口。

所以在折叠屏手机探索这条路上,虽然测试版的三星Fold发生了一些意外事故,但这并不影响三星在可折叠屏领域的绝对话语权。

因为根据第三方调研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三星在OLED面板产能依然独霸天下,年产能将超过1亿块。

与之对比的是:京东方和内地所有OLED厂商,今年总共也仅有500万片的产能。且受制于技术起步较晚的窘境,OLED的屏幕良品率还远未达到三星的水准。所以,一个6.39英寸的AMOLED面板京东方需花费约80美元,而三星只需花费60美元。

简单来说,只要柔性基板材料充足,三星随时能扩大可折叠OLED面板的生产,而我们紧追慢赶最终的产能也不过三星的5%。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中国其他厂商要扩大生产线,也需要看日本的Canon Tokki公司的计划安排。

因为OLED面板所采用的蒸镀技术,真空蒸镀机的生产商只来自于日本的Canon Tokki公司,而在三星与Canon Tokki公司的历史上,三星曾经在Canon Tokki公司最困难的时刻让其免于破产。

所以,三星才能凭借与Canon Tokki公司的友谊,获得了在全球OLED生产上的绝对话语权。

与三星相比,华为的重心和优势在于基站和网络的建设,其在手机行业的影响力与话语权,远远不及三星的深耕程度。

所以,三星Fold的发布和失利背后,Fold并不会对三星的行业话语权产生多少影响,而华为Mate X在柔性基板不足的当下依然如期发售,更像是华为用研发实力对三星秀肌肉的操作。

作为普通消费者,折叠屏手机目前因为产业链的不完善,而导致的各种缺点显然并不适合普通人使用。

如果依然对折叠屏有所期待,不妨等华为的Mate X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