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逍与纪晓芙,怎么弄出了杨不悔

我倾向于,杨逍与纪晓芙的事,有别于云中鹤、田伯光、尹志平、刘哦不对跑题了划掉那几位做的勾当。

说是用强,但更接近于……半推半就吧。

说杨逍对纪晓芙用强的情节,基本来自纪晓芙的自述,以及杨逍的一句自承。

纪晓芙当日跟灭绝师太这么说的:

纪晓芙道:“弟子千方百计,躲避于他,可是始终摆脱不掉,终于为他所擒。唉,弟子不幸,遇上了这个前生的冤孽……”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

灭绝师太问道:“后来怎样?”

纪晓芙低声道:“弟子不能拒,失身于他。他监视我极严,教弟子求死不得。如此过了数月,忽有敌人上门找他,弟子便乘机逃了出来,不久发觉身已怀孕,不敢向师父说知,只得躲着偷偷生了这个孩子。”

灭绝师太道:“这全是实情了?”纪晓芙道:“弟子万死不敢欺骗师父。”

如果我们全盘相信了纪晓芙的说法,就有个问题了:

纪晓芙被灭绝杀了之后,张无忌看到她颈中一根丝绦,悬着铁焰令。

后来杨逍看杨不悔时,认出来了,旁白说得清楚,那是他送给纪晓芙的明教铁焰令。

设若纪晓芙是从监禁里逃出来,铁焰令是哪来的?怎又会留在身上?

又杨逍对纪晓芙如此情深,一听到她死了,随即晕倒,难道先前纪晓芙跑了,不会出来找她么?以他当世顶尖的武功,又有谁拦得他住?

小说里是有不可靠叙述的:当事人的话,未必全盘代表作者意见。

杨逍自己的说法:

晓芙,我虽强逼于你,你却没懊悔。

杨逍自承强逼了。但如果是,假设啊,杨逍对纪晓芙做了如尹志平对小龙女做的那勾当,小龙女是谈不到懊悔不懊悔的。

譬如大雄被胖虎揍了,只会说自己倒霉不倒霉,不会说自己后悔不后悔。

会谈到懊悔,是不是说明,在这件事上,纪晓芙有过选择权呢?

那一回书目,叫做《不悔仲子愉我墙》。大家都知道了。《诗经》原文: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不要来找我。我喜欢你,可是我怕父母、兄长和他人的口舌啊!

纪晓芙本来生了杨不悔后,还是好好地在峨眉派过日子的。直到被丁敏君“有女长舌利如枪”,人言可畏,这才带了杨不悔出逃。

这个典故,不止是说纪晓芙不后悔,还在于她承认:她爱杨逍,只是忌惮门户之见。

实际上,《倚天屠龙记》整本书,都在谈门户之见,谈跨门户恋爱

觉远被逼出少林,门户之见。

张翠山一开始犹豫是否跟殷素素好,门户之见。谢逊所以说张翠山婆婆妈妈,反而很欣赏殷素素。

张三丰求医被拒,险些包围少林,门户之见。

张无忌与周芷若,跨门户恋爱;与赵敏,亦然。

韩千叶和紫衫龙王,跨门户恋爱,因此得罪明教诸位。

甚至鲜于通跟胡青羊,也是如此。

甚至少林三渡都是一脑门子门户之见。

有被门户之见禁锢终身,宁死不受恩惠的,比如灭绝师太。

所以张三丰那句,才是全书格局最大的话:

翠山,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万别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妙在《倚天》全书,门户之见谈恋爱,都有个,怎么说呢,挣扎的过程。

张翠山在船上不小心亲到殷素素的脸,一下子心都乱了;之后又赶上暴风雨,这才全部释放了,甚至感激暴风雨呢。

而张无忌和赵敏关系的大转折点,就是著名的摸脚用强了。妙在用完强后,看赵敏的反应:

赵敏喘了口长气,骂道:“贼小子,给我着好鞋袜!”张无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张无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的自行穿好鞋袜,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却听张无忌厉声喝道:“ 快些,快些!快放我出去。”

纪晓芙对杨逍的感觉,是不是也如此呢?

我猜测,杨逍与纪晓芙,可能是张无忌与赵敏、张翠山与殷素素的镜像存在。张无忌是通过一次用强逆转了彼此的关系,张翠山与殷素素是彼此有感觉,最后暴风雨摧毁了彼此的间隙于是情感解放。

我觉得,依照对杨逍的描写,他不是那种“兽性大发嘿嘿嘿”的人设。

当日之事,可能更接近的真相是:

杨逍未必是田伯光、云中鹤、刘哦不对跑题了划掉附体,或者如尹志平那么厚颜,或者其他需要灌酒下药的流氓。

纪晓芙其实也矛盾地喜欢杨逍,一如王盘山上张翠山也矛盾地喜欢着殷素素。

杨逍用强了,逾越了门户之墙,纪晓芙半推半就了,然后,也许就如赵敏对张无忌那样,“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像温仪从了夏雪宜?

而纪晓芙离开杨逍,也未必是偷摸逃走的,而是拿了杨逍送的铁焰令后,说清了分别的。所以一个拿了铁焰令,一个记挂她却并不追来。

纪晓芙骨子里是个独立的外柔内刚的女孩子。她没法违背师父,但又不肯违背自己的选择。所以生了孩子叫不悔,在挣扎中被师父杀了。

无忌的爸爸,不悔的妈妈,都是这种“跟外人有了子女,不肯杀爱侣,那么就自己选择一死吧”的命运。

反过来,《飞狐外传》里,袁紫衣一定要整到汤沛身败名裂后杀他,那是自己的母亲确实被恶霸施强凌辱,必须报仇才能雪恨。

这种无耻强迫的案例,与杨逍纪晓芙这样事后不悔,应该就大大不同了。

至于哪位说,纪晓芙跟灭绝先头说的那一大摊子话?大概率里头有真有假嘛。且我们殷素素说得好,“漂亮的女人都会说谎”。

但到生死之际的选择,就说不了谎了:

纪晓芙宁可死也不去杀杨逍,而且对跟杨逍好这事,并不后悔。

人只有有过选择余地,才能决定是否后悔啊。